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50章 不领情
    魏一鸣和白若雪都以为门外之人是向诚亮,美少妇打开门之后,进来的却是北陵首富向进军。站在楼梯拐角处的魏一鸣见到向总之后,当即便打消了上楼的想法,而是站在原地观望起来。

    向家的楼梯是圆角的,魏一鸣所站的位置是死角,在一楼根本不可能看见他,这便是他有恃无恐的原因所在。

    由于离的太远,魏一鸣听不见向进军对白若雪说的话,但能看到他满脸的关切之情。“姓向的不会和芜州副市长吕秋生一样吧?对儿媳妇有想法?”魏一鸣暗想道。

    一大早,老公公便来找儿媳妇,而且满脸的关切之情,就算将其当女儿对待,也不至于如此。魏一鸣看到这一幕后,心中难免会生出些许疑惑来。

    白若雪打开门之后,见是向进军,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冷声说道:“爸,这么早你怎么过来了?妈呢?”

    向进军不动声色的往白若雪的胸前扫了一眼,看似随意的说道:“若雪呀,你妈没过来,我早晨去公司,顺道过来看一下你!”

    说话的同时,向进军便径直向着门里走去。白若雪见此状况后,连忙退后一步,否则,公爹便会直接撞到她的身上了。

    向进军见到儿媳妇后退之后,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不过随即便被其掩饰过去了。

    “若雪,我听说你们昨晚又吵架了?”向进军说话的同时,抬脚向着客厅走去,“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呀,咦,怎么有两只酒杯呀?”

    昨晚,向诚亮和小三幽会,被白若雪逮了个正着,为避免其向其老子、老娘告状,向诚亮乖乖回了父母的家。白若雪实则并未过去,这会向进军见到有两只酒杯,自然觉得奇怪了。

    “昨晚,我叫晓梅过来喝酒的,有什么问题吗?”白若雪不动声色的说道。

    吴晓梅是白若雪的闺蜜,两人经常聚在一起,向进军也认识,情急之下便将其推出来做挡箭牌了。说完这话后,白若雪心里暗想道,一会给晓梅打个电话,千万别说漏嘴了。

    看着儿媳妇冷若冰霜的脸,向进军一脸讪讪的说道:“没问题,若雪,昨晚,那臭小子回去,我狠狠骂了他一通。一会,我就让手下人去找那女孩,给她一笔钱让她滚出北陵。这事到此为止,你也别再生气了!”

    向进军在说话的同时,看似随意的将手伸向白若雪的香肩,大有借机安慰她一番之意。

    白若雪看见向进军的动作之后,立即向后退了两步,沉声说道:“我一点也不生气,无所谓!”

    听到儿媳妇的话后,向进军很是一愣,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爸,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便去洗漱了,一会还要上班呢!”白若雪一脸冷漠的说道。

    “行,你去洗漱吧,我等你,然后送你去上班。”向进军看似随意的说道。

    白若雪见状,当即将脸色沉了下来,开口说道:“爸,他不在,我一个人在家,您在这多有不便,一会,我自己去上班,不用麻烦您了!”

    “没事,我反正也没什么事,顺道带你过……”

    白若雪不等向进军说完,抢先说道:“爸,你若是再不走,我便给妈打电话了!”

    看着儿媳一脸正色的表情,向进军尴尬到了极点,开口说道:“若雪,爸没别的意思,只是想……”

    “谢谢,不需要!”白若雪一脸冷漠的说道。

    “行,行,我先走了!”向进军摆手说道,“若雪,今晚你回去吃饭,我让你妈做你喜欢吃的……”

    “不需要,今晚我约了朋友一起吃饭!”白若雪面若寒霜,沉声说道。

    向进军自讨没趣,轻道了一声那好吧,便转身出门去了。白若雪紧随其后,公爹刚一出门,她便伸手用力一推门,只听见咣的一声,门被紧紧的关上了。

    向进军听到这声音之后,身体微微一怔,随即便头也不回的向着他的座驾走去。

    魏一鸣从楼上下来时,白若雪正呆立在客厅里,不知头脑里在想什么。

    “若雪,看来你公爹对你很关心呀!”魏一鸣冲着美少妇开玩笑道。

    “别说他!”白若雪怒声说道,“你可以走了!”

    “我现在出去正好和他撞上,我倒是没无所谓,你确定?”魏一鸣一脸不以为然道。

    “不行,你给我坐在这儿,哪儿也不许去!”白若雪怒声说道。

    “不行,我得洗漱,还得吃早饭,否则,便要迟到了!”魏一鸣煞有介事的说道。

    白若雪狠瞪了其一眼,怒声说道:“你给我等着,我去帮你准备!”

    “谢谢若雪!”魏一鸣一脸坏笑道。

    半小时后,魏一鸣嘴角挂着笑意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里。想到临出门时白若雪暴跳如雷的表情,他真有点按捺不住之感。

    临近中午下班时,魏一鸣接到了县长的向进强的电话,对方请他去其办公室谈点事。

    林家村的事一日不解决,魏一鸣心里的弦始终紧绷着。这事虽是林家兄弟搞出来的,但他作为主管领导,若是出点群体性事件的话,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向进强见魏一鸣过来之后,当即站起身来迎了上去。“一鸣来了!”向进强笑着招呼道。

    “县长!”魏一鸣同样热情的招呼道。

    若单看两人的表现,如相知多年的老友一般,实则却是你死我活的对手。都说官场中讲究的是当面一团和气,背后刀光剑影。这话也许有几分夸张的成分,但也不是全无道理。

    两人来到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下,秘书奉上茶之后,便退了出去。

    “一鸣县长,今天请你过来主要是谈一谈千凌水泥和林家村的事。”向进强开门见山的说道。

    魏一鸣递了支烟过去,开口说道:“县长,我洗耳恭听!”

    看着魏一鸣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儿,向进强心里很是不爽,但此时此刻,除了默默咽下这口气,他别无办法,谁让那叫林国信的老儿一蹬腿死了呢!死者为大,何况千凌水泥本就有诸多把柄,这会除了乖乖认输,别无他法。

    “照你之前说的办,不过,我不希望再发生类似事件!”向进强一脸严肃的说道。

    魏一鸣抬头瞥了向进强一眼,针锋相对的说道:“县长,这事是否会重演,不取决于林家村的村民,而取决于千凌水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