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019章 有消息了
    魏一鸣对于县委书记宁清河请其过去的用意再清楚不过了,一方面让其打声招呼,另一方面将副县长陶明喜抛出来。对于宁清河话语中的真实性,魏一鸣持怀疑态度,不过这事对于他的既定目标并无影响。

    县长向进强在北陵一家独大,主要由于他的追随者较多,其中副县长陶明喜和纪委书记黄江涛号称他的左膀右臂。魏一鸣有心利用陈怡蕾举报陶明喜的机会,将他的左膀和右臂一并卸掉,现在市纪委已经介入调查了,收网指日可待。

    盛康药业的工人闹事,魏一鸣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其化解掉了,这让陶明喜很是沮丧。他本想借机狠狠阴魏一鸣一把,就算不能将其拉下马,也抹其一脸黑。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这小子先将张宁光安排的人拿下,然后又撇清县里和这事的关系,将责任全都推到了盛康药业老总刘继华的身上。那些工人听到他的话后,竟然临阵倒戈,这是陶明喜始料未及的,也让其郁闷的不行。

    由于陈怡蕾始终不见踪影,陶明喜在担惊受怕之余,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魏一鸣的身上。至于向进强的儿媳妇白若雪,他则派专人盯着,不过却始终不见那女人有所动作,他甚至都开始怀疑公安局政委周长河告诉他的消息是否靠谱。

    就在陶明喜心事重重之际,秘书突然推门走了进来,压低声音汇报道:“老板,在这之前,宁书记的秘书刘家强去了魏县长那儿,随后两人便一起去了县委,魏县长这会刚回到办公室。”

    听到秘书的话后,陶明喜轻点了两下头,随后冲其轻摆了一下手,示意其先下去。

    从事情败露的那一刻起,陶明喜便知道张宁光迟早要将他说出来,不过他并未把这事放在心上。这属于见不得光的事,就算宁清河、魏一鸣知道他从中搞的鬼,也不能拿其怎么样,故而,他一点也不担心。

    尽管如此,宁清河向魏一鸣示好,这对于陶明喜来说,并不是好消息。魏一鸣初到北陵时,陶明喜并未将其放在心上,经过数次交锋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年青人很有一套,无论阴谋阳谋,他都不是其对手。为此,陶明喜曾不止一次的自我安慰,姓魏的是从江南省过来的,那边经济发达,人的头脑都非常灵活,争不过对方不是他的错,而是地域差别。

    突然,陶明喜放在办公桌抽屉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见到上面有个陌生的云州号码,不敢怠慢,连忙摁下了接听键。

    陶明喜这部手机,是私人电话,知道其号码的人少之又少。前两天他便拖市纪委里的一个朋友帮着打探消息,这电话十有八九是对方打过来的,他心中的激动之情可想而知。

    一直以来,陶明喜都紧抱着县长向进强的大腿,但他也深知狡兔三窟的道理,故而,特意在市里经营的两、三个关系户。对方的级别虽都不高,但手中都握有实权,关键时刻,能拍上用场。

    为了建立这样的关系,陶明喜花了不少心思和金钱,但他却坚定的认为,这样的付出绝对是值得的。

    由于来电是陌生号码,陶明喜先确定了对方的身份,随即便直言不讳的问道:“打听到那女人的消息了吗?”

    陈怡蕾如人间蒸发了一般,陶明喜遍寻不着,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两天前,他给对方打电话,让其帮着留心她的消息。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问话后,压低声音说道:“三天前,姜主任接了一个案子,据说举报人是一个女人,现在被他们保护起来了。由于不是我经手的,具体情况不清楚,为了不打草惊蛇,没法打听的太过详细。”

    怕什么来什么!

    陶明喜听到这话后,心里很是一紧,连忙出声询问道:“你确定举报的是个女人,而且被你们纪委的的人保护起来了?”

    陶明喜心里很清楚,对方所说的姜主任指的便是纪检三室的主任姜明。根据云州市纪委的工作分工,纪检三室负责的正是云州下属的区县。将这些消息全都对应起来,便难怪陶明喜心惊了。

    听到问话后,对方略微迟疑了片刻,沉声说道:“确定!”

    “行,我知道了,谢谢,再见!”说完这番话后,陶明喜便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在这之前,陶明喜虽觉得大事不妙,但心中多少还有几分侥幸心理。接完这个电话后,希望彻底破灭了,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回过神来,略作犹豫之后,立即站起身来直奔县长办公室而去。

    县长向进强此时正一脸郁闷的坐在老板椅上,在这之前,县委书记宁清河突然给其来了个电话,说的虽是昨日盛康药业工人堵门的事,但言语之间颇有几分针对副县长陶明喜之意,这让其很是不解。

    陶明喜虽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但这段时间应该并未得罪宁清河,姓宁的为何会针对他呢,这让其很是不解。

    就在向进强心中疑虑重重之际,陶明喜突然推门进来了,他当即便开口说道:“明喜,你正好过来了,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就在刚才,老宁突然给我打电话,他似乎对你很是不满,这是怎么回事?”

    陶明喜当然知道宁清河对他心怀不满所为何事,不过这会他可没空管那芝麻绿豆般的小事,当即急声说道:“县长,那是小事,无关紧要,我有一件十万火急的事要向您汇报,您得帮我拿个主意。”

    说到这儿,陶明喜一脸心虚的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生怕隔墙有耳。

    向进强见陶明喜说的如此慎重,也顾不上询问宁清河的事了,忙不迭开口问道:“明喜,出什么事了,是不是那姓陈的女人有下落了?”

    大仪乡中学教师陈怡蕾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她手中又掌握着副县长陶明喜的罪证,向进强对她的下落也很是上心。

    向进强的问话声刚落,陶明喜便急不可耐的说道:“县长,没错,之前我托市纪委的朋友帮着打听,他刚才传来消息,陈怡蕾极有可能在三天前便去了市纪委。”

    “什么,三天前便去了市纪委,这不……不可能吧?”向进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