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164章 过招
    结束了和高百安的电话,魏一鸣眯着眼睛思考了起来。向进强看来早就打算好要对付自己了。冯文凯被他设计被纪委带走看来是他跟自己带灾啊。

    向进强对自己没有办法下手,他选择对冯文凯下手,可能是冯文凯帮自己找到了陶明喜的违法罪证了,这些材料对撬开陶明喜的嘴巴,起了关键的作用。看来向进强慌了,他是要让冯文凯的事情来打乱自己的步骤啊。

    魏一鸣想到这里决定到向进强办公室去看看,看看他现在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得意的嘴脸。

    想到这里魏一鸣就起身捧起茶杯,走出了办公室一步三摇的向县长向进强的办公室走去了。

    “魏县长,你好,你来是找向县长的吗?”看到魏一鸣这个不速之客突然来到县长办公室,秘书陈晋就是一楞。他知道向进强和魏一鸣两人的关系怎么样,魏一鸣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到向进强这里来窜门的。所以陈晋很自然的就问魏一鸣是不是来找向进强的了。

    “呵呵,陈晋啊,我是闲来无事,随便出来走走的,你看这一走就很自然的走到向县长这里来了。”魏一鸣说道。

    陈晋心里虽然不相信魏一鸣的鬼话,但是再看看他手中捧的茶杯,一时还真搞不清楚魏一鸣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了。

    “是魏县长啊,哎呀,真是稀客啊。来,来,来。快进来坐。”向进强在办公室的内间听到陈晋和魏一鸣在说话,赶紧满面春风的走了出来,笑眯眯的邀请魏一鸣到他的办公室去坐坐。

    向进强现在是心情特好,终于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了。自从魏一鸣到北陵县来工作以后,自己吃了他不少哑巴亏。今天自己用了一点小计同样拿下了魏一鸣的秘书,给魏一鸣找了个不痛快。这招还真是灵,现在魏一鸣不是急乎乎的到自己这边来了吗?

    有这么好可以讽刺讽刺魏一鸣的机会,向进强怎么会放弃呢。所以他在办公室的里面听到魏一鸣的声音就赶紧出来邀请魏一鸣到自己的办公室去坐坐了。

    “呵呵,向县长啊,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就不影响你工作了,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是随便走走的。”魏一鸣此时也能猜到向进强那得意的心理,所以故意想不给他借题发挥的机会。

    “唉,不忙,不忙。魏县长既然随便走走,已经走到我这里了,怎么能不进来聊聊呢。请进,请进。陈晋啊,给魏县长添点热茶。”向进强看到魏一鸣已经到了自己办公室还想走,他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放走他呢。

    看到向进强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魏一鸣心里也乐了。魏一鸣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让向进强以为自己的奸计已经得逞了,要让他兴奋。到后来如果向进强发觉自己被魏一鸣耍了,那感觉可就不是一般的美了。正所谓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啊。

    “呵呵,既然向县长对我这么客气,我就陪你聊聊。”魏一鸣笑眯眯的看着向进强说道。

    说着魏一鸣就捧着茶杯和向进强一起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魏县长,今天是心里有事情还是怎么了。你是很少出来散步的啊。”向进强微笑着看着魏一鸣问道。

    妈的,你真会装啊,明明知道冯文凯被你设计被县纪委带走了,还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的。魏一鸣心里想道。

    你既然给我装,我就让你高兴高兴,魏一鸣这家伙也是够损的。

    “呵呵,向县长啊,你真是神啦。怎么我有点小心思,你都能看出来啊。”魏一鸣也是装得够像的。

    “真有心思啊,那可以说说吗?也许大家聊聊说不定能想出来一个好办法啊。”向进强也和魏一鸣玩起了装逼。

    “唉,烦心啊,不瞒向县长你说,我刚才刚刚知道我的秘书冯文凯被县纪委给带去调查了,好像是他参加企业纳税情况抽查工作时受了贿什么的,具体我也不是太清楚啊。”魏一鸣好像忧心忡忡的样子对向进强说道。

    看到魏一鸣的这种样子,向进强心里这个美啊。魏一鸣你他妈现在终于尝到被人玩的滋味了啊。但是向进强心里美归美,也不能表现在脸上啊。

    “哦,魏县长是为了这个事情啊。唉,这件事情可有点难办啊,如果冯文凯真的受贿了,那纪委是一定会处理他的啊。今天冯文凯被带走时正巧我也在会议室啊,我也为他感到惋惜啊。但是惋惜归惋惜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吗?魏县长啊,我们今后在用人的时候还真要注意多考察考察他们的人品啊。”向进强一副猫哭耗子的样子对魏一鸣说道。

    “呵呵,向县长说得对啊,看人要看人品啊。对人品有问题的人我们还是要敬而远之啊。人品有问题的人自己简直就是他妈混蛋啊。”魏一鸣看着向进强说道。

    “呵呵,是啊,是啊。魏县长说得有道理,有道理。”向进强此时虽然感觉到魏一鸣的话有所指,但是自己也只能顺着他的话去说。这种感觉真让向进强有些堵。

    “唉,这个冯文凯平时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人啊,怎么一去白桥乡参加了一个抽查工作就会变化成这样了呢?我真有些不明白了啊。”魏一鸣叹了一口气说道。

    魏一鸣的意思是在明白不过了,他就是说冯文凯由于和陈晋在一起的原因才造成今天这个受贿局面的。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算了,算了。魏县长啊,事情既然已经出了,我们就是再恨铁不成钢也没有用啦。还是面对现实吧。早知道冯文凯是这样的人,我但是就不安排他去工作组了。说来也是我们把关不严啊。”向进强假惺惺的劝魏一鸣道。

    “是啊,我们在这里干着急也没有用啊。好在事情还没有最终定性啊,现在不是还在调查阶段吗?但愿冯文凯是被冤枉的啊。”魏一鸣眯着眼睛对向进强说道。

    “冯文凯被冤的可能性不大啊,白桥乡威风发电有限公司的举报人带来的证据可是铁证啊。冯文凯想翻盘的机会应该不大啊。”向进强好像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么说来,向县长对冯文凯的事情知道得不少啊?”魏一鸣盯着向进强问道。

    “哦,不,不,不。我也是听说的。”向进强发现自己说漏嘴了,赶紧解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