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121章 你把我怎么了
    把白若雪放到床上,盖上被子魏一鸣才感觉自己心里的火稍稍小了些。

    “妈的,这么香艳,看到吃不到,这不是折磨人吗?”魏一鸣在心里想道。

    把白若雪安顿好了,魏一鸣就准备拿衣服离开了。可是当他拿起衣服一看,上面被吐得污物到处都是,这衣服怎么能穿得上身呢?

    想想,魏一鸣还是把自己的衣服拿到了卫生间用水冲洗了一下,然后拧干挂在了外面去吹吹干。

    光着上身的魏一鸣今天晚上看来是走不了了,他总不能就这样光着上身在大街上走吧。那还要不要自己这个副县长的颜面啦。

    魏一鸣再想想白若雪醉成了这样,自己如果走了,假如她要有个什么事怎么办呢?好在白若雪这个偌大的别墅里,一般不会有人来,他的老公没有什么大事也不会来的。

    魏一鸣最后还是决定今天晚上留在别墅不走了。

    “水,水……”魏一鸣正准备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下来休息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白若雪从房间了传来了要喝水的声音。

    魏一鸣心想,自己没有走还真就做对了,这不,还没有一会呢,白若雪就要喝水了。魏一鸣赶紧走到桌上拿起了茶杯倒了一杯凉白开就端进了房间。

    “来,白若雪水来啦。”说着魏一鸣就坐在床边,一伸手就把白若雪扶得半坐了起来,把茶杯靠近了她的嘴。白若雪一口气就喝完了。

    白若雪喝完水是舒服了,可是她一坐起来,身上的被子滑下了一半,那洁白如玉的身体就又呈现在了魏一鸣的眼前。看到这美景魏一鸣的火气就又一次燃烧了,放下茶杯,她不禁亲吻上了白若雪的香肩。

    朦朦胧胧中的白若雪感觉到有人亲吻她,也伸手一把搂住了魏一鸣的头,下意识的奉上了红唇。

    这一吻,魏一鸣是清清楚楚的在享受着,而白若雪却好似在做着一个美好的春梦。

    看到白若雪如蛇般地往自己身上缠,那光洁的肌肤也在不断的诱惑着魏一鸣。在这生死抉择的关头魏一鸣还是理智的控制了自己,他给白若雪盖好被子,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说,魏一鸣啊,你不能做小人,你不能乘人之危。

    躺在客厅的沙发上,魏一鸣老半天也睡不着。直到后半夜他才算是累了,进入了梦乡。

    昨天晚上醉得一塌糊涂的白若雪直到早上天快亮时才被尿给憋醒了。

    “啊——”掀开被子,白若雪吓得一声惊叫。自己怎么会几乎是赤裸裸的睡在床上啊。自己在家睡觉白若雪正常都会穿睡衣的啊。

    怎么回事?白若雪现在还迷迷糊糊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呢?想起来了。昨天晚上不是和魏一鸣一起吃的饭吗?最后直接是怎么回家的?

    “哎哟,是不是魏一鸣把自己那个了?可是现在自己也没有感觉啊。”白若雪一下子弄不清楚了。

    走到卫生间的白若雪抬头猛然间看到了,挂在外面的一件男人的衬衫,那不是魏一鸣的吗?魏一鸣还在这里?

    想到这里,白若雪赶紧找了件睡袍披在身上,走出了房间来到客厅。

    白若雪一看,好家伙,魏一鸣躺在沙发上,光着上身睡得正香呢。

    “魏一鸣,你起来。”白若雪一边叫着,一边就揪着魏一鸣的耳朵往上拉。

    “哎呦喂,你疯啦?”魏一鸣吃痛,睁眼一看发现是白若雪在拉自己的耳朵,就冲着她喊道。

    “魏一鸣,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趁我喝多了,对我做了坏事了啊?”白若雪怒看着魏一鸣问道。

    “做什么坏事啊?我做什么啦?”魏一鸣反问白若雪道。

    “我昨天晚上在床上怎么衣服都……”白若雪说道这里自己都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你还好意思提这件事啊,你看看我,我的衣服怎么也没有啊?”魏一鸣指着自己光着的上身问白若雪。

    “你没有衣服是你为了做坏事方便吧。”白若雪嘟囔道。

    “我说白若雪啊,你是不是特别希望我对你做坏事啊,怎么你就不想些好的,尽想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啊。”魏一鸣瞪着白若雪说道。

    “那我怎么那样啊?是你脱的我衣服吧?你把我脱成那样,不是把我都看光了吗?”白若雪不依不饶的对魏一鸣说道。

    “我昨天晚上吃饭时要你不要多喝,你不听逞能。后来可好,你喝得烂醉如泥,我几乎是把你背回家的。在路上你还吐的一塌糊涂,我的身上,你自己的身上全被你吐脏了。你说我不把你脱光怎么让你上床睡觉啊?”魏一鸣把白若雪昨天的丑态告诉了她。

    “可是你也不能把我那样啊?我还以为你把我那样了呢。”白若雪知道自己误会了魏一鸣,但是出于小女人好面子,所以还是要找点理由给自己好缓解一下尴尬。

    “什么那样,那样的啊。我要把你那样,你现在去卫生间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魏一鸣也有点生气了,自己好不容易把她弄回家,什么腥也没有落到,自己硬是压了一夜的内火,刚刚睡着便被白若雪叫醒了。这些倒还罢了,最关键的是白若雪还怀疑自己上了她,这不是比窦娥还冤吗?

    “你回家看到我身上脏不会把我连衣服一起用水冲冲啊,非要那样啊?”白若雪现在就是没有话找话说了,有意气魏一鸣了。

    “狗咬吕洞宾,若是那样做的话,岂不是更为严重,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魏一鸣也有意拿话刺激白若雪。

    “你才是狗呢,你流氓。”白若雪现在也不管魏一鸣是不是县长了,直接骂他了。

    “你昨天晚上喝多了,我没有吃了你,如果你现在清醒了还和我胡搅蛮缠,我现在就吃了你。”魏一鸣吓唬白若雪道。

    “你敢,你要是那样,我就阉了你。”白若雪也不示弱的佯怒道。

    “来啊。”魏一鸣知道白若雪现在是和自己开玩笑了,说着就一把把白若雪拉向了自己。

    白若雪没有想到魏一鸣真的说到就手到,她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魏一鸣拉进了怀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