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120章 醉了
    “什么?你说我厉害啊?不行,你要罚酒。你居然说我厉害。”白若雪下位走到魏一鸣的面前端起他的酒杯就要往魏一鸣嘴里灌。

    “不是,不是。白若雪我说的厉害是你喝酒能喝,不是你理解的厉害啊。”魏一鸣一边解释着,一边躲着白若雪手中的酒杯。

    魏一鸣是激烈的躲,白若雪是拼命的要灌。这一来两人免不了肌肤相亲了。挣扎中白若雪的两个美好不断的挤压着坐着的魏一鸣,搞得他心魂荡漾。拉扯中白若雪一个脚下不稳,整个人就倒进了魏一鸣的怀里。

    看到白若雪跌进了自己的怀里,魏一鸣赶紧伸出双手把她抱住。白若雪的秀发撩到魏一鸣的脸上,痒丝丝、香喷喷的。双手所触之处也是软软的,滑滑的。魏一鸣软玉在怀真是感觉好透了。

    “你干嘛啊?又耍流氓啊?说你是狼还不承认。”白若雪怡跌进魏一鸣的怀里,一下子就像受惊的兔子样子,连忙站了起来。

    白若雪站起来再快,也还是让魏一鸣和他来了个亲密接触。她甚至已经感觉到魏一鸣的呼吸都已经变得急促了起来。白若雪自己的心里也是一阵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清楚,但是好像还是挺享受的,碍于面子,她还是不忘出言奚落魏一鸣两句。

    “白若雪,你这也怪我啊。我可是在帮你啊。如果我让开了,或者不抱住你,那你还不摔在地上啊!”魏一鸣感觉自己好像挺冤的样子。

    “你还说,占了便宜还卖乖。”白若雪低声说道。

    看到白若雪羞红的一张脸,魏一鸣知道她现在有些尴尬,就不再纠缠这个话题了。

    “来,来我们继续吃饭。多吃点菜吧。这家饭店做的菜味道不错。”说着魏一鸣为了缓解白若雪的尴尬,主动给白若雪夹了一块清蒸鳜鱼。

    刚才的一个小意外,让白若雪的酒清醒了不少,看到魏一鸣给自己夹菜,她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刚才明明是魏一鸣在帮自己,自己还怪他。可是自己也感觉到魏一鸣好像也趁机占了自己便宜了。反正这时候白若雪心里乱了,不知道是该感激魏一鸣,还是该恨魏一鸣的狡猾。

    一时手足无措的白若雪,轻轻夹起鱼送进嘴里吃了起来。

    “谢谢你刚才出手帮忙。来我们喝酒吧。”白若雪感觉还是应该谢谢魏一鸣的出手帮忙。

    “没有什么,来喝。”这次两人没有干了杯中的酒,只是每人喝了一大口。

    这一顿饭,两人吃吃说说吃了好长时间,魏一鸣从白若雪的话里也听出来了,她的婚姻生活其实也不是美满的。她的老公向诚亮很少回他们的别墅住,就是回家两人也没有什么交流,说白了他们之间的夫妻关系也就是个形式。

    魏一鸣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若雪的婚姻也是这样,这不是家庭冷暴力吗?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白若雪点的两瓶白酒在两人谈话中也不知不觉的喝得差不多了。白若雪喝得两眼迷离了起来。当然凭魏一鸣的酒量是一点问题没有没有的。

    “白大美女啊,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好吗?”魏一鸣提出来要结束这次晚宴了。

    “啊?怎么这么快啊。时间不早了吗?”白若雪迷迷糊糊的说道。

    “是啊,我看饭店的其他客人基本都结束离开了,我们也结束吧,人家服务员还有等收拾了房间好下班呢。”魏一鸣对白若雪说道。

    “好,那,那我们就走吧。”白若雪说着就准备站起来走人了。

    可是当她站起来时就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魏一鸣一看连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她。

    “你慢点,慢点。”魏一鸣一边扶着白若雪,一边说道。

    白若雪今天确实是喝多了,走路都东倒西歪了。魏一鸣几乎是抱着她走出了饭店。看到白若雪的样子,魏一鸣想赶紧把她送回家,她实在是喝得太多了。

    魏一鸣知道白若雪住在千枫别墅区的哪里,所以就直接扶着她走了进去。

    夜晚的高档别墅区里,草坪灯的灯光柔和,一排排景观树树影婆娑。阵阵凉风袭来让人不禁打个寒颤。深液的别墅区里静悄悄的。

    “哇……”白若雪被凉风一吹,酒起全上来了,她张口就吐了起来。

    这一吐把白若雪和魏一鸣的身上都吐得一塌糊涂了。白若雪醉得路都走不了了,魏一鸣也不好放开她,只好让她歪着头这样吐了。

    魏一鸣不敢在别墅区里多停留,赶紧扶着白若雪快步向她的家走去。来到门前,魏一鸣想叫白若雪把钥匙拿出来,可是她就像睡着了似的,没有办法魏一鸣只能自己动手打开白若雪的包包,翻出来了一串钥匙。试了几把总算把门打开了。

    进了家门,打开灯,魏一鸣可傻眼了。看到白若雪和自己身上被白若雪吐得一塌糊涂的样子。自己总不能就这样把她扔在床上睡觉吧。

    怎么办呢?现在白若雪醉成这样,自己也不可能自理啊。

    魏一鸣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也只好自己动手帮白若雪了。他先把自己的脏衣服脱了,然后走到白若雪的跟前叫道:“白若雪,白若雪你醒醒,能不能自己把脏衣服换了啊?”

    魏一鸣知道白若雪现在已经没有自理能力了,但是他防止到时候白若雪会怪他,所以还是叫了她几声。

    见白若雪毫无反应,魏一鸣就抱着她帮她把吐脏的上衣给脱了。这上衣一离开白若雪的身体,魏一鸣就看到了白若雪那耀眼的肌肤刺得他头脑发昏,心跳加速。

    “白大美女,你可不要怪我啊,我也是没有办法,说叫你吐成这样的啊。”魏一鸣嘴里念叨着。

    随即魏一鸣又伸手拉开了白若雪的短裙的拉链……某人此时的一腔热血直冲脑门,他感觉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

    白若雪本来就美得冒泡,现在又是如此这般的状态,魏一鸣这个旷时日久的躯体内一股烈火怎么能不熊熊燃烧呢?一时间魏一鸣只感觉口干舌燥。

    “不能,我不能。这是乘人之危。”魏一鸣在心里斗争着,没有办法他冲进了卫生间用凉水冲了一下自己的脸。

    做好这些魏一鸣又拧好了一个热水毛巾,走近白若雪给她擦了擦吐脏的身体就赶紧把她抱上床,盖上了被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