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018章 解释
    第二天一早,北陵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魏一鸣刚走进办公室,便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县委一秘刘家强。

    由于县委书记宁清河在县里处于相对较为劣势的地位,县委一秘刘家强颇有几分泯灭于众人的意思。尽管如此,魏一鸣还是很给其面子的,见此进门之后,立即起身相迎。

    “魏县长,早上好!”刘家强恭敬的问候道。

    刘家强比魏一鸣年长三、四岁,后者初到北陵时,刘大秘很是看不上他,下意识认为其是靠着市长的关系过来镀金的。当见到魏一鸣在与县长向进强的争斗中竟然不落下风,他便对其刮目相看了。

    作为县委书记宁清河的秘书,刘家强深知县长向进强的老道与狠辣,魏一鸣在与他的争斗中,竟然稳居上风,没有电手腕和能力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便是其对他刮目相看的原因所在。

    “刘主任过来了,请坐!”魏一鸣客气的说道。

    “谢谢魏县长,我过来是代表书记邀请您过去坐一坐,他有点事和您商量。”刘家强的言语之间很是恭敬。

    “哦,我正好也有点事向书记汇报,我们一起过去吧!”魏一鸣顺水推舟道。

    刘家强听后,忙不迭的冲着魏一鸣做了个请的手势。

    县委书记宁清河昨晚睡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面对云媚的投怀送抱,他置若罔闻。宁清河心里非常清楚,要想保住金钱与美女,手中必须握有权势,他若不是县委书记,云媚这样的美女只怕连正眼都不会瞧他一下,更别说主动上他的床了。

    一番思索之后,宁清河决定主动找魏一鸣解开这个疙瘩。虽然深知魏一鸣在北陵做大做强,对他并无好处,但正如他之前对盛康药业的老总刘继华所言,先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至于说其他的,日后再说。

    有了这主导思想之后,宁清河见魏一鸣过来之后,很是客套,主动起身将其引到会客区坐定。

    “一鸣,来,抽支烟!”坐定之后,宁清河主动递了一支烟过去。

    魏一鸣接过烟之后,作势要帮其点火,宁清河则已抢先一步点上了火。

    一番喷云吐雾之后,宁清河抬头凝视着眼前淡蓝色的烟雾,开口说道:“一鸣县长,昨天的事给你添麻烦了,我得知这事之后,立即从市里赶回来,昨晚将有关人等狠批了一通。”

    宁清河昨天确实在市里开会,昨晚也确实是将张宁光和刘继华狠批了一顿,至于是否在第一时间从市里赶回北陵的,便只有老天爷知道了。

    “谢谢书记的支持!”魏一鸣伸手轻弹了一下烟灰,开口说道,“盛康药业工人渴望工作的诉求一点没错,政府也应该大力支持,不过行为过激了一点,容易将好事办成坏事,你说对吧,书记。”

    “没错,一鸣,你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宁清河开口说道,“昨晚,我了解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立即给盛康药业的老总刘继华打了电话,责令他必须按照环保局的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生产。工人们有工作的权力,这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魏一鸣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宁清河义正言辞的脸色,心里暗想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若不是昨天的那事出了,将你逼到墙角,你是绝不会向盛康药业下这样的命令的。

    初见盛康药业的工人到县委县政府来闹事,魏一鸣在第一时间便感觉到这事若是处置得当的话,能将坏事变成好事,现在他的预想实现了。宁清河既然这么说,说明已将这事摆平了,不出意外,盛康药业今天便会向环保局申请恢复生产。

    通过这事,进一步说明宁清河和盛康药业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北陵坊间传闻,盛康药业的副总云媚是县委书记二夫人,魏一鸣是不信也得信了。

    “感谢书记的鼎力支持,从长远来说,这事对盛康药业并不是坏事,现在从中央到地方,对环保都高度重视,现在若不下狠心,将来只会吃更大的亏。”魏一鸣一脸正色的说道。

    宁清河作为县委书记,对于魏一鸣的这番话是认可的,但由于他和盛康药业之间的关系太过密切,套用一句流行语来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一鸣县长说的没错,北陵县有你如此有眼光的干部,实乃百姓之幸!”宁清河沉声说道。

    “书记言重了,一鸣愧不敢当。”魏一鸣连忙摆手说道。

    宁清河伸出大手在空中用力一挥,开口说道:“一鸣,在这事上你无需谦虚,我们县政府的有些领导干部,思想腐化,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甚至……,算了,不说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样的干部注定是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说这番话时,宁清河的情绪非常激动,乍一看。由于一时兴起,才这么说的。魏一鸣却并不认为,堂堂一县之书记,若是连这点控制力都没有的话,他早就被淘汰出局了,又怎会执一县之牛耳呢?

    “书记说的没错,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有些人注定是不会有好下场的。”魏一鸣附和着说道。

    宁清河的话里说的有些干部无疑指的是副县长陶明喜,这等于是告诉他,昨天盛康药业的工人到县委县政府来堵门闹事是姓陶的撺掇的。魏一鸣一下子搞不清楚宁清河这话的真假,只能姑且信之。

    尽管在陈怡蕾的事情上,魏一鸣没有任何把柄给陶明喜抓住,但是一个大活人突然如人间蒸发了一般,他自会有所警觉。利用盛康药业的工人闹事给其施加压力,围魏救赵,倒也说得通。

    宁清河相信凭借魏一鸣的头脑一定能想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如此一来,他的目的便算达到了。

    聊完了正事之后,又聊了一些闲话,魏一鸣便起身告辞了。宁清河很给其面子,不但亲自将其送到楼梯口,而且伸手用力与其相握,做足了一副同仇敌忾的姿态。

    魏一鸣心里很清楚宁清河这么做是为了给陶明喜、向进强看的,这事对他而言,有益无害,他也乐得配合对方。

    “一鸣县长,什么时候我们聚一聚,我可是听说你是海量,改天一定要亲眼见识一下。”宁清河笑着说道。

    “书记太客气了,改天我来安排!”魏一鸣同样面带微笑的应和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