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060章 少妇泪
    陈怡蕾这一扑进怀里,魏一鸣就感觉一阵幽香袭来,很是舒服。

    魏一鸣看到陈怡蕾快要倒下了,就双手抱住了她,两人就这样贴在了一起。

    陈怡蕾感觉到魏一鸣抱着自己,也没有要挣脱开的意思。在她的心里魏一鸣是个好男人,上次想请魏一鸣帮忙整倒陶明喜,陈怡蕾就准备把自己献给他了,当然那时候是出于无奈。而通过和魏一鸣的接触越来越多,陈怡蕾发现自己真的喜欢这个男人了,她不想图他的任何东西,不想利用他的权势,完全是出于喜欢。

    今天在自己家里被魏一鸣抱着,她很是享受,慢慢的闭起了眼睛。陈怡蕾和丈夫的关系不好,特别是陶明喜的事情发生后,两人关系更紧张了,到了闹离婚的程度了。陈怡蕾也是正常人啊,所以她今天在酒精的作用下胆子大起来了。陈怡蕾的双手也不自觉的抱住了魏一鸣。

    魏一鸣也是好久不知肉味了。陈怡蕾之前对魏一鸣的暗示,他也能感觉到,但是魏一鸣刚刚到北陵时间不长,何况是步步惊魂。他也对陈怡蕾不了解,魏一鸣不敢冒那风险。

    今天在酒精的刺激下,加上魏一鸣现在对陈怡蕾的了解,让他胆子大了起来。

    魏一鸣低头吻上了陈怡蕾的芳唇,一阵电流流遍了魏一鸣的全身,让他遍体舒坦。

    陈怡蕾在魏一鸣吻上她的时候也是“嘤咛”一声,双手更加紧紧的抱住了魏一鸣。

    陈怡蕾在酒精的作用下眼神迷离时,魏一鸣猛的推开了她。

    “怡蕾,我们今天酒都喝多了,我们不能这样,如果我这样做和陶明喜有什么区别呢。我们坐下来休息会吧。”魏一鸣看着陈怡蕾的眼睛说道。

    “不,不,你和陶明喜不同,我是打心里愿意的,我不需要你对我负责,也不想得到什么。”陈怡蕾迷迷糊糊的念叨着。

    “怡蕾,我知道,但是今天不可以,等你清醒了,我们以后再说好吗?”魏一鸣坚持道。

    魏一鸣虽然是比较开放的青年人,但是他也有自己的道德标准,他知道陈怡蕾今天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才如此大胆的,平时还是一个内敛的女人。魏一鸣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占有她,即使魏一鸣也是干柴。总体看来魏一鸣还算是一个正人君子。

    能够有今天的成就,魏一鸣自然有他的与众不同之处。美色当前能控制住自己,这一份定力可不是谁都做得到的。

    魏一鸣的做法让陈怡蕾对他更加的佩服了,她更加感觉到魏一鸣是个值得信赖的人。激情过后的陈怡蕾也冷静了下来。

    “魏县长,你请沙发上坐吧,你放心我现在好多了。不会摔了的,我去给你倒茶。”陈怡蕾经过刚才的一阵折腾酒醒了不少。

    “陈怡蕾,我总感觉你心里有事,心情不是太好,如果信任我的话,能和我说说吗?”坐下来后,魏一鸣关心起陈怡蕾的现状来了。不管怎么说陈怡蕾走到今天这一步自己还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既然你问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我的确这段时间生活一团糟。”陈怡蕾叹了一口气说道。

    原来陈怡蕾和丈夫淩万才的夫妻关心就不是太好,所以陈怡蕾基本都是一个人住在勤丰小区。这样两人各过各的,互相不干涉倒也相安无事,因为前段时间陶明喜的事,让两人的关系更恶化了。

    陶明喜被带走后,陈怡蕾也安心的回到了家。

    “咚咚咚……开门,开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刚刚从外面进家的陈怡蕾,她心里一惊以为又是陶明喜安排的人来骚扰她了。

    怕归怕,陈怡蕾还是走到了门前,通过猫眼向外看了看,哪里知道门外竟然站着怒气冲冲的淩万才。

    陈怡蕾看到淩万才也气不打一处来,猛的拉开门,怒吼一声:“你嚷什么嚷?是你妈死了,还是你爹死了。”

    “啪”淩万才见陈怡蕾开门就骂他,气极了随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臭婊子,老子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还骂起我来了。”

    蒙了,陈怡蕾彻底蒙了。虽然陈怡蕾和淩万才两人的夫妻关系紧张,但是以前淩万才可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手啊。今天淩万才可开了先河了。

    “说,你为什么偷偷一个人跑了,让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你是不是去和那个年轻的副县长鬼混去了。你胆子真大啊,还把陶副县长给弄进局子了。”淩万才气急败坏的冲陈怡蕾大叫着。

    “你个王八蛋,你老婆被姓陶的欺负了,你不帮我也就算了,你还和姓陶的合起伙来对付我,你还是人吗?你个没有出息的东西,你居然心甘情愿的当王八。”陈怡蕾真是被淩万才给气死了,世界上居然还有淩万才这样的奇葩。

    “你睡都和陶明喜睡了,已经那样了,你还能清白得了。我为什么就不能在姓陶的那里收回点成本,我让你给他白睡啊。他陶明喜才给我弄了个副院长,我要做一把手院长,我要有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淩万才对着陈怡蕾大叫着。

    淩万才这个王八蛋,想不到他居然这么用心良苦。他想利用陈怡蕾来从陶明喜身上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他把陈怡蕾当成了诱饵。他愿意被陶明喜戴上绿帽子。

    “你他妈这是人话吗?你真是畜生都不如,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和你拼了。”陈怡蕾声嘶力竭的哭叫着,随手拿气脚下的一个小塑料凳就向淩万才的脸上砸去。

    陈怡蕾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被人打过,今天淩万才因为自己的目的没有达到居然动手打了她。陈怡蕾简直气疯了。这个男人竟然想用自己的老婆来换去荣华富贵。陈怡蕾对淩万才失望透顶了。

    由于两人站的距离不远,陈怡蕾的这一凳正好迎面砸在了淩万才的鼻子上,顿时淩万才的鼻孔里就流血了。

    “你个臭婊子,敢用凳子砸我,你今天是找死啊。”淩万才也怒了,一把就揪住了陈怡蕾的头发,随手对着陈怡蕾又是两个耳光,随后用力一推,把陈怡蕾摔了个四脚朝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