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042章 家破人亡
    一个可怜的女人,一个社会底层的女人。发生了这种犯罪的事,不知道去报案,让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她把一切都用她柔弱的双肩来扛起。

    确实,在华夏人的心中把女人的贞洁看得很重,哪怕是桂兰这样被犯罪分子强暴的,在他们的眼睛中都是女人的错。多少年传统的封建观念是桂兰能反抗得了的吗?

    报了案,犯罪分子是一定会被绳之以法。可是桂兰在世俗的眼光中也得被累死啊。

    “苍天啊,你是逼着我离开这个世界啊。”想到这里桂兰机械的抬手拿起桌上的一把锋利的剪刀,掉转剪刀的刀尖对准了自己的心脏,她准备用这把剪刀结束自己的生命。

    “妈妈、妈妈,你怎么还不出来啊,我饿了,要吃饭了。”小女儿的一声叫,惊醒了桂兰。她拿在手中的剪刀也滑落到了地上。

    我死了容易,死了就一了百了,三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可怎么办啊?

    想到这里,桂兰的心就是一阵痛。

    擦干眼泪走出房间来到孩子的面前,桂兰强打精神叫方熙箬和她一起到厨房为三个孩子做起了晚饭。

    看到孩子们在香喷喷的吃着晚饭,桂兰是怎么也咽下一口。她索性来到了院子里,在院子里用木板隔着的井台边,专门洗澡的一小块地方,打了满满两大桶凉水。

    桂兰要用清凉的水来冲走自己身体上的污秽,要用清凉的水冲走耻辱。

    哗哗的水一勺一勺的浇在她雪白的眮体上,桂兰用力地在身体上不停的擦洗着,皮肤被擦红了她好像也不知道痛。

    足足洗了半个多小时,桂兰才回家。此时三个孩子都吃完饭,很乖巧的去睡觉了。

    夜已经深了,方玉才喝得醉熏熏的回到家。进了房间他就一把拉过桂兰动起了手脚。桂兰今天遭此大难怎么有心情和方玉共赴巫山呢。

    “你他妈欠揍是不是,过来,不能我抽死你。”方玉瞪着醉眼冲着桂兰嚷道。

    “你打啊,打死我算了。我反正也不想活了。”桂兰流泪说道,“我被别人欺负,你回家还要打我,我活得还有什么意思。”

    “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见方玉问起,桂兰就把今天去村部领补助时发生的事告诉了方玉。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了桂兰的脸上,“你个臭婊子,在家给老子戴绿帽子,我抽死你。”

    方玉听了桂兰的哭诉不光没有安慰他,去找村长算账,反而对桂兰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打得桂兰遍体鳞伤,这还不算,打完还对桂兰一番蹂躏。

    从此桂兰就过上了暗无天日的生活。方玉动不动就对桂兰暴力相加,时不时还对三个孩子动手。夜晚就更是桂兰的地狱般的时刻,方玉每次都把她折腾的七死八活的。

    谁叫自己是个不干净的女人呢?这些桂兰都忍了。

    有压迫就有反抗,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

    悲剧终于有一天在这家上演了。

    方玉在一天中午喝多了酒,在家发起了酒疯,动手打了桂兰后,又要拉桂兰做那事。大白天,孩子在家这怎么可以,桂兰反抗了。

    在反抗的过程中,桂兰气极不由手,操起一张木凳砸向了方玉。巧的是这一下正砸中了方玉的后脑。方玉当时就倒下了。

    桂兰惊醒过来,叫来人时,方玉已经没救了。

    桂兰也因为过失杀人被逮捕了。

    方熙箬的家就这样散了。两个妹妹太小被亲戚领走了。方熙箬不肯离开家,离开读书的学校,就在邻居们的照顾下,一直到小学毕业。

    方熙箬的中学是在社会的帮助下完成学业的,聪明的方熙箬凭自己的努力考取了大学。为了能让百姓们通过宣传多了解一些国家政策,少犯些错误。方熙箬报考的是燕京传媒大学播音专业。

    家就这样散了,姐妹就这样分离了。

    方熙箬说到这里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她伏在桌子上双肩不停的颤动。

    魏一鸣听到方熙箬的这一段生活经历也唏嘘不已,心中对方熙箬也多了几分同情。

    魏一鸣离开座位来到方熙箬的身后,两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肩上,开口说道:“对不起,熙箬我不知道你有这么艰难的一段生活经历,让你难受了。如果你不嫌弃,今后就把我当成你的哥哥,你就是我的妹妹,我绝对不允许有人欺负你。”

    魏一鸣是个正义感非常强的人,不要看他有时不着边际,其实他对事情还是能把握得很准的。

    开玩笑,一个没有头脑的人,怎么可能有如此建树啊,怎么可能干到县委常委啊。

    “谢谢你一鸣,和你聊聊我心里好多了,我这样子让你见笑了,来我们喝酒。”

    方熙箬虽然梨花带雨,但是还是端起了杯子,微笑着和魏一鸣轻轻一碰喝了一口红酒。

    方熙箬的一段经历让两人吃饭的氛围变得有些尴尬了,魏一鸣都不知道和方熙箬说些什么了。

    “怎么了?是不是怕我伤心,不敢和我说话了?”方熙箬夹了一块鱼歪着脑袋俏皮的对魏一鸣说。

    “怎么会呢,我知道你很坚强,怎么会被已经过去的事情困扰呢。”魏一鸣边夹着清蒸童子鸡边说,“你是燕京传媒大学毕业的,怎么不到贵黔电视台工作呢?云州只是地方台啊。”

    “我毕业时也想去贵黔电视台应聘的,也投了简历,并且参加了面试,但是我一个农村的孩子没有任何背景,要进省台太难了。”方熙箬摇摇头汕汕一笑说,“其实那时候我想进贵黔电视台不是没有机会,但是我付不起这个代价。”

    魏一鸣听到这里明白了方熙箬为什么这么优秀没有能进贵黔电视台了。

    像方熙箬这样的女孩子一没有金钱,二没有权势。要想进省台所要付的代价,大家就是用脚想都能想到是什么代价了。

    这就是现实啊,好在现在的环境好多了,只要有能力,机会会越来越多。

    ‘“想听听我应聘的故事吗?反正今天已经把我的经历都告诉你了,和你吃饭高兴,干脆就都告诉你吧。”

    方熙箬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这个有点坏坏的男人面前毫无保留的讲述着自己的经历。

    方熙箬在学校就一直是个优秀的学生,毕业成绩也非常好。毕业后投给贵黔电视台的简历一下就通过了。

    方熙箬最后没有能进省台,问题还是出在面试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