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49章 门铃骤然响起
    魏一鸣本无意和女人争长论短,但白若雪步步紧逼,他自不甘落下风,当即伸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其间,魏一鸣的鼻间一阵若有似无的香味袭来,他先是一愣,随即便回过神来了。这杯子白若雪之前刚喝过,有香味也就不足为奇了。

    看着美少妇涨红的俏脸,魏一鸣一脸坏笑道:“真香,嘿嘿!”

    白若雪先是一愣,随即便回过神来了,伸手轻打了魏一鸣的手背一下,笑着说道:“流……流氓!”

    “你是女流氓,我是男……流氓,我们正好一对,呵呵!”魏一鸣笑着说道。

    白若雪听到这话后,连连摇头说道:“不对,我是女酒鬼,你是男酒……酒鬼,我们是一对酒鬼,嘿嘿,来,喝……喝酒!”

    红酒虽然度数低,易下口,但后劲还是挺足的,魏一鸣的酒量虽然很不错,但一连两瓶下去,才有点云里雾里,白若雪则更别说,否则绝说不出男酒鬼、女酒鬼这样的话来。

    魏一鸣睁开朦胧的醉眼,伸手指着白若雪说道“你喝……喝多了,这瓶里都没酒了,看……看不见呀?”

    “没……没酒了吗?”白若雪伸手拿起酒瓶便往下倒,见果然没酒了,这才开口说道:“没酒,我去……去拿,酒柜里酒多……多呢!”

    话音未落,白若雪便站起身来想要去酒柜里拿酒,不知怎么的,脚下一滑,噗的一下重又坐在了沙发上。“客厅里怎么会有楼……楼梯呀,见……见鬼了!”白若雪一脸郁闷的说道。

    “我说你喝多了还不承……承认,我来帮你去拿……酒,不能喝少……少喝点,装什么大……大头蒜呀!”魏一鸣说话的同时,伸手撑住沙发的扶手,猛的一用力,站起身来。

    “不用你去拿,你给我坐……坐下,我自……自己去!”白若雪说话的同时,便伸手一把抓住魏一鸣衣角。由于用力过猛,白若雪玉腿一哆嗦,整个人噗的一下,重重的坐在了沙发上。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白若雪自身立足不稳,一定会松开手,至少不会影响到魏一鸣,但此时的美少妇,头脑中完全是一团浆糊,反映很是迟钝,根本没有松手的意识。

    酒后的魏一鸣,自身控制能力也非常落,被白若雪一拉扯,立足不稳,整个人径直向着美少妇压去。关键时刻,魏一鸣的头脑反应还算迅速,身体猛的向左侧偏去,半个身子压在了白若雪的身上。

    “唉哟,你干什么,耍……耍流氓啊!”白若雪低声抗议道。

    为避免压着美少妇,魏一鸣竭尽所能将身体偏向一边,结果反倒被其说成耍流氓,当即将心一横,手上一用力,怒声说道:“我就耍……流氓了,怎么着?”

    “下……下流,呼……呼呼!”白若雪在说话的同时,竟然发出了一阵若有似无的鼾声。

    魏一鸣这会也觉得累的不行,竟也跟着睡了过去。

    千枫别墅区的八号别墅内,灯火通明,透过双层隔音玻璃窗不难看见,一男一女互相搂抱着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看两人的姿势,像极了夫妻,不过,这年头,夫妻之间只怕早没这份激情了;若不是情人的话,怎么会在沙发搂抱着呼呼大睡呢,这不是辜负了大好夜色吗?

    这一夜白若雪睡的很是香甜,她如一只小猫般蜷缩在男人结实的胸膛里,浑身说不出舒服与惬意。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魏一鸣和白若雪俱是吃了一惊,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

    “啊!”

    “啊!”

    魏一鸣和白若雪几乎异口同声的大叫了起来。

    “别叫,你想把邻居们都叫过来呀?”魏一鸣疾声冲着白若雪说道。

    作为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竟然和北陵首富的儿媳妇同床共枕,不对,准确的说,是同沙发共枕,这要是传扬出去的话,两人的名声都完了。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白若雪也回过神来,怒声说道:“你不也叫了?谁让你睡在这儿,你没做什么坏事吧?”

    白若雪说话的同时,伸手检查了一下身上,发现衣服完好,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看着美少妇一脸紧张的表情,魏一鸣一脸坏笑道:“你以为我的品味会这么差吗?”

    “你说什么?”白若雪听到这话后,心里火大的不行,抬脚冲着魏一鸣的大腿便一脚。

    魏一鸣本就坐在沙发边上,没想到白若雪会突然出脚,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竟被其直接踹下了沙发。啊的一声惊叫之后,他已坐在了地板上。

    白若雪见此状况后,开心的不行,咯咯娇笑了起来。

    魏一鸣郁闷的不行,冲着怒声说道:“你再幸灾乐祸,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就幸灾乐祸了,你能怎么着?”白若雪说话的同时,还不忘冲着魏一鸣做了个鬼脸。

    魏一鸣气的牙痒痒,但一下子拿这个美少妇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门铃声,白若雪和魏一鸣都吓了一跳。

    “糟了,你快找个地方躲起来,一定是他回来了!”白若雪一脸心虚的说道。

    白若雪口中的“他”指的是其老公——向明亮,魏一鸣见状,一脸坏笑道:“我为什么要躲起来,我们只是喝了点酒而已,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头脑是不是被酒精烧坏了?”白若雪一脸焦急的说道,“这种情况谁会相信,我们只喝了点酒,别的什么也没干?”

    “信不信是他的事,我身正不怕影子斜!”魏一鸣一脸笃定的道,“躲起来也行,你得先向我道歉!”

    说话的同时,魏一鸣伸手指了指白若雪的脚,那意思是她之前将其从沙发上踹下来的。

    白若雪白了魏一鸣一眼,心里郁闷的不行,怒声说道:“行,我向你道歉,敬爱的魏县长,我错了,我不该一脚将你从沙发上踹下来,这总行了吧?”

    “用词不当,该用亲爱的魏县长!”魏一鸣一脸坏笑道。

    “去你的,快点躲到楼上去。”白若雪疾声说道,“他要是上楼的话,你便躲到最北边的储物间去,他绝不会进去的。”

    又一阵门铃声响起,魏一鸣顾不上再逗美少妇了,快步上楼而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