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96章 紧锣密鼓
    当天下午三点,魏一鸣便接到了于锦升的电话,对方告诉他,市纪委那边已接到了县纪委上报的材料,张副书记本想将其接手过去的,但巧合是被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楼晓峰发现了,将其安排给了纪检监察三处核实办理。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当即便明白其中的意思了,轻嗯一声答应了下来,随即表示明天一早他便去云州。

    由于在电话里,于锦升并未和魏一鸣多说什么,只是轻点了一下头,答应了下来。

    就在魏一鸣得知这一消息的同时,县长向进强也接到了市纪委张副书记的电话,对方所说的内容和于锦升相识。向进强听后心里很是恼火,但有火却没地方放,还得满脸堆笑的和对方打招呼,请他继续关照这事。

    张副书记听到,当即开口说道:“向县长,只要是张某力所能及的事一定没问题,不过楼书记若是亲自过问这事的话,我可就没办法了,你只能另寻他路了。”

    张副书记和向进强是党校的同学,一直以来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这话说的非常到位。

    “张书记,你放心,楼书记的工作那么繁忙,怎么可能关注这件小事呢!”向进强一脸淡定的说道,“你只需和三处的负责通知打个招呼,这事便算过去了。”

    张副书记听后,沉声说道:“向县长,我只能说试一试,成与不成可不敢打包票!”

    “只要老兄有这话,我就放心了。”向进强笑着说道,“下个周末,我请老兄过来钓鱼,到时候我们好好畅饮一番。”

    张副书记最喜欢钓鱼,向进强这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看这事的结果再说吧,若是办不成的话,我也不好意思去你那儿钓鱼呀!”张副书记倒也爽快,向进强话音刚落,他便开口说道。

    “老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事情无论成与不成,老哥请你钓回鱼还不行呀?就这么说定了,下周六,我安排!”向进强一脸爽快的说道。

    “行,老哥既然这么说了,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张副书记开心的说道。

    若非魏一鸣事先便有所准备,他处心积虑的计划,向进强和张副书记的欢声笑语中便告吹了。官官相护绝不只是一句空话,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深切的感受到。

    当天晚上,魏一鸣便和陈怡蕾取得了联系,将他的想法告诉了对方。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陈怡蕾当即便爽快的说道:“魏县长,我这儿没有问题,无论明天,还是后天去市里,只要你打个电话,我便让表妹开车送我过去,姓陶的绝不会知道的。”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轻点了一下头,沉声说道:“那你就等我的电话吧,我这边准备好了之后,立即和你联系,你和白警官说一声,让她这个周末哪儿也别去,免得误事!”

    “行,魏县长,你放心,不会的!”陈怡蕾信誓旦旦的说道。

    魏一鸣的打算是他明天去市里之后,先和纪委的人接洽一下,然后综合他们的意见,看是让陈怡蕾去市里,还是他们派人到北陵来。虽然他倾向于让陈怡蕾去市里,免得打草惊蛇,但具体情况还得听纪委的人的。

    挂断电话后,陈怡蕾便将魏一鸣所说的话一五一十的转告了白若雪。

    白若雪听后,黛眉紧蹙,低声问道:“表姐,这还是非同小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姓魏的不可靠会是怎么结果?陶明喜和他二叔之间走的很近,这人擅长溜须拍马,很不好对付!”

    作为千凌水泥向总的儿媳妇,白若雪对于陶明喜的情况是非常了解,对其评价也非常准确。

    陈怡蕾听后,轻叹一声道:“妹子,不瞒你说,我觉得魏县长靠得住,若是还不行的话,我也认命了,不过相信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之后,姓陶的绝不敢再来骚扰我了,从某种角度来说,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白若雪轻点了一下头,陈怡蕾最初的目的便是为了摆脱陶明喜,从这个角度来说,目的确实已实现了。

    “表姐,你和姐夫之间……”

    白若雪刚说到这儿,陈怡蕾便怒声说道:“不要提那畜牲,等这事完了之后,我第一时间便和他离婚,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竟然嫁给了这样一个男人。”

    听到这话后,白若雪一脸漠然,便不再开口了。

    当天晚上,北陵副县长陶明喜和光辉建材的老总张宁光约在一家不大的饭店里吃饭。

    张宁光为陶明喜斟满酒之后,满脸堆笑道;“陶县长,这地方也太寒碜了,我说去北陵人家,你却偏……”

    “张总,这儿的家常菜做的很有特色,你一会尝了之后便知道了,来,先喝酒!”陶明喜端起酒杯冲着张宁光煞有介事的说道。

    张宁光见状,忙不迭的伸手端起酒杯和陶明喜轻碰了一下,满脸堆笑道:“陶县长,我敬您一步,祝您早日步步高升!”

    张宁光虽是县委书记宁清河的侄儿,但和陶明喜这类县里的实权派推杯换盏的机会并不多,故而言语之间很是恭敬,给足了其面子。

    “张总客气了,来,干杯!”陶明喜说完这话后,便仰起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一番推杯换盏之后,张宁光打着酒嗝说道:“陶县长,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请我喝酒,你说吧,什么事,只要是我姓张的能办到的,绝不含糊。”

    陶明喜听到这话后,心中暗喜,表面却不动声色,沉声说道:“张总,我听说你在盛康药业里有点股份,虽然不多,但一年的分红足够一年吃喝玩乐的,没错吧?”

    张宁光有点摸不准陶明喜这么问的用意,含糊其辞的说道:“那都是小打小敲,算不得准。”

    他的话音刚落,陶明喜便接着说道:“环保局让盛康药业停产,不但你的分红没了,连宁书记都跟在后面遭人诟病,你就没想要针对这事,做点什么?”

    “陶县长,这事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连我表哥都没办法,我能拿那姓卓的怎么办呀?”张宁光一脸郁闷的说道。

    张宁光这段时间手头上紧的不行,本想从盛康药业弄点钱出来花花的,人家都停产了,他自是没法开口了。

    “张总,事在人为,只要肯动脑子,办法是一定会有的!”陶明喜一脸装逼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