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041 往事不堪回首
    魏一鸣能感觉到像方熙箬这样的个性的人,一定是在一个不同于常人的生活环境中才能形成的,所以他才借陪方熙箬吃饭聊天的机会问问她,否则,一个大男人哪能随便打探一个女人的私人话题呢。

    听到魏一鸣提到自己的生活经历,方熙箬脸上的表情立马变化了,刚才还说满脸的笑意,现在一下子就晴转多云了,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不好意思,如果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的生活经历没有关系,你可不要这样不关系哦。”魏一鸣眼巴巴的在等方熙箬讲自己的生活经历,哪里知道她会面沉似水了,他还以为是自己打听方熙箬的生活经历让她不高兴了呢。

    “一鸣,你不要多想,不是你的原因,我的生活经历有些复杂,想起了人心酸,既然今天提到这个话题了,我就给你说说也无妨。”

    不出魏一鸣所料,方熙箬确实有一段不同于常人的生活经历。

    在贵黔的南部山区的一个乡村,那里可以说是山青水秀,空气清新。在这些地方由于工业化程度很低,所以环境污染几乎没有什么。

    村民们虽然经济收入很低,还处在贫困线之下。但是他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生活,倒也是不错。方熙箬就是出生在这样的地方。

    方熙箬的妈妈桂兰,爸爸方玉,方熙箬是家中的长女。自从方熙箬出生后,方玉就不怎么高兴了,他希望能生一个儿子。

    在农村大部分人家都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因为在农村主要以农业生产为主,所以需要做体力活,男人的体力普遍比女人强。当然男孩子能传宗接代也是华夏几千来在人们脑子里根深蒂固的思想。

    方熙箬四五岁时就跟在父母后面干些家务了,家里养的鸡啊、鸭啊都由她看养。

    随着后来两个妹妹相继出生,方熙箬的家里生活就变得一团糟了。

    方玉看到自己一连生了三个女儿,使本来就很困难的家庭变得更难维持了,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很想继续努力生个儿子,在山区就不说计划生育政策了,要是再生谁能保证就是男孩子呢?就算是男孩子,一家几口怎么养得活呢?

    方玉看到生儿子无望,就整天借酒消愁。最可恨的是他酒后就发酒疯。经常是揪着桂兰就是一阵痛打,说她是不会生儿子的无用的鸡。

    可怜桂兰忙了一天下来,在家里还经常被方玉毒打。方熙箬姐妹三人更是吓得躲在家里不敢乱动。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方熙箬在这样的家庭里,从小就养成了独立、能干的个性。

    方熙箬家更不幸的事是发生在她九岁的那年。

    那是快要年底的一天,村里的扶贫款下来了。方玉一家是属于村里的困难户,每年都能领到一些困难补助。

    “方玉在家吗?村里今年的困难补助到了,其他人都拿了,就剩你家了,感觉去领吧。”邻居在方熙箬家门前招呼道。

    “噢,大爷,知道了,方玉还没有回来,等我忙完,一会我去领吧。”桂兰应道。

    桂兰在家忙完事情,看方玉还没有回家,就安顿好三个孩子,自己去村里领困难补助去了。

    山区不像平原地区,那里人口比较稀少,所以住户也不够集中,村部离家也有段路程。当桂兰来到村部天已经快黑了。

    村部里就剩村长一个人坐在那里抽烟了,村长抬头看到桂兰进了门,就大声问道:

    “刚才就让人带信了,你怎么才来啊,看看天都快黑了,不能我早回家了,你是不是不准备要困难补助啦。”

    “村长,对不起,我是准备让方玉来的,可是等了好长时间方玉也没有回家,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所以我就来了,不好意思让你等了。”桂兰听了村长的话吓得不轻。

    村长在他们的心中可是大官啊。弄不好明年的困难补助就没有了。桂兰敢得罪吗?

    “哦,原来方玉不在家啊,这不怪你。算了算了,迟已经迟了,不着急,不着急,来桂兰你坐吧。”村长听桂兰说方玉不在家,立马态度不一样了。

    桂兰可是个美人胚子,虽然家里穷,穿着不是什么讲究的。但是,她的气质和身材还是在的,那是变不了的。

    桂兰的身高在一米六五以上,双眉如黛,两眼水灵灵的,两颗黑眼珠如同是两颗黑葡萄,肤白赛雪。特别是胸前的两座圣女峰更是挺拔,不要看她是生过三个孩子的女人,看上去她还是那么的有女人味。

    这样的女人不被男人惦记者才怪呢。

    村长其实早就想占占桂兰的便宜了,但是方玉正常在家他还是不敢乱来的。今天天色已晚,又听说方玉这个酒鬼不在家,孤男寡女在村部,这不是天赐的好机会吗/

    “来,桂兰你喝杯茶。”村长说着就倒了一杯茶向桂兰走来。

    桂兰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村长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嘴里还说着:“来啊,桂兰端杯子啊。”

    看到村长的动作,桂兰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旁边躲,慌乱中却被村长一把抱了个满怀。

    桂兰极力挣扎,口中还叫着:“村长你放开我,再这样我叫人了。”

    “你叫啊,这里四处无人,你叫破天也没有用,你今天不听我的,明年我就断了你家的困难补助。”村长威胁道。

    桂兰家本来就很困难,听村长说要断了她家明年的困难补助,桂兰就是一楞。就在她愣神的功夫,村长的魔爪已经伸进了她……

    在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是一头色狼的对手。最终村长还是在村部占有了桂兰。

    失魂落魄的桂兰拿着困难补助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

    桂兰进了家门,连孩子们都没有理,就一头扎进了房间。关起门来桂兰屈辱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打湿自己的衣襟也浑然不知。

    “我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啊,我现在就是个肮脏的女人。”桂兰在不断的自责,她把所有的错误,都看成是她自己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