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78章 对症下药
    周六中午,魏一鸣去了副县长吕秀娥家。两家在同一幢楼上,不过却不在同一个单元,魏一鸣虽是第一次登门,但也驾轻就熟。

    在分工一事上,若非吕秀娥鼎力相助,魏一鸣可能会有不小的麻烦,他对其很是感激。之前吕秀娥便说周六让其过去吃饭了,昨晚下班之后,魏一鸣特意去了一下新华书店,买了几本关于青少年成长方面的书籍,准备送给吕秀娥的儿子——陆晓轩。

    听到敲门声之后,陆晓轩连忙跑过来给魏一鸣开门,在他心中,魏一鸣可是个英雄式的人物。他在无数次的幻想过如魏一鸣那样一对二,将对方收拾的抱头鼠窜,等到梦醒之后,他才意识到也许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有了这想法之后,陆晓轩愈发觉得魏一鸣牛叉,对其崇拜的不行。得知魏一鸣中午过来吃饭之后,陆晓轩早早便起床了,让老妈将需要买的菜写在纸上,他亲自去菜场将其全都买了回来。

    陆晓轩这么做的目的,便是为了让魏一鸣感受到他那份发出内心的尊敬。

    看着儿子买回来的如老草一般的韭菜,吕秀娥还是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知儿莫若母!

    作为副县长,吕秀娥能看出儿子身上存在着诸多毛病,她也尝试着想要帮其改变,但结果却很不尽如人意。自从认识魏一鸣之后,吕秀娥能明显感觉到儿子身上的变化。若非魏一鸣这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他早就请其过来吃饭,顺便开导一下儿子了。那天听到魏一鸣主动提及这事,她忙不迭的将其敲定下来。

    看见魏一鸣之后,陆晓轩开心的说道:“叔叔您好,欢迎您到我家来做客。”

    听到陆晓轩彬彬有礼的话语,魏一鸣灵机一动,开口说道:“晓轩,你今年多大?”

    “十七!”陆晓轩实话实说道。

    “我比你大九岁,我觉得我们之间可以兄弟相称,你怎么看?”魏一鸣开口说道。

    陆晓轩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微微一愣,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您是我妈的同志,我怎么能……”

    魏一鸣不等陆晓轩说完,抢先说道:“我和你妈是同事,那是我和她的事,和你无关,我比你大九岁,我们之间以兄弟相称,有什么问题?”

    陆晓轩想了想魏一鸣的话,确实没发现什么问题,当即便开口说道:“可是那什么……”

    “没什么可是的!”魏一鸣抢先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便是大哥,你是小弟,没问题吧!”

    “没……没问题,叔,哦,不,魏……魏哥!”陆晓轩结结巴巴的说道。

    魏一鸣的话对陆晓轩原有的思想认知形成了很大的冲击,尽管他口中说没问题,心里还是有几分拘谨,言语之间结结巴巴的。

    对此情况,魏一鸣并不在意,任何事物对具体的个人而言,都有一个循序渐进接受的问题,他相信只要继续努力下去,陆晓轩一定会有所改变的。

    吕秀娥将魏一鸣和儿子的对话听在耳里,当即便明白他是想借机和她儿子拉进关系,心中很是感激,但脸上却丝毫未表露出来。

    有了这良好的开端之后,饭桌上的气氛很是融洽。

    陆晓轩端起身前的饮料开口说道:“魏……哥,我敬你一杯,感谢你那天帮我赶跑了那两个小混子。”

    “上次之后,那两个混子有没有再在路上堵过你?”魏一鸣出声问道。

    陆晓轩听到问话后,脸上露出了几分兴奋之情,开口说道:“前天晚上,我在小区门口遇上了他们,我立即跑到保安那儿,他们见后,便直接走了。”

    魏一鸣轻点了一下头说道:“遇到问题积极想办法 应对,这做法没错,但若是能通过自身的实力将他们撵走的话,我想他们以后绝不敢再招惹你了!”

    “我也想那样,可是……”陆晓轩说打这儿,便停下了话头,脸上重又恢复了之前的郁闷表情。

    魏一鸣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沉声说道:“晓轩,谢谢你敬我酒,不过你这心可有点不够诚哟!对了,你们同学在一起喝过酒没有?”

    陆晓轩今年十七,正在读高一,魏一鸣清楚的记得,初二下学期时,他便和几个狐朋狗友一起推杯换盏了。至于陆晓轩是否有过类似的经历,他便不得而知了。

    “叔……魏哥,我没喝过酒,我妈说我现在还小,不能……”陆晓轩开口说道。

    吕秀娥这话一点也不错,未成年人确实不能接触酒水,不过魏一鸣这么问显然是另有用意。吕秀娥明白这个道理,当即便开口说道:“晓轩,今天你听魏叔……大哥的,我之前说过的话暂且放在一边。”

    “知道了,妈!”陆晓轩开口说道。

    “秀娥县长,给晓轩拿一只牛眼小杯来,我和他喝两杯!”魏一鸣冲着吕秀娥说道。

    吕秀娥已隐约猜到魏一鸣的用意了,她轻点了一下头,站起身来便去拿酒杯了。

    陆晓轩看着面前满满一小杯酒,心里很是几分激动之感。作为一个正在青春期的男孩子,对于无法触及的事物,心里总是非常向往的。这会魏一鸣主动让其喝酒,心中更觉期待的不行。

    看着陆晓轩热切的目光,魏一鸣开口说道:“酒这东西要一分为二的看待,虽说喝酒误事,甚至会惹出事情来,但酒也能提升人的胆识,使人遇事更为果决。”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陆晓轩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谢谢魏哥,我知……知道了!”

    “行,来,干杯!”魏一鸣开口说道,“这酒初入喉咙之时,有种强烈的辛辣感,你只需屏住呼吸直接将其吞咽下去就行了!”

    吕秀娥为招待魏一鸣特意拿了一瓶五粮液,这是酱香型白酒的经典,虽然难下口,但喝下去却不会有什么反应,当然,前提是不喝多了。

    陆晓轩短期桌上的酒杯,连敬酒要碰杯这一细节都忘了,扬起脖子一口将杯中酒喝尽。陆晓轩顿觉一阵火辣从喉咙口从胃部窜去,虽觉得有几分难受,但却有一种别样的豪情在心头,无法用言语表述,但却客观存在着。

    魏一鸣不动声色的仰头喝尽杯中酒,开口说道:“不错,你看,要不要再来一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