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044章 找死
    “谢谢领导。”方熙箬也不知道能用什么更好的话来回答面试官,只能说了句客气话。

    “你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啊,能有到电视台面试的机会可不容易啊,你要好好把握啊。”

    方熙箬听到这里,感觉这个面试官还是挺关心自己啊,心中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来,你应该这样坐。”说着面试官就离开座位到了方熙箬面前,他先是双手扶住了方熙箬的双肩让她坐正,挺起胸。

    接着他的手又移到了方熙箬的大腿上,口中还说道:“你的腿也应该放松些,不要有紧张感。”如果是指导指导方熙箬的坐姿也就罢了。哪知道面试官的手竟在她的腿上游走了起来。而且这双贼手还有向她更敏感的地方进发的趋势。

    方熙箬惊得站了起来,脸色通红。此时的她简直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领导,你……你……你要干吗?”方熙箬由于紧张,说话都不流利了。

    “唉,这么紧张做什么?我是看看你的心理素质怎么样?我们做新闻工作的是经常会碰到一些突发事件的,像你这么紧张怎么可以呢?”

    贵黔电视台的这位面试官,明明在干坏事,欺负别人了还能振振有词,真也算得上是奇葩了。

    方熙箬也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被欺负了,但是为了能面试过关还是暂时忍了下来。谁叫自己没有背景,是弱势群体呢。

    面试官看到方熙箬没有过激的举动,就站在她的身边说道:“你很漂亮,有股自然的美而且气质也不错,你很适合从事新闻工作哦。我也看了你的简历,你的各方面条件都很好。”

    面试官说道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他看到了方熙箬充满渴望的眼神。

    其实,面试官就是玩的一种心理战术,他在吊方熙箬的口味。

    人在世界上无欲则刚。如果你有求于别人,那么你在别人面前还怎么可能挺得起脊梁。

    面试官看到方熙箬那充满期盼的样子,他顺势就拉起了方熙箬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方熙箬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抓,猛然惊醒,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

    “领导,你不要这样好吗?我们继续面试可以吗?”多么可怜的一句话,如果不是为了能走进贵黔电视台,如果不是为了自己能有份工作改变自己的窘迫的生活现状。回答面试官的应该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才对。

    “呵呵,方熙箬你不要这么幼稚好吗,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拥有这份工作吗?我可以告诉你,今天能参加面试的除了你是因为个人的综合素养好被选中的,其他面试的有几个没有一些背景,你是聪明人,应该懂得想获得成功都需要付出代价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赤裸裸的恐吓,一个面试官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居然说出来这些不要脸的话。这就是权力没有约束的结果。

    “领导,我想通过我自己的努力来实现我的理想,如果能通过今天的面试,我一定会努力工作。”

    “好了,好了,你既然不明白我的意思,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吧,你回家等消息吧。祝你好运。”面试官不耐烦的对着方熙箬挥挥手,让她离开了会议室。

    潜规则,方熙箬在面试中遭遇到了潜规则。这一毒瘤败坏了多少行业声誉,害了多少本性纯美的少男少女。但是被你碰上了,你能怎么办。

    不用说,方熙箬面试关一定不可能通过,她只能失望的离开了贵黔省会,另谋生路了。后来方熙箬在云州地方电视台公开招聘中,终于以自己超强的实力被录用了。

    “来,一鸣不谈这些伤感的事了,我们喝酒。”方熙箬一挥手和魏一鸣碰了一下杯就是一大口红酒下肚了。

    就这样,两人边聊边喝,两瓶红酒不知不觉就见底了。

    虽说是红酒,但是它的酒精度还是不低的。以魏一鸣的酒量是一点事也没有,方熙箬可就有些多了。

    “一鸣,你先吃着,我出去一下。”

    方熙箬饭前喝了不少茶,现在又喝了这么多酒。现在需要去方便一下了。

    “好,你去吧,慢点。”看到方熙箬喝得满脸红云,好像有点多,魏一鸣出言提醒道。

    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子,却背负着这么多不幸。不禁让人心生怜悯。难怪方熙箬的性格是那么的独立特行,那么有正义感。原来这一切都和她的生活经历有关。

    是生活让她学会了独立,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坚持正义。

    正在魏一鸣埋头感叹方熙箬不幸的身世的时候,包间外传来了阵阵吵闹声。

    “想走,我看你今天往哪里走,乖乖跟哥们走,陪哥们喝两杯,否则有你好看”一个醉醺醺的男人的声音传进了魏一鸣的耳朵里。

    “放开你的臭手,你个臭流氓。”

    魏一鸣听到吵闹声,心中就是一惊。这不是方熙箬的声音吗?不好,方熙箬遇到麻烦了。想到这里魏一鸣赶紧向包间外冲去。

    包间外通往洗手间的过道上已经聚集了好几个人。方熙箬正被一个青年拦着不让她离开。

    这个年轻男子也就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光头,裸露的双臂上还各刺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龙。颈项间戴一条粗粗的黄金项链。这身打扮叫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混混。

    “姑娘,我看你就陪他喝杯酒,打个招呼就算了。何必把事情闹大呢。”看热闹的人看到年轻男子的凶相,出面劝说方熙箬服个软。

    “看看,怎么样,这位大哥都说了,你还是跟哥去喝两杯吧。”光头看到无人敢惹他,更加得意了。

    “滚开,谁陪你喝酒,你再这样纠缠,我就报警了。”方熙箬愤怒的冲光头说道。

    “他妈的,老子给你脸,你不要脸是吗?你撞了老子还他妈这么凶,欠揍是吗?”光头青年恼羞成怒,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伸手就一把抓住了方熙箬柔若无骨的膀子往过道旁的一个包间拖。

    方熙箬见此情景,抬脚就对着光头的腿踢去。

    “哎呦喂,你他妈敢踢老子,你信不信老子今天办了你。”光头一边拖拉方熙箬一边气急败坏的叫道。

    再看此时的方熙箬,气得满脸通红,气喘吁吁。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和一个社会上的混混比呢?

    “放手,光天化日你想干什么?想找死吗?”一声大喝,魏一鸣出现在了过道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