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119章 不痛快
    “魏县长,我今天要请你帮忙的事情可不是我自己的事情。”

    “不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居然请我吃饭为了别人的事情,看来这个人和你关系不错啊?”魏一鸣听了白若雪的话,打断了她的话头问道。

    魏一鸣做事情有自己的原则,他认为对的他会义无反顾的去做,对于那些违反原则的事情,他一般不会去做。今天听白若雪说为了别人事情请自己吃饭,魏一鸣就警惕了起来。虽然魏一鸣对白若雪印象不错,但是要让魏一鸣去为她做那些原则外的事情,魏一鸣还是需要认真对待的。

    “魏县长,你不要多想,我要你帮忙的这个人你也认识,而且你们之间的关系也不错哦。”白若雪说道。

    听了白若雪的话,魏一鸣更是摸不着头脑了。照白若雪的话,既然魏一鸣认识,而且关系还不错,那这个人不会自己来找我魏一鸣啊,何必要绕这么个大圈子呢。

    “我听不懂你的话,白大美女啊,你还是直截了当的说吧。”魏一鸣对白若雪说道。

    “魏县长啊,我想请你帮忙的这个人是我的表妹陈怡蕾,你也知道她现在因为用刀刺伤了淩万才已经被公安机关给带走了。我看她实在是可怜,你能不能和公安方面打个招呼,看在她也是个受害者的身份,在处理的时候能有所考虑。当然我不是让你去做违法的事情。”白若雪终于说出了今天请魏一鸣吃饭的目的了。

    “来,我现在要先敬你一杯。你能在陈怡蕾目前的状况下想帮她,说明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你除了人美,心也美啊!”魏一鸣端起酒杯和白若雪碰了碰就一口干了。

    看到魏一鸣干了,白若雪也很豪爽,一仰脖子也是杯中一滴酒都不剩的干了。

    “谢谢魏大县长的夸奖。”白若雪喝完了杯中酒笑对着魏一鸣说道。

    “白若雪啊,陈怡蕾的事情现在还不好定性啊,我不是公安的人,可能这方面你比我要懂得还要多吧。陈怡蕾的事情处理得轻重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要看淩万才对她是否追究的态度。二是要看淩万才最后的伤情鉴定程度。我说得对吗?”魏一鸣分析后问白若雪。

    “魏县长,其实这些我也知道,毕竟我自己就是警察。但是从心里来说,我总感觉到陈怡蕾挺冤的。她是个牺牲者,是悲剧的角色。我找你是希望你能让妇联方面为陈怡蕾多说两句话。”白若雪对魏一鸣请求道。

    白若雪今天请魏一鸣吃饭,本来她也不是让魏一鸣为了陈怡蕾的事情去找人说情来影响司法公正,她是警察,她知道那样做是有违规则的事情。所以魏一鸣说的话她也觉得是对的。

    “白若雪,这样吧,陈怡蕾的事情,我会让妇联方面关心一下,让他们帮陈怡蕾说清楚她的遭遇,希望司法机关在处理的时候能根据情况,酌情考虑。”魏一鸣现在只能这样答应白若雪。

    “魏县长,谢谢你了。我这样做已经不错了,我能理解。”白若雪对魏一鸣说道。

    “唉,这个陈怡蕾真是不幸啊,嫁了个淩万才这样的男人。她要是像你这样多好,生活幸福美满。”魏一鸣随口对白若雪说道。

    听到魏一鸣提到自己的生活,白若雪的脸上立马布满了阴云。端起了酒杯一口就喝干了杯中的酒:“呵呵,魏县长啊,你只是看到别人生活的表面啊,生活这东西,各家有各家的苦啊。你们看到我好像生活得无忧无虑的,其实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啊。”

    说着白若雪就又给自己倒满了酒,端起来一仰脖子再次准备干了,魏一鸣一看连忙站起来拉住她的手,但是还是慢了半拍,白若雪已经大半杯酒下肚了。

    “白若雪,你不能这样喝,你这么喝下去,马上就会醉了。”魏一鸣拉着白若雪的玉臂说道。

    “不要紧,魏县长。酒可是个好东西啊,人常说,一醉解千愁。”白若雪怡对美目看着魏一鸣说道。

    听到白若雪的话,魏一鸣一时都不知道怎么接她的话了。自己刚才也不过是有感而发的一句话,怎么就让白大美女变得如此激动了起来啊。看来白若雪也是表面光鲜,内心也有说不出来的苦衷啊。

    “若雪,对不起啊,是不是我刚才的话,让你想起不愉快的事情啦?”魏一鸣也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会产生这样的效果。

    “魏县长,只和你的话没有关系,你不要自责。来,不说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我喝酒。”白若雪举起酒杯邀请魏一鸣一起喝酒。

    “喝可以,但是我们都不允许干杯好吗?咱们慢慢喝,多吃点菜。”魏一鸣怕白若雪再喝猛了,所以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好,听你的,慢慢喝。呵呵,魏大县长啊,我一个女人都不怕喝多了,你怕什么啊?怎么今天的胆子又小了啊。我看你以前偷看美女时的胆子可不小啊。”白若雪调侃魏一鸣道。

    “呵呵,白大美女啊,我看你是今天喝多了吧。怎么乱说啦。我不是胆子小了。我不是怕你喝多了以后难受吗?”魏一鸣尴尬的笑笑说道。

    “哎哟,这么说,今天我们的魏大县长是关心我了啊。我还是真感动啊。来,喝,你不要为我想这么多。我喝多了,你不是正好有机可趁吗?哈哈哈……”白若雪今天说的这些话可真是疯了。听得魏一鸣斟不好意思接她的话了。

    妈的,白若雪啊,你今天老是拿话挤对我。把老子弄急了,我真的吃了你。我魏一鸣可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哦。

    “好,既然白美女不怕醉,那我今天就好好陪你喝一顿。”魏一鸣说着就端起酒杯和白若雪轻轻一碰,一口干了。

    白若雪看到魏一鸣干了,以她的性格,她当然不会甘拜下风,只见白若雪丝毫没有犹豫端起来酒杯仰头就把一杯酒倒进了嘴里。

    今天的白若雪着实是喝了不少了,现在说话时,舌头都有些发硬了:“魏一鸣,怎么样?我……可是……没有,没有……比你少喝吧。”

    白若雪几杯酒下肚,也不称魏一鸣魏县长了,直接就是名字了。

    “没有少喝,没有少喝。我们的白大美女真的很厉害啊。”魏一鸣冲着白若雪怡竖大拇指夸赞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