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058章 送你回家吧
    冯文凯喝得烂醉如泥被扶去睡觉了。酒桌上就剩两个美女相陪了,这酒还怎么喝呢。

    “两位美女现在就剩我们三个人了,你们说我们这酒还喝不喝了?我听你们的。”魏一鸣挺绅士的对杨静雅和陈怡蕾说道。

    “怎么能不喝呢?要喝就喝尽性,一人不喝酒,我们现在可是三人哦。”杨静雅作为主人,当然不能说酒不喝了,她坚持还是喝。

    “陈老师,你认为是喝还是不喝呢?”魏一鸣转头又问陈怡蕾的意见。

    “既然主人发话了,我还是听主人的吧。”陈怡蕾作为客人,也只能客随主便了。

    “好,静雅觉得刚才还没有尽性,那我们就继续怎么样?”魏一鸣促狭地对着杨静雅挤了挤眼睛。

    杨静雅可是个聪明人,她知道魏一鸣说的没有尽性是什么意思,那完全和她自己说的尽性喝酒不一样啊。

    杨静雅对魏一鸣的无赖做法,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来,魏县长我先给你斟满满,你一个大男人要先给我们两个小女子做个样子哦,你先尽性一个。”杨静雅见没有办法说得过魏一鸣,就直接拿酒来灌他了。

    “对啊,魏县长你可要给我们做个样子哦,你是领导干部要起到带头模范的作用哦。”陈怡蕾听杨静雅劝魏一鸣酒,也跟着她帮腔。

    这个陈怡蕾还真会张冠李戴,在喝酒上居然把领导干部的带头模范作用给拿来套用了。如果干部的模范作用就是喝酒,那不成了酒囊饭袋了。

    魏一鸣见自己因为一句话,引得二女合伙对付他了,赶紧说道:“这样可不公平,怎么能这么喝呢,这不是你们联手欺负我吗?我看还是换个方法喝。”

    “欺负你大县长,我们可不敢哦,你先喝了这一杯我们再来谈新规则怎么样?”陈怡蕾对魏一鸣说道。

    “好,我喝一半吧,一杯多了点,你们也随便喝点怎么样啊?”魏一鸣提议说。

    三人就这么吃吃喝喝,一瓶酒也就快见底了,当然在两位美女的目标一致的情况下,还是魏一鸣喝得多。虽然魏一鸣喝得多,但是一般来说女人的酒量都没有男人大,所以杨静雅和陈怡蕾也是喝得满脸通红。

    “魏县长再开一瓶吧”杨静雅建议道。

    看到两人也喝得差不多了,魏一鸣说:“今天酒就不要再喝了吧,你们两位是教师,我们就都来对酒进行描述描述,但是说的话中不能有酒字怎么样?”

    “可以啊,不过我们说出来,你可要喝酒哦,有诗有酒才高雅嘛。”陈怡蕾提议说。

    “反正酒在瓶中,我喝你们陪,那也行。”魏一鸣可不想把自己给绕进去。

    “行了,行了,我们陪你喝,不再开瓶也就这么多了。那你先说几句不含酒还是写酒的诗句给我们听听,让我们学习学习。”杨静雅觉得魏一鸣刚才说的还是挺有意思的。

    “好,我就来开个头。”魏一鸣想了想开口道,“让你,若梦若醒,飘飘欲仙,让天地颠倒,让世界旋转,把人类历史浇灌得跌宕起伏,将琴棋书画熏染得色彩斑斓。”

    “好,好。想不到魏县长这么厉害,这么有文采。”陈怡蕾是暗暗称赞,杨静雅却是称赞得出了声音。

    “呵呵,静雅没有想到我厉害啊。”魏一鸣总喜欢和杨静雅来点小暧昧。

    “我以前怎么知道你这么厉害啊。今天才发现的嘛。”杨静雅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上了魏一鸣的当了。脸一红很很瞪了魏一鸣一眼。现在怎么看他们都像是在调情呢。

    “好了,不要老说我了,现在轮到你们了,谁先来。”魏一鸣问道。

    “我来试试。”陈怡蕾开口念道,“醉了刘伶,狂了诗仙,张扬了曹孟德,书写了鸿门宴,湿了清明杏花雨,瘦了海棠李易安,景阳岗上助武松三拳毙虎,浔阳楼头纵宋江题诗造反。你啊你,成全了多少英雄豪杰,放倒了多少村夫莽汉。”

    “啪啪啪……”魏一鸣鼓起了掌来,“太美了,写得太美了,不愧是老师,我是服了。”魏一鸣是不吝赞美之词。杨静雅也是暗自佩服。

    “来,我们喝一口,为了陈怡蕾老师这么美的诗。”魏一鸣端起酒杯对两个美女提议说。

    反正大家心里有底了,就瓶中酒了,所以三人很爽快的碰杯喝了一口。

    “到我了吧,我还真一时想不起来,我不说行吗?”杨静雅一脸无奈的样子。

    “可以啊,不说就喝一杯也行。”魏一鸣和陈怡蕾同时说道。

    “你们就合起来对付我吧。好,我也试试。”杨静雅说道,“歌舞与你相佐,美色与你为伴。催诗情万丈,壮文人斗胆。有人借你发疯,有人借你夺权,既入朱门豪宅,又进村舍陋院。愁也要你,喜也要你。因为你耽误了多少大事,因为你弄出了多少冤案。你这千百年永远燃烧的火焰。”

    杨静雅关于酒的诗是充满豪情,又夹杂着些许淡淡的忧愁。可以说是活生生的现实写照。

    陈怡蕾听着听着,眼角溢出了泪水。她从杨静雅的酒诗中想到了自己的不幸,想到了自己现在还没有头绪的婚姻。

    端起面前的酒杯,陈怡蕾猛的一口就干了。

    “怡蕾,你少喝点。”杨静雅想拦着陈怡蕾让她慢慢喝,可是晚了。

    陈怡蕾这个少妇最近这段时间承受着太多的压力了,不要看她今天吃饭时说说笑笑,可是谁能知道她心中的苦呢。

    杨静雅是陈怡蕾的好朋友,两人住得也近,所以杨静雅知道她这段时间不容易,今天请魏一鸣吃饭,顺便也让她过来放松放松心情。

    几杯酒下肚,再加上刚才杨静雅的诗勾起了她的满腹心事。所以她忍不住流泪了,猛的干了一杯。

    “来,来,来。大家吃菜,静雅今天的菜做得太好吃了。”魏一鸣见状赶紧转移话头。

    说话间各人面前的酒也都干了,今天杨静雅和陈怡蕾还真是喝了不少酒,特别是陈怡蕾喝到后来,心情不好,现在几乎是要醉了。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又聊了会。魏一鸣就提出要离开了。

    魏一鸣心里想再和杨静雅暧昧暧昧呢,但是时间不早了,也不可能真不走吧,所以他还是提出早点离开了。

    “魏县长,我也喝了不少酒,怡蕾回家就交给你了,可以吗?”看到陈怡蕾快要醉的样子,杨静雅总有点不放心,所以想让魏一鸣送送她。

    “好,你放心我把她安全送到家。”魏一鸣对杨静雅说道。

    “陈怡蕾,你感觉怎么样?我来送你回家吧。”魏一鸣转头又对陈怡蕾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