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061 不作死就不会死
    陈怡蕾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是一头暴怒的豺狼的对手,淩万才对陈怡蕾是拳打脚踢的一阵狠揍。

    “陈怡蕾,你个臭表子,你偷偷逃走去配合你的姘头告倒陶明喜,让我跟着你倒霉了,你知道吗?本来陶明喜已经答应我过几天就让我干院长了,你坏了我的好事。”淩万才怒道。

    “你做院长,你也好意思做,想靠老婆的身体换官位,你好意思吗?恶心吗?”陈怡蕾哭骂道,她今天算是真正看清楚淩万才的嘴脸了。

    “你反正就是个烂货,我也碰不了你,再不好好利用你,我娶你还不亏死啊。我有了权,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要在乎你这个不干净的婊子干吗。”淩万才对陈怡蕾怒骂道。

    一个男人如果心术不正,为了自己的私利,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一己私利真是害人不浅啊。淩万才为了能当上一个小小的乡卫生院不算官的院长,竟然无耻到连自己的老婆都算计的程度了。真是应了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陈怡蕾是个被害者,在淩万才心里就已经是个不值得拥有的女人了,她唯一的价值就是诱饵。用她来为自己铺路。

    陈怡蕾听到淩万才的话心都碎了,常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没有想到在他淩万才的心中只有私利,没有一点夫妻之情。

    陈怡蕾在淩万才说出心里话以后,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不到她的悲伤,她看着淩万才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淩万才既然我们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我已经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了,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离婚算了,以后你做你的官,我过我的苦日子,我不要你的任何补偿,我们明天就去把手续办了吧。”陈怡蕾对淩万才已经没有一丝丝的留恋之情了,她果断的提出了离婚。

    “离婚,你他妈想得美,我还要靠你给我铺路呢。你现在不是又傍上新的做官的情夫了吗?你不是帮他把陶明喜给撂倒了吗?你有这么大本事,我对你放手我傻啊。我就耗着你。”淩万才厚颜无耻的对陈怡蕾叫道。

    “你不要做你的春秋大梦了,不要说我没有你说的那么龌龊,就是有,我也不会帮你这头无耻的畜生。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陈怡蕾毫不留情的对淩万才说道。

    淩万才到陈怡蕾这里来,本来就是想出出因为陈怡蕾的逃跑,搬倒陶明喜,让他的好梦破灭的这口恶气的,没有想到最后弄成这样。

    在他的心中陈怡蕾能和魏一鸣配合告倒陶明喜,说明陈怡蕾和魏一鸣的关系是不错的,最起码是可以说得上话的。现在即使陶明喜这棵大树倒了,只要通过陈怡蕾就可以重新抱上魏一鸣这棵大树。

    在淩万才没有实现自己目标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放了陈怡蕾这个能带给他利益的女人呢。

    淩万才的无耻让陈怡蕾痛苦不堪,她想摆脱他,可是又没有好的办法。这一切让陈怡蕾烦透了。

    陈怡蕾讲到这些伤心的事,是止不住的双目流泪。双手也不自觉的抓住了魏一鸣的手微微颤抖着。魏一鸣通过陈怡蕾的手能感受到她的心痛。

    陈怡蕾一个本来善良、美丽的姑娘,她应该有大好的前程。可惜她遇到了一帮无耻之徒。让这个可怜的女人生活的轨迹发生了不堪的改变,让她掉进了痛苦的深渊。

    魏一鸣紧紧把陈怡蕾搂在了自己的怀了,他要给她温暖,给她力量,给她战胜困难的勇气。

    此时的陈怡蕾蜷缩在魏一鸣的怀中犹如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是那么的可怜。

    “陈怡蕾,你不要怕,一切有我,我来帮你摆脱淩万才那个无耻的家伙。”魏一鸣拍拍陈怡蕾的背安慰她道。

    “魏县长,人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件事不太好办,会不会影响你啊。”陈怡蕾怕淩万才胡搅蛮缠影响魏一鸣,所以开口提醒道。

    “你放心,我自有办法,淩万才他居然和陶明喜合起伙来欺负你。我怎么会放过他。”魏一鸣很坚决的对陈怡蕾说。

    真是应了那句话叫:不作死,你就不会死。

    淩万才听信陶明喜的话,骗了陈怡蕾外出旅游,其实是变相的软禁陈怡蕾,给魏一鸣的布局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因为找不到证人陈怡蕾差点让魏一鸣的大局满盘皆输。

    淩万才如果不无耻到骚扰陈怡蕾的生活,不打骂陈怡蕾,魏一鸣也不会和他这样的可怜虫计较。但是淩万才因为没有实现自己的妄想,居然用上了无赖的手段。魏一鸣这么会放过他。

    “怡蕾,你以后在没有别人的情况下不要叫我一口一个魏县长的,就叫我魏一鸣或者一鸣好吗?叫我县长让我们关系远了。”魏一鸣对陈怡蕾建议道。

    “嗯,我都听你的,一鸣。”陈怡蕾小鸟依人似的答应道。

    “这样听话才对嘛,开心点,不要整天苦眉愁脸的,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魏一鸣劝慰陈怡蕾道,“女人更不能不开心,那样容易衰老的哦。”

    “唉,其实这些道理我也懂,我也知道和淩万才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但是我就是做不到完全放下。”陈怡蕾微微叹了口气说道。

    陈怡蕾说的还真是实话,生活中许多人也都是这样,明明自己也知道什么事该怎么做,但是临到自己做时,可就是做不到。

    陈怡蕾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她的心理环境被严重影响了,在她的心里形成了心理阴影,淩万才的一席无耻透顶的话深深刺激着她的神经。陈怡蕾整天想的就是如何摆脱淩万才,但是又找不出来一部分,这种折磨怎么会不让她烦躁,不让她痛苦呢。有时应该人心理的痛苦要比肉体的痛苦更甚百倍。

    魏一鸣今天答应陈怡蕾帮她想办法摆脱淩万才,让陈怡蕾看到了走向幸福的希望,这一刻陈怡蕾的心情立马轻松了许多。

    陈怡蕾痴痴的看着魏一鸣,突然间她就双手抱住了魏一鸣,同时给了魏一鸣一个滚烫的吻。这可是陈怡蕾主动的奉献。这个吻是陈怡蕾对魏一鸣的感谢,是陈怡蕾心扉对魏一鸣的打开。

    魏一鸣没有想到陈怡蕾会这么主动,他在享受的同时也在为陈怡蕾高兴,因为他知道陈怡蕾的心结打开了。

    魏一鸣感觉到答应陈怡蕾的一定要帮她办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