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020章 不知所踪
    看着向进强一脸吃惊的表情,陶明喜稍稍放下心来,他最为担心的便是向进强早就知道这消息故意隐瞒他,如此一来,他便被当成丢弃的过河卒子了。

    虽说这种可能性不但,但陶明喜此时草木皆兵,心里很是惶恐,有这样的想法并不足为奇。

    向进强并不像陶明喜这么多心思,他只是觉得这事的可能性不大。若真是如此的话,市纪委副书记张秋龙应该会得到风声,而他昨天刚给对方打的电话,对方对此事仍是一无所知。

    陶明喜两眼直视着向进强郁闷的说道:“我也希望不可能,但据对方所言,可能性应该非常大,市纪委的纪检三室可是专管下属区县的。”

    向进强对于市纪委下属各科室的职能再清楚不过了,陶明喜这么说,只是为了引起他的警觉。

    “这事非同小可,你也不要听风就是雨,这样吧,我来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向进强说这话时,一脸凝重的神色,心里很是震惊。

    虽然据陶明喜所言,陈怡蕾并未掌握他多少贪赃枉法的证据,但他霸占这女人两、三年了,也许人家到底掌握了多少东西,他也未必知道。现在突然传出陈怡蕾被市纪委带走两、三天,这让他如何不震惊呢?

    说完这话后,向进强便立即拿出手机给市纪委副书记张秋龙打了过去。

    张秋龙和向进强之间的关系非常铁,否则,之前他便不会在纪检三室里堆魏一鸣了。接到向进强的电话后,张秋龙心里很是疑惑,尽管他觉得这事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完全排除,于是让其等一等,他来好好打听一下。

    挂断电话后,向进强将张秋龙反馈的信息转告给了陶明喜,随后故作轻松道:“老张作为市纪委副书记,若是他都打听不到的话,那便十有八九是假的。”

    陶明喜听到这话后,心里虽稍稍宽了宽,但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这会可不是自我安慰的时候,必须做最坏的打算。

    “县长,张书记若是认定确有其事的话,那我们该如何应对呢?”陶明喜一脸阴沉的问道。

    向进强听到这话后,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他并未作答,而是反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陶明喜将心一横,将事先想定的想法说了出来,“县长,若是确有其事的话,那便说明市纪委已经在磨刀霍霍了,那我便能三十六计走为上了。”

    由于不知道陈怡蕾到底掌握了他多少东西,陶明喜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但他却不敢和市纪委去打这个赌,索性便选择一走了之。

    向进强听到陶明喜的话后,并不觉得意外,心里反倒觉得一阵轻松。姓陶的若是走了的话,所有的线索到其那儿就断了,如此一来,他便能高枕无忧了。

    尽管如此,向进强还是一脸真诚的说道:“明喜,我觉得你的神经也没必要绷得太紧,你刚才说的是万不得已时的策略,我觉得现在还没到那一步,等张书记的消息反馈过来再说。”

    “行,县长,这样吧,我先回去收拾一下,张书记那边若是有什么消息的话,你第一时间通知我!”陶明喜一脸惶恐的说道。

    向进强轻点了一下头,沉声说道:“就算老张真的确认这事了,你也别跑太远,对外就说下乡检查工作去了,若事情还有转机的话,我会在第一时间知会你,你也能及时赶回来。”

    虽说陶明喜走了之后,向进强便可高枕无忧了,但他毕竟是其手下的得力干将,若是真出了事,领导和下属会如何看到他向进强呢?

    “行,县长,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走了!”陶明喜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看着陶明喜消失的身影,向进强的心里涌起阵阵后悔之意。陶明喜和陈怡蕾的事他早就知道了,也曾劝说过对方,但却并未太当回事,否则,便不会有今日之祸了。

    陶明喜如丧家之犬一般,从向进强的办公室出来之后,知会了秘书一声,便快步出门而去了。

    秘书一脸疑惑的站在原地,心里暗想道,之前没听说老板要下乡检查工作呀,莫不是县长临时交办的任务,不过就算如此的话,也不至于如此急迫吧?

    秘书心里虽很有几分不解,不过并未放在心上,他只需做好领导交办的事就行了,其他的不是他这个小人物该操心的。

    傍晚临近下班时,秘书冯文凯走进了常务副县长魏一鸣的办公室,压低声音说道:“老板,有个异常情况我觉得有必要向您汇报一下。”

    魏一鸣见冯文凯说的如此郑重,放下了手中的纸笔,沉声说道:“什么事,你说吧!”

    看着魏一鸣倚在老板椅上伸手轻揉着眼角的晴明穴,冯文凯上前一步,低声说道:“老板,上午陶县长自从去了县长那儿之后,便再不见踪迹,我刚才找了个借口向小刘打听了一下,他说陶县长下乡检查工作去了。”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下乡检查工作去了?去哪个乡镇了?”

    魏一鸣对于陶明喜的事情再清楚不过了,现在眼看市纪委要收网了,若是让他跑了可就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据小刘说,陶县长走的很急,并未说去哪个乡镇,他也不知道。”冯文凯一脸凝重的说道。

    一般情况下,副县级之上级别领导的行踪,县委办或县府办都会有备案,连陶明喜的秘书都不知他行踪,跟别说其他人了。

    尽管如此,魏一鸣还是不死心,向着冯文凯询问了一下县府办是否知道其行踪。冯文凯不出意料的轻摇了两下头,魏一鸣当即粗着眉头说道:“行,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冯文凯出门之后,魏一鸣的头脑中竭力思索起应对之策来。从目前的情况看,陶明喜极有可能已嗅到某些信息,这会就算没有逃离,已再做相应的准备了。这对于魏一鸣来说,非常棘手,若不采取行动,陶明喜极有可能就此逃之夭夭,若采取行动,又师出无名,左右为难。

    一番思索之后,魏一鸣当即便拿起手机拨通了县府办副主任黄春荣的电话,让他和陶明喜联系一下,就说有一份上报市政府的急件等他签字批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