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47章 逼酒
    千枫别墅是北陵唯一的别墅区,魏一鸣虽从未去过,但对于其地理位置还是知道的。出了主城区,桑塔纳向南行驶十来分钟之后,便驶进了千枫别墅区。

    “现在往哪儿走?”魏一鸣回头问道。

    “顺着这条路一直向前,然后左拐,八号别墅。”白若雪娇声说道。

    向进军号称北陵首富,在千枫别墅区给儿子与儿媳置办一套再正常不过了。

    根据白若雪所言,魏一鸣很快便将车停在了八号别墅门口。

    看见车停下之后,白若雪下意识伸手推开车门,便要下车。就在这时,她突然想起之前假装腿疼的,连忙将玉足收了回来。

    魏一鸣下车之后,见白若雪正从车里下来,当即关切的问道:“怎么样,要不要我扶你一把?”

    这次,魏一鸣学乖了,先出声询问一下,免得再生出什么误会来。

    白若雪本想说不用的,但之前刚说腿摔了骨折什么的,这会便如没事人一般,她的脸皮就算再怎么厚,也会有几分不好意思。

    “好,好吧!”白若雪勉为其难的说道。

    魏一鸣悄悄瞥白若雪一眼,心里暗想道,你给我等着,看哥怎么戳穿你!想到这儿后,魏一鸣上前一步,伸手搀扶住白若雪的玉臂,两人缓步向前走去。

    白若雪的腿本就一点问题也没有,她之前这么做只不过为了坑魏一鸣而已,下车之后,两人边说边聊,不知不觉便将这一茬给忘了。

    魏一鸣见火候差不多了,走上台阶之后,假意停下脚步系鞋带,白若雪不疑有他,下意识便掏出包里的钥匙转身开门去了。

    “咦,你不是说腿疼,怎么好像没什么事了?”魏一鸣故意问道。

    听到问话后,白若雪才意识到露馅,当即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道:“这么长时间,早就好了,年青人恢复的快,你以为和你一样,未老先衰呀!”

    魏一鸣本想借机奚落美少妇一番,想不到其竟然先下手为强,当即上前两步,站到其身边,故作一脸凶相,怒声喝道:“你怎么知道我未老先衰,要不要试试?”

    为了起到威胁的效果,魏一鸣有意将臀部向前挺了挺,其用意再明白不过了。魏县长本以为白若雪听到这话后,一定会退却的,谁知事情并不像他向的这样。

    将魏一鸣的表现看在眼里,白若雪一脸不屑的说道:“试试就试试,你以为姐怕你呀!”说完这话后,白若雪像是想起了什么,探过头低声在其耳边说道:“小样,你能有半小时不,若是没有的话,姐可没兴趣!”

    魏一鸣没想到白若雪竟会说出如此剽悍的话语来,一时愣在当场,不知该如何作答。

    白若雪看见魏一鸣的表现后,心里暗想道,你以为姐是吓大的,切,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了!想到这儿后,白若雪强忍住心头的笑意,开口说道:“进来呀,你不会想在这儿吧?咯咯!”

    魏一鸣意识到这女人疯了,在这方面他绝不是其对手,当即开口说道:“我看你才是个涩狼,女流氓!”

    在这之前,白若雪曾不止一次说魏一鸣是流氓、涩狼,这会他原封不动的奉还了回去了。

    “你才知道呀,可惜迟了,快点进来吧!”白若雪伸手拉着魏一鸣的衣服,将其拉进了屋里。

    啪的一声轻响,奢华的水晶灯发出耀眼的光芒,暗红色的实木地板,意大利真皮沙发,白若雪迫不及待的向着楼梯前的酒柜走去。

    魏一鸣在浅黄色的真皮沙发上坐下,黑色玻璃茶几倒映着水晶灯的光,显得格外夺目耀眼。

    片刻之后,白若雪拿着一瓶洋酒,一瓶红酒走了过来,娇声问道:“你喝哪个,卡斯特还是人头马?”

    “我酒量不行,再加上刚才喝了不少,这样吧,你喝酒,我喝茶,行不行?”魏一鸣低声问道。

    “不行!”白若雪一脸严肃的说道,“喝茶可以,但先陪我喝完酒!”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郁闷的不行,低声说道:“你这未免也太那不讲理了吧,哪儿有你这样的!”

    “你不知道女人都是不讲理的吗?”白若雪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魏一鸣彻底败给她了,一脸无奈的说道:“行,照你说的办,这样吧,你先帮我泡杯茶来,我边喝酒,边喝茶,这总行了吧?”

    白若雪略作思考之后,沉声说道:“算了,给你个面子,我去帮你泡茶,龙井、毛尖,还是铁观音?”

    向家不愧是北陵首富,底蕴十足,就连茶叶都有三种可供选择。

    “龙井吧,谢谢!”魏一鸣开口说道。

    “别客气,一会儿陪我喝酒就行了!”白若雪边说,边走过去帮魏一鸣泡茶去了。

    白若雪将白瓷茶杯放在魏一鸣身前,开口说道:“现在行了吧,来,喝酒!”

    “喝酒怎么能没有下酒菜呢?”魏一鸣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开口说道。

    白若雪白了其一眼,道:“你还真难服侍,等着!”

    之前在北陵人家大酒店里,魏一鸣和蒲元良、张宁光和刘乾梁狠拼了一场酒,虽说没喝醉,但还是觉得有点头昏脑涨,不想再喝了,而白若雪偏偏不依不挠,他只得出此下策了。

    看见白若雪起身离开之后,魏一鸣连忙伸手端起茶杯,揭开杯盖,轻吹了一下水面上的浮茶,然后轻抿了一口,说不出的舒服与惬意。

    就在魏一鸣仰躺在沙发上品尝着香茗之时,白若雪端着一碟花生米和一份宫保鸡丁走了过来。看见魏一鸣的表现后,她当即怒声说道:“你刚才说边喝酒边喝茶的,现在酒还没喝呢,怎么就喝上茶了,快点放下!”

    魏一鸣见状,依依不舍的放下茶杯,抬头说道:“这茶真不错,极品龙井。”

    “别废话,快点倒酒呀!”白若雪怒声说道。

    魏一鸣见状,只得无可奈何的打开红酒的瓶盖,给两人的杯子里斟了点酒。

    “出什么洋相呀,把酒杯斟满了!”白若雪疾声说道。

    魏一鸣无可奈何的轻点了一下头,重新拿起酒瓶,将两人的酒杯里都斟满酒。

    白若雪将菜放下,坐定身体,开心地说道:“这还差不多,来,干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