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002章 得知行踪
    面对张秋龙的突然发问,姜明心里咯噔一下。由于纪委工作的特殊性,就算副书记也不得过问与之无关的具体案件,张秋龙作为市纪委的三把手,不可能不知这一规定,但他偏偏这么问了,这当中意味着什么,值得人深思。

    魏一鸣没想到眼前这姓张的竟然张扬到如此地步,当即便开口说道:“张书记,陶明喜是向县长的下属,你和他的关系不错,理应避嫌才对,怎么还主动询问起来了,这有点过了吧?”

    作为纪委副书记,张秋龙根本没把魏一鸣放在眼里,从他之前出言“教训”对方时,便能看出来。尽管知道这一做法不合规矩,但只要没人点破,便没问题,现在,一个他看不上眼的小角色竟出言指责,这让其很是不爽。

    “魏县长,这儿是市纪委,不是北陵县政府,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张秋龙一脸严肃的说道。

    魏一鸣早就看张秋龙不爽了,听到这话后,当即出言反击道:“张书记,你的意思是这儿只能任由你指手划脚,是吧?”

    “你……”张秋龙没想到魏一鸣会反唇相讥,一下子愣在了当场,不知说什么才好。

    魏一鸣见状,也不再和其客气,直接开口说道:“据我所知,纪委具有独立办案的权利,不但其他部门不得插手纪委的案件,同时纪委内部也是如此,张书记作为市纪委主要领导之一,不会不知道这一规定吧?”

    魏一鸣虽未在纪委待过,但在江南时没少和纪委部门打交道,知道这一规定。

    张秋龙听到这话后,彻底愣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魏一鸣竟然知道纪委内部的规定,头脑彻底懵住了。

    魏一鸣看见张秋龙一脸懵逼的表现,眉头不由得皱成了川字。他确定不能继续这样被动下去,必须想办法化解目前的这一窘困的状态。打定主意后,张秋龙用眼睛的余光扫了魏一鸣一眼,当即的便计上心头。

    “今天虽是周末,但既然有工作,便不得饮酒,你中午喝了不少吧,难怪在这儿大言不惭!”张秋龙怒声质问道。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嘴角的笑意更甚了,心里暗想道,老货,你是不是气糊涂了,哥可不是你纪委的人!

    “张书记,你这话是对我说的?”魏一鸣冷声问道。

    “这儿还有第二个人喝了酒吗?”张秋龙反问道。为了打听陶明喜的事,张秋龙中午拒绝了两个饭局,滴酒未沾,故而这会底气十足。

    魏一鸣听到他的话后,脸上的笑意更甚了,沉声说道:“张书记真是不好意思,我可不是你们纪委的人,别说休息日喝酒,就算工作日喝酒,也和你无关!”

    2003年,贵黔省尚未出台公务员禁止饮酒的相关规定,魏一鸣这么说一点问题也没有。之前张秋龙说的是市纪委的部门规定,只能管纪委内部的工作人员,并不管不到魏一鸣这样的地方官员。

    张秋龙听到这话后,才回过身来,脸色阴沉的能挤得出水来,但却想不到反驳的话语来。过了好一会之后,他才两眼直视着魏一鸣冷冷的说道:“年青人低调一点好,太过张扬了,不但对自己不利,还容易让后面的人跟着遭殃!”

    张秋龙这话威胁的意味很足,不但提醒魏一鸣要小心一点,甚至还威胁到了一市之长于锦升,可谓胆大包天。

    随着魏一鸣在北陵强势崛起,他和市长于锦升之间的关系,在云州官场中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张秋龙虽是纪委的实权人物,但毕竟在副书记中,才排名第二,竟敢当众向一市之长叫板,确实过了。

    魏一鸣冷冷的扫了张秋龙一眼,沉声说道:“张书记,你稍等一会,我来录个音,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说完这话后,魏一鸣便伸手掏出手机,装模作样的调出了录音的界面。

    张秋龙之前连着被魏一鸣打击,心里很是不爽,情急之下才说出刚才那番话来的。这会见对方动真格的了,哪儿还敢废话,当即便怒声说道:“姓魏的,你我之间的事没完,你给我等着!”说完,头也不回的匆匆而去。

    看着落荒而逃的张秋龙,魏一鸣的嘴角露出了几分轻蔑的笑意。堂堂市纪委的副书记却如跳梁小丑一般,这样的人还真不在其眼中。

    看着张秋龙走后,姜明对魏一鸣有种刮目相看之感,想不到其三言两语便将张书记给打发走了,否则,他真不知该如何应对。张秋龙堵门询问,他说真话不好,不说真话也不好,左右为难。魏一鸣出手之后,帮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魏县长,张书记对于北陵的事很关心,这也是我之前说的,证据必须要搞扎实的原因所在。”姜明沉声说道。

    张秋龙的表现意味着什么再明白不过了,姜明也就无需再藏着掖着,直接将话点明了。

    魏一鸣听后,轻点了一下头,低声说道:“姜主任,给你添麻烦了,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你只管交代。”

    姜明深用力点了点头,低声冲其道了一声谢。

    若说魏一鸣和姜明在未雨绸缪的话,北陵副县长陶明喜却是火烧眉毛了。陈怡蕾在关键时刻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使其心里慌乱的不行。两眼直直的盯着办公桌上座机,期待其突然响起,给他带来什么好消息。

    半小时之后,陶明喜实在按捺不住了,伸手拿起话筒给公安局政委周长河打了过去,向其询问相关情况。

    电话接通之后,周长河压低声音说道:“根据下面的人反馈过来的信息,那女人极有可能藏在千枫别墅区里。”

    “千枫别墅区那么多人,到底在哪一家?”陶明喜急声问道。

    周长河的声音更低了,沉声说道:“根据排查,姓陈的女人和千凌水泥向总的儿媳妇是远房表姐妹,她极有可能藏在那儿!”

    “什么?”陶明喜听到这话后,吃惊的不行。怪不得陈怡蕾那贱货如人间政法了一般,原来躲在了向进军的儿子家,就算将北陵翻过来,也找不到呀!

    “我的人已经去过了,但白若雪拒绝承认,你再想想办法!”周长河低声道。

    “行,我来想办法,挂了!”陶明喜急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