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92章 表姐妹
    “白警官,这么晚了,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魏一鸣在客厅里站定,直言不讳的问道。

    白若雪一脸媚笑的看着魏一鸣,嗲声说道:“魏县长,你觉得这么晚了,我请你过来会有什么事呀?”说话的同时,白若雪的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对方,大胆的向其放电。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心里暗想道,她不会真想给我使美人计吧,这未免也太那啥了!

    在这之前,魏一鸣认定白若雪不会听向家兄弟的用美涩来对付自己,但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后,他不行都不行。

    “白警官,有事请直说,若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魏一鸣说话的同时,便向着门口走去。

    白若雪见到这一幕后,心里很觉好奇,暗想道,这人不是很好涩吗,面对如此诱惑,怎么会转身走人呢,难道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到位?不应该呀!

    就在白若雪愣神之际,魏一鸣已走到门口了,美少妇这才意识到不对劲,若再不叫住魏一鸣的话,他便是直接出门而去了。

    意识到这点后,白若雪再也顾不上试探魏一鸣了,急声说道:“你等会,不是我找你,而是有人想要见你!”

    魏一鸣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急声问道:“谁?”

    “你等会我去把她叫出来!”白若雪柔声说道,然后转身向着楼上走去。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有点搞不清白若雪的葫芦里的卖的什么药,但他却并不担心。从白若雪的表现来看,并非有意想要坑他,既然如此,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在沙发上坐定之后,魏一鸣看见茶几的果篮上有苹果,他正觉得口渴,于是伸手拿出苹果和水果刀,一本正经的削起苹果来。

    就在魏一鸣的苹果削到一半的时候,楼梯口传来了轻柔的脚步声,他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只见白若雪带着一个女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这女人正是他遍寻不着的陈怡蕾,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再也顾不上削苹果了,站起身来,快步走过去,急声问道:“陈老师,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无论秘书冯文凯打听到的消息,还是纪委书记黄建涛口中所言,陈怡蕾都被她老公带去外地旅游了。魏一鸣本想等周日和市纪委的同志交流过以后,再确定如何去找陈怡蕾,想不到她竟突然冒出来了,省去了他一个大麻烦。

    陈怡蕾走到魏一鸣身边,低声说道:“魏县长,真是抱歉,我……”

    魏一鸣看着陈怡蕾一脸激动的表情,开口说道:“陈老师,你先别激动,坐下来,慢慢说!”

    “对,表姐,别着急,我已帮你把魏县长找来了,你慢点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他。”白若雪说话的同时,在陈怡蕾的香肩上轻拍了两下。

    “表姐?你们是表姐妹?”魏一鸣一脸好奇的问道。

    之前见到陈怡蕾跟在白若雪身后,从楼上下来时,魏一鸣便觉得很是好奇。陈怡蕾一心想要扳倒副县长陶明喜,而陶又是县长向进强手下的得力干将。从这个角度来说,陈怡蕾和白若雪是站在对立面的,不该搅到一起来,没想到这当竟然隐藏着这样一层关系。

    “魏县长,我和若雪是表姐妹,不过由于平时来往的比较少,知道的人并不多,这次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给她打了电话。”陈怡蕾低声解释道。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开口问道:“你是偷跑回来的?你丈夫不知道?”

    陈怡蕾轻点了一下头,开口说道:“我们压根不出去旅游,而是去了临市的他叔叔家,那个乌龟王八蛋被姓陶的收买了,说什么也不让我回来,而且还切断了我和外界的一切联系。”

    说到这儿,陈怡蕾一连喘了两口粗气,才接着说道:“今天下午,我乘着他上厕所的机会,偷跑了出来。由于身上没钱,我便打了一辆车,让司机直接将我送到北陵。中途,我用司机的手机给若雪打了个电话,到北陵之后,便直接过来了。”

    魏一鸣听到陈怡蕾的话后,轻点了一下头,不得不说,她还是有点头脑的。淩万才一旦发现陈怡蕾失踪之后,必然会动用一切关系找她,陶明喜也会插手其中。陈怡蕾无论去凌家,还是回娘家,都不安全,待在白若雪这儿,则绝不会有人想到,她也就安全了。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轻点了一下头,沉声说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搞成这样的?”

    陈怡蕾刚想回答,白若雪抢先开口说道:“魏县长,表姐,你们到书房去说吧,万一要是有人过来的话,这儿连躲的地方都没有。”

    客厅里虽说有沙发、茶几什么的,但根本没法藏人,正如白若雪所说的那样,万一有个人进来,他们可是连躲的地方都找不着。

    魏一鸣听后轻点了一下头,站起身来和陈怡蕾一起跟在白若雪身后,向着书房走去。

    向诚亮是一个花花大少,平时只注重吃喝玩乐,书房几乎成了白若雪的私人领地,他很少进来。

    待二人坐定之后,白若雪端着两杯茶走了进来,开口说道:“你们聊着,我在外面看着,若是有什么情况的话,及时知会你们!”

    陈怡蕾连声向其道谢,白若雪说了句没事,便转身出门去了。

    魏一鸣见此状况,冲着陈怡蕾问道:“陈老师,你的这位表妹靠得住吧,她不会……”

    尽管魏一鸣看得出陈怡蕾和白若雪之间姐妹情深,但此时的情况对他们太过不利了。白若雪若是将他们卖了的话,不但陈怡蕾,连他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这么晚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是在商讨事情,但又有谁会相信呢?向进强、陶明喜借此机会,倒打一耙的话,他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这便是魏一鸣在第一时间搞清白若雪是否可信的原因所在。

    “魏县长,您放心,若雪是我三姨娘家的女儿,从小便跟在我后面,我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好。”陈怡蕾低声说道,“这些年之所以来往少了,是因为我怕她发现姓陶的逼迫我的事,从而惹出祸端来,”

    陈怡蕾说到这儿,略作停顿,开口说道:“若雪虽是个女孩子,但从小到大眼睛里都容不下半点沙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