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124章 纪委定计
    “好,好你个陶明喜,看你今天还怎么抵抗,在事实面前我就不信你还不开口。”楼晓峰看完材料,一拍桌子说道。

    看到楼晓峰兴奋的样子,魏一鸣笑着对他说:“楼书记看来你今天对把陶明喜拿下是充满信心啊。”

    “那还要说,有了淩万才这个当事人的口供,还怕他陶明喜能不低头。”楼晓峰眉飞色舞的对魏一鸣说道。

    “是吗?楼书记你怎么这么有把握。楼书记啊,我们原来的目的一个是想通过外围调查撬开陶明喜的口吧。你是不是准备想以此为突破口,彻底击垮陶明喜的心理防线,让他把自己的问题能配合你们全部交待了啊?”魏一鸣问楼晓峰道。

    看到楼晓峰书记的那个兴奋的样子,魏一鸣真是不想给他泼凉水,但是魏一鸣对陶明喜是比较清楚的。他知道对陶明喜如果不能一击就中,那带来的后果是不容乐观的。

    按照楼晓峰书记现在的想法就是拿着淩万才的供述出来,自己倒陶明喜那里让他承认自己的问题,然后让陶明喜害怕了,再交待自己其他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这样来求得减轻自己的罪行。

    魏一鸣知道楼晓峰书记的这种想法对一般人来说,还是可行的,但是陶明喜他不属于一般的人啊。他可是狐狸型的人物。

    “魏县长,听话听音,我感觉你的话里有话啊。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没有关系的。”楼晓峰能走到今天的位置也是个聪明人,他已经发觉魏一鸣的话里的意思了。所以直截了当的问魏一鸣了。

    “楼书记啊,如果你把淩万才的口供给陶明喜看了他不承认怎么办?最后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按照零口供处理他就了不得了吧,这和你的初衷应该不符吧。”魏一鸣看着楼晓峰书记分析道。

    “这个问题啊,说实话刚才我只顾高兴了,还真没有想到这一层呢。你这么一说,根据陶明喜的表现来看还真有这种可能啊。”楼晓峰书记听魏一鸣一分析他也不禁担心了起来。

    “那怎么办呢?总不能我们的外围调查吃了那么多苦,最后玩个白搭吧。”楼晓峰接着忧心忡忡的问魏一鸣道。

    “不会,不会。楼书记,我们的调查肯定是不会白做的。只是我们对这些调查出来出现的时间要好好研究一下。”魏一鸣对楼晓峰说道。

    “哦,魏县长,看来你对怎么和陶明喜较量已经有了初步计划了吧。别卖关子了,快说说吧。”楼晓峰书记看到魏一鸣说话不爽快就着急的催促他了。

    魏一鸣看到楼晓峰书记好像着急了,也就不再谦虚了,他笑着对楼晓峰说:“楼书记,我是这样想的,陶明喜因为在官场的时间比较长,对于我们纪委的工作流程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他在心里是做好了死扛到底的准备的。如果你现在直接把淩万才的供词给他看,结果可能就是两个,一个就是刚才我已经分析过的,他直接不预承认。另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看到淩万才的供词后,心里更加害怕,更是不开口配合我们,来个抵抗到底。”

    魏一鸣说完后看着楼晓峰就没有再说话,他是在等楼晓峰的意见。

    魏一鸣现在心里虽然早就有了该怎么对付陶明喜的方案,但是他知道现在还不宜直接说出来。他要等楼晓峰的意见,毕竟怎么处理陶明喜的事情主要还是楼晓峰做主。自己如果说多了,就有种喧宾夺主的意思了。那样会让楼晓峰感觉到魏一鸣的狂妄。

    魏一鸣在官场这么多年他已经深谙官场之道。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要以为自己没有私心,做的是完全正确的事情就可以目中无领导。好像自己能力很强似的。如果这样想,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在官场上那是非常危险的一种做法。

    “魏县长啊,听了你的话我可是茅塞顿开啊。不错,如果我们就是按照常规的方法去和陶明喜较量还真就有可能出现你刚才所说的情况。那你认为我们怎么做才比较好呢?”楼晓峰书记征求魏一鸣道。

    见楼晓峰书记自己没有拿主意而是在问计于自己,魏一鸣觉得自己是说出来早就想好的方案的时候了。

    “呵呵,既然楼书记问我了,我就把我想的不成熟的做法向楼书记你汇报一下吧。”魏一鸣很谦虚的对楼晓峰书记说道,“楼书记啊,你觉得一个人什么时候最容易失去理智呢?”

    见魏一鸣问直接主管问题,楼晓峰想了想说:“人失去理智的时候一般应该是在受到强烈的刺激后,或者发怒的时候吧?”

    “楼书记,你不愧是我们市纪委方面的专家,根据人的心理情况判断,确实人在这两种情况下最容易失去理智。楼书记啊,你想如果一个人他都失去理智了,那他还会考虑到什么事情后果吗?”说到这里,魏一鸣睁着一对狡黠的眼睛看着楼晓峰书记。

    “哦,明白了,明白了。魏县长啊,你这一番话真是让我醍醐灌顶啊。不错,不错,真是好办法啊。”楼晓峰笑眯眯的看着魏一鸣说道。

    “楼书记是聪明人,刚才你没有想到是因为你看到了淩万才的供词太高兴了的原因。”魏一鸣很适时的拍了拍楼晓峰书记的马屁。

    “哈哈,魏县长啊,你就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现在咱们办法是有了,可是怎么去激怒陶明喜让他失去理智呢?我们总不能去揍他一顿吧?”楼晓峰书记小着对魏一鸣说。

    “楼书记,你真是幽默啊。揍陶明喜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但是让我这个他的仇人去刺激刺激他,也许效果会不错啊。”魏一鸣促狭的对楼晓峰说道。

    魏一鸣知道,现在陶明喜最恨的人可能就是他了。陶明喜认为如果不是魏一鸣这家伙在他的这件事情上推波助澜,陈怡蕾是不可能事隔多年了,现在才想起来去告自己。

    还有就是陶明喜自认为已经在北陵县把事情基本摆平了,就算是事情的主要人物陈怡蕾都已经被他通过手段安排出去旅游了。在这种连状告自己的人都没有踪影了,事情还怎么查啊。在华夏一般像这些小事情,都是民不告,官不究的。

    陶明喜怎么都想不通,魏一鸣居然用尽了手段不光把陈怡蕾送到了云州市纪委,还在自己外出躲藏的时候,用计活捉了自己。

    可以说现在的陶明喜真是恨不得杀了魏一鸣,喝了他的血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