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55章 不松口
    魏一鸣虽然到北陵的时间不长,但由于有市长于锦升撑腰,若是能利用好了,对于宁清河而言,将要是一个强有力的援手。

    之前的常委会上,宁清河主动出手帮魏一鸣保下环保局长卓敦祥,便有向其抛橄榄枝之意。谁知这小子非但不领情,反倒让姓卓的出手责令盛康药业停产整顿,这是典型的恩将仇报。

    “一鸣呀,盛康药业可是我们县里为数不多的大企业,每年上缴的赋税仅次于千凌水泥。”宁清河开口说道,“环保局让这样的企业停产整顿竟然事先不向县委汇报,这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宁清河看似在说环保局长卓敦祥,实则却是在说魏一鸣,尤其是最后那个“目中无人”一词,更可谓是直言不讳了。

    魏一鸣焉能不明白宁清河话里的意思,当即便开口说道:“书记,我不觉得环保局这么做有什么错。盛康药业虽说是县里的利税的大户,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能无节制往灵犀江里排放污水。央视的公益广告天天在播,我们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碧水青山,向书记不会没看过吧?”

    “魏县长,我现在是在正儿巴经的和你谈工作,请你不要东拉西扯,怎么连广告词都出来了!”宁清河冷声批评魏一鸣道。

    魏一鸣白了宁清河一眼,沉声说道:“行,书记,我听你的,下面我们就来正儿巴经的谈一下这事。”

    略作停顿之后,魏一鸣用眼睛的余光扫了宁清河一下,继续说道:“灵犀江号称北陵的母亲河,无论农田灌溉,还是作物种植,都离不开他,更为重要的她还是北陵自来水厂的取水口,现在盛康药业将不达标的污水排放到江里,危害的是七十万北陵人的身体健康,这当中也包括你我,书记!”

    宁清河和魏一鸣虽然是县领导,但饮用的也是北陵自来水厂提供的水,在此前提下,魏一鸣这么说一点毛病也没有。

    “魏县长,这事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宁清河一脸不屑的说道,“我一直在喝北陵的水,也没见身体出任何问题,你这不但是耸人听闻,更是杞人忧天。”

    听到宁清河强词夺理的话语之后,魏一鸣针锋相对道:“书记,照你的意思,盛康制药排放的污水一点问题都没有喽?既然如此,县里又为何让人去省电视台做工作的呢?完全没必要嘛!”

    省电视台的记者针对盛康制药进行了明察暗访,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的资料。县里在得知这一事情后,第一时间让人去省里进行公关,但最终还是没能完全将这事摆平,在全省新闻播报中进行了简单的报道。本来还有专项报道的,最终取消了。据说是向副省长亲自给省电视台的台长打的电话,要求给北陵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省台这才网开一面的。

    “魏县长,我提醒你,作为县委领导班子的一员,你有责任和义务维护北陵的形象,而不是任意妄为。”宁清河义正言辞的说道。

    魏一鸣听到宁清河颠倒黑白的话语之后,心里的火蹭的一下便上来了,针锋相对道:“书记,你这话我可不敢苟同。盛康药业违规向灵犀江里排放污水,我作为常务副县长,要求环保局彻查此事,给党委、政府,以及全县的老百姓一个明确的交代,你觉得这么做,错了?”

    “你这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说,这么做错了的?”宁清河反问道。

    “书记的意思是说,这么做没错喽!”魏一鸣沉声说道,“既然如此,您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儿,那又所为何来呢?”

    “你……”宁清河没想到魏一鸣如此能言善辩,心里很是恼火,一下子却不知该怎么开口。

    看着宁清河张口结舌的表情,魏一鸣沉声说道:“书记,上周,我将环保局长卓敦祥叫到办公室狠狠批评了一顿。他们事先就知道盛康药业往灵犀江里排放污水,不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反倒听之任之。前段时间省台新闻播报针对这事进行了曝光,若是再不采取措施的话,若是出点什么事,只怕谁都承担不了责任!”

    听到魏一鸣这威胁意味十足的话语,宁清河心里很是不爽,当即沉声说道:“魏县长,我之前便说了,这事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省电视台那边,副省长向进学亲自给台长打电话,将其摆平了,如此一来,这意味着北陵这儿便没事了,自然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书记,为了全县七十万老百姓的身体健康,以及子孙后代的碧水青山,别说庸人,就算傻子、夯货,我都认了。”魏一鸣斩钉截铁的说道。

    从县委书记宁清河开口询问这事,魏一鸣便将所有的事揽到了自己身上,丝毫没有往环保局长卓敦祥身上推的意思,目的便是不想让其成为遭灾的池鱼。除此以外,魏一鸣表现的如此强势,也是要向县委书记宁清河传达一个信念,那便是盛康药业的事,他管定了,谁也别想阻扰他。

    宁清河听到魏一鸣的话后,脸色阴沉的能挤得出水来,过了好一会之后,他才冲着冷声说道:“魏县长,你我之间都是明白人,没必要顾左右而言他,我直白的问吧,这事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魏一鸣在这事上的强势出乎宁清河的意料之外,到这个地步再东拉西扯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索性便将窗户纸捅破,直言不讳的向其发问。

    “书记,我的意思已表达的很清楚了,没必要再重复了。”魏一鸣仰起头,看了宁清河一眼,沉着脸说道。

    “好,魏县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宁清河一脸冷漠的说道,“我这还有点事,就不送你了!”说话的同时,宁清河便伸手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站起身来,道了声再见后,便出门而去了。

    宁清河用眼睛的余光看着魏一鸣的身影消失,再也按捺不住了,将手中的文件用力砸在了办公桌上,怒声说道:“我才是北陵的县委书记,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和我叫板,有你吃不了兜着走的时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