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76章 人心隔肚皮
    黄江涛是纪委书记,无疑是这方面的行家,向进强 虽然强势,但对于看人识事这方面还是很有点造诣的。、

    听到向进强的话后,陶明喜忙不迭的说道:“江涛书记,请您帮着指条明路,这事只有你能帮我了!”

    在这之前,由于分工的事,陶明喜心中很是不爽,甚至隐隐对向进强有几分不满之感,此时此刻,他已全无这方面的想法了,只想着保住副县长的职位,哪怕什么分工没有,只是一个空职虚衔也行。

    黄江涛听到两人的话后,一脸严肃的说道:“明喜县长,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只有你自己能帮自己,别人谁也没这个能力。”

    站在黄江涛的角度来说,他能在第一时间将这事告诉陶明喜,已算仁至义尽了,若是再让其出手,只怕比登天还难。为了别人的事搭上自己的前途运命,黄江涛才不会这么傻呢,别说陶明喜和他只是酒肉朋友,就算亲兄弟,也不行。

    “江涛书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陶明喜一脸茫然的发问道。

    陶明喜现在最怕的事便是纪委书记黄江涛撒手不管,那他可真要死逼了。听到对方的话风不对,便在第一时间出声询问了。

    黄江涛见状,沉声说道:“无论姓魏的有何用意,这两封信既然送到我手中来了,便一定调查。”

    说到这儿,黄江涛抬起头来扫了陶明喜一眼,接着说道:“这事若是查实了的话,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没办法,必须依法办事!”

    黄江涛这话说的很巧妙,既给陶明喜点明了出路,又将自己摘干净了,免得对方到时候再求到他门上来。

    陶明喜听到这话后,只觉眼前一亮,忙不迭的说道:“黄书记,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找那姓陈的女人,让她……”

    “明喜,县长在这儿呢,我可什么都没说。”黄江涛煞有介事的说道,“由于是实名举报,我们必须找举报人了解情况,而我明天要去市纪委开会,后天才会办理这事!”

    黄江涛说到这儿便不再开口了,伸手端起桌上的酒杯轻抿了一口茅台,低头吃喝了起来。

    陶明喜见此状况,还想再说点什么,向进强却抢先开口说道:“江涛,这事你多操点心,明喜心里有数,他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向进强之所以不遗余力的帮陶明喜说话,是因为对方知道他太多东西,若是真出点什么事的话,他还得费心劳神的捞他,否则,便被动了。

    在这之前,黄江涛已将话说的很到位了,可向进强依然帮着陶明喜说话,他眉头微微蹙了蹙,决定将话说的更直白一点了。

    打定主意后,黄江涛将手中的筷子轻放在桌上沉声说道:“县长,纪委工作有其特殊性,写到纸面上的东西,谁都没办法,那样的话,不但帮不了陶县长,反倒连我也会一并陷进去,我想谁也不愿看见这样的结果,对吧?”

    向进强微微愣了愣神,这才意识到黄江涛这话并非推脱之意,而是实话,搞不好的话,确实连他都有可能陷进去,更别说帮黄江涛了。

    “江涛这话说的没错,明喜,事是你惹出来的,关键时刻,还得看你自己的。”向进强一脸阴沉的说道,“这事不但江涛帮不了你,就算我也办法。”

    说到这儿后,向进强连看都没看得陶明喜,冲着黄江涛举起酒杯道:“江涛,话虽这么说,但你、我和明喜,都是多年的老关系了,你该帮你还是得帮呀!”

    黄江涛端起酒杯和向进强轻碰了一下,沉声说道:“县长,您尽管放心,只要是我黄某人能力范围内的事 绝没有任何问题,但我刚才便说了,若是举报人硬咬着这事不放,我也没任何办法。”

    “这事明喜去解决,你只需在方便的时候抬抬手就行了。”向进强沉声说道。

    向进强的话音刚落,黄江涛当即便明确表态道:“这点请县长放心,一定没问题!”

    “来,县长,江涛书记,我敬你们一杯!”陶明喜回过神来了,伸手端起酒杯,站起身来,开口说道,“我干了,你们随意!”

    黄江涛见此状况后,不便推辞,端起酒杯和向、陶两人用力一碰,然后仰起脖子一饮而尽。陶明喜在这之前便干了,向进强也很爽快,一口将杯中酒喝掉了。

    县委常委、纪委书记黄江涛明确表完态后,并未在这儿多待,找了个由头先行撤退了。若非陶明喜和向进强之间纠缠不清,黄江涛今晚压根就不会出现在竹里馆。这会该说的话已说到位了,他自不会再在这儿多待,当即便抽身走人了。

    陶明喜本指望黄江涛帮其出谋划策的,谁知对方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两句话后,便直接起身走人了。这让陶明喜很是不爽,当即便怒声说道:“县长,姓黄的这是什么意思,生怕我牵连他呀,这也太过分了吧?”

    在这之前,陶明喜可是和黄江涛称兄道弟的,在这节骨眼上,对方却做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意思,这让他很是恼火。

    听到陶明喜的话后,向进强将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沉声说道:“明喜,江涛是纪委书记,你的事恰巧在他的职权范围内,他能有此表现不错了,你也不要苛求太多了。”

    “不是我苛求太多,而是他想抽身走人,惹火了我,他也别想好过!”陶明喜一脸愤怒的说道。

    陶明喜这话看似针对黄江涛,实则也是在警告向进强,以防其坐视不管,那样的话,他便只能坐以待毙了。

    向进强是怎么样的人物,怎会听不出陶明喜话里的意思,当即便沉着脸说道:“你别怨天尤人,之前我提醒过你多少次,强扭的瓜不甜,那女人既然和你不对眼,该放手时便防手,你偏偏不听,现在搞成这样反倒怨天尤人,你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了!”

    若是往日,陶明喜见向进强发飙了,当即便认怂了,但今时不同往日,这事关系到他的前途运命,又怎会轻易放手呢?

    “县长,这事确实是我错了,但您总要帮我争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总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吧!”陶明喜针锋相对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