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027章 木已成舟
    为防止陶明喜再撒腿就跑,冯文凯和胡斌一左一右将其夹在当中坐在车后座上。冯文凯的双手五指微微张开,仿佛随时随地准备捉拿陶明喜。之前陶明喜的举动使得他的压力倍增,不敢再有丝毫懈怠。

    陶明喜一脸愤怒的紧盯着副驾上的魏一鸣,怒声说道:“姓魏的,你怎么知道我藏在这儿的?我可是谁都没告诉。”

    陶明喜这话一点也不夸张,除了本人以外,连他妻子和向进强都不知他的藏身之处。至于之前打的那个电话,虽不是钱红梅接的,但他却是模仿其老公说的话,应该也不会露馅。陶明喜对于魏一鸣是怎么知道他在这儿的,充满了好奇和疑惑。

    魏一鸣点上一支烟,转过头来冲其说道:“陶县长,眼下这种情况你可去的地方并不多,而这儿相对是最为安全的,你应该已经知道钱红梅被市纪委的人带走了,这儿本就她们娘儿俩住,如此一来,便不会有人过来了,所以你才会选择在这儿藏几个小时,等到深更半夜时,脚底抹油抬脚走人,我说的没错吧?”

    陶明喜虽然竭力想要否认,但一连长了几次口,硬是没能说出一个字来。魏一鸣如同他肚子里的蛔虫一般,他心里的想法,这货知道的一清二楚,在此情况下,他想要和对方斗的话,无异于痴人说梦。

    看着陶明喜低下了头,魏一鸣的嘴角露出了几分不屑之意。他若不想着一箭双雕,早将这货拿下了,今晚差点让他逃之夭夭,由此看来,他还是有点太过轻敌了。

    片刻之后,魏一鸣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得知姜明等人已到菱悦小区门口了,他连忙说清具体方位,让他立即过来。

    陶明喜听到这话后,心里的希望彻底破灭了,一脸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云州市纪委纪检三室主任姜明带着两个手下人急匆匆的从市里赶来,当见到魏一鸣的人押着陶明喜过来时,一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这事是市纪委一把手楼书记特意交办的,虽说前期工作做的很是扎实,但若是让当事人跑了的话,他可没法向大老板交代。

    “魏县长,今天这事真是太谢谢你了,改天我私人请你吃饭。”姜明一脸开心的说道。

    魏一鸣听后,连忙摆手道:“姜主任客气了,改天我请你!”

    “不管谁请谁,改天好好聚一聚。”姜明沉声说道,“今天有公务在身,先走一步了,再见!”

    魏一鸣知道陶明喜的事对姜明非同小可,他绝不敢有所懈怠,当即便冲其轻点了一下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姜明的车来的快,走的也快,北陵副县长陶明喜心里虽满是不甘,但时至今日,只得认栽。

    看着市纪委的车疾驰而去,魏一鸣长出了一口气。虽说陶明喜差点成漏网之鱼,但最终的结果还是挺圆满的,他有理由松一口气。

    “今晚,你们辛苦了。”魏一鸣冲着冯文凯和胡斌说道,“明天可以迟点过去上班。”

    冯、胡两人听后,连忙摆手说不用。

    回到家之后,魏一鸣只觉得累的不行,躺在床上之后,立即进入了梦乡。

    魏一鸣虽觉得累的不行,但心里却是非常踏实的,故而一倒下,便呼呼大睡了起来。北陵县长向进强此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陶明喜和他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他期待着其能顺利离开北陵,但在收不到确切的消息之前,他心里还是没底。

    向进强犹豫着要不要给陶明喜打个电话,但又怕他已被市纪委的人拿下了,从而暴露了他。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向进强从办公桌最里面的抽屉里拿出一张崭新的电话卡,将其换到了手机上。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向进强并未开口说话,而是凝神静听了起来。

    电话那头是市纪委的工作人员,他没有向进强的耐性,等了片刻之后,便沉声说道:“喂,哪位?”

    向进强此时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极点,对方的询问之语刚一出来,他便立即挂断了电话,关掉手机,将电话卡抠了出来。

    陶明喜是向进强的左膀右臂,他对其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对方虽只说了简短的几个字,他立即便听出这不是陶明喜的声音,便有了随后一系列的举措。

    在这之前,陶明喜便告诉过向进强,这个手机卡是他新办的,在此情况下,他绝不可能将手机给别人使用。现在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人,只能说明一种情况,陶明喜出事了。

    向进强虽一百二十个不希望陶明喜出事,但却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他站起身来将那张电话卡丢在坐便器里,直接用水冲走了,然后果断转身走人。

    向进强不是个勤勉之人,魏一鸣到任之前,下午都经常不在办公室里,更别说晚上加班了。陶明喜出事的当晚,他办公室里的灯一直亮着,极容易让人产生联想,这便是其直接走人的原因所在。

    亲自驾着车出了县委县政府的大门之后,向进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将车停了下来,然后拿出手机来拨通了省长堂哥的电话。

    贵黔副省长向进学对于北陵的情况知之甚深,听堂弟说,陶明喜被拿下了,心里咯噔一下,怒声质问道:“你上次就和我说他可能要出事,怎么不及时采取措施?现在木已成舟了,再告诉我有个屁用呀!”

    昔日不可一世的向县长挨了叱骂之后,除了乖乖低头认错以外,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向副省长心里很清楚,事已至此,他就算发再大的火也没用,强忍住心中的怒火,开口说道:“从现在开始,切断所有你和陶明喜之间有联系的事,若是涉及到经济往来的,及时清退,而且必须推干净。”

    “哥,我知道了!”向进强一脸苦逼的答道。

    “我会给楼晓峰打电话的,不过别抱太大希望。”向进学沉声说道,“云州市纪委既然如此大张旗鼓的动陶明喜,说明手中有实打实的证据。别说楼晓峰和我之间并无太大关系,就算关系再好也没用,关键还得看你的操作,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知道了,哥,您放心,我会处理好这边的事情的。”向进强一脸笃定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