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224章 思对策
    宁清河想到了最近魏一鸣负责的灵犀江生态环境综合治理的事情。他猛的一惊,宁清河感觉到这两个到大壮的养殖场去的人应该是魏一鸣和冯文凯。

    “大壮啊,到你猪场去的两个人除了要你猪场拆迁外,还对你说了什么话吗?”宁清河问大壮道。

    “哦,表哥,其中有一个人对我说,是因为我的猪场的猪粪直接排放到灵犀江里污染了江水,所以要我的猪场搬离灵犀江边。”大壮对宁清河说道。

    “这么说还真是他们啦。”宁清河轻轻的念叨着。

    “你说什么啊,表哥。那两人是谁啊?你认识他们啊。”大壮听了宁清河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是啊,大壮,你今天碰到的可不是一般的小人物啊。他是我们北陵县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魏一鸣啊,另外一个人是他的秘书冯文凯。魏一鸣可是我们县里有名的难缠人物啊。你碰上他,算你倒霉了。”宁清河对大壮说道。

    “什么啊,就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子,还是县里的大官啊。表哥,你的官不是比他大吗,你可以管着他吧,那你给他说说,让他不要再动我猪场的鬼主意了。”大壮知道宁清河是北陵县的县委书记,所以他要宁清河管住魏一鸣。

    “呵呵,我说大壮啊,你可是不知道魏一鸣这个人啊。他在我们北陵县是个十分强势的人啊,他现在正好负责灵犀江的生态环境治理工作。他看到你的猪场直接把猪粪排进灵犀江里,他是站在占理的一面的,你叫我怎么和他打招呢。”宁清河对大壮说道。

    “那怎么办?表哥啊,难道我就真的让他们把我的猪场给这么拆了吗?”大壮忧心忡忡的问宁清河说。

    听到大壮的话,宁清河心里笑了笑,此时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计划。他要给魏一鸣添点堵,要让魏一鸣知难而退,最好是扔了灵犀江生态环境治理这个烫手的山芋。

    宁清河十分清楚,大壮其实就是一个粗人,你要让他动脑筋想对付别人的方法,那简直就是赶驴子上树,但是你假如想好办法,让他去按照你的想法去做,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宁清河这次对于向进强的灵犀江生态环境综合治理的提议是非常不满意的,后来向进强又让魏一鸣这个做事情认死理的人去主要负责这项工作,宁清河就更加不满意了。

    这两天宁清河正在为自己的利益可能要受到损害而苦恼着呢,现在大壮的请求让宁清河好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一线曙光。

    “大壮啊,你看这样好不好,你的养殖场如果魏一鸣铁了心的要拆,你恐怕还真的没有办法,但是你可以坚持一下试试。如果你和魏一鸣他们玩横的,他们怕了,那你就算成功了。要是这招不灵,你也可以在拆迁补偿上和魏一鸣好好谈一谈啊。争取可以拿一个好价格嘛。”宁清河给大壮出主意道。

    宁清河这是在鼓动大壮和魏一鸣闹,如果大壮把魏一鸣给镇住了,那他的猪场拆不了,其他的有污染的事情也就不好谈了。宁清河这是在利用大壮给自己出头呢。当然这些大壮是不知道的,他还以为自己的表哥是好心在为自己出主意呢。

    “表哥,谢谢你啊。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有你撑腰我就敢和魏一鸣他们干了。”大壮听到宁清河给自己出这样的主意,知道自己就是和魏一鸣来硬的也没有多大关系了。表哥如果没有把握他也不会给自己出这样的主意的。

    大壮这里看到魏一鸣说话的口气有点硬,心里没有底去找他的表哥宁清河撑腰了,而魏一鸣在离开大壮的养猪场以后也在思考着该怎么让大壮这样的养殖场搬离灵犀江边。

    “文凯啊,你看今天的这个猪场老板的口声可是够凶的啊。你怎么看今天的这件事情啊?”魏一鸣问冯文凯说。

    “魏县长,我看这个猪场老板就是一个楞头青,你看他的那个说话态度完完全全就是混混的样子。另外我总感觉他好像背后应该有什么靠山,否则他也不会对我们说话那么横啊。”冯文凯对魏一鸣说道。

    听了冯文凯的分析,魏一鸣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的看法。

    “那么,文凯啊,我们对这样的人该怎么处理呢?”魏一鸣继续问冯文凯道。

    “对待这样蛮不讲理的人,魏县长啊,我看我们就应该给他来个以强对强,我们可以动用公安部门的力量强行给他把这个猪场给拆了。看他还敢不敢还这样凶了。”冯文凯气呼呼的对魏一鸣说道。

    冯文凯今天在猪场确实是被这个大壮给气坏了,这家伙根本就没有把冯文凯当一回事,对他的话总是强势喷回,你说现在魏一鸣问他怎样处理大壮的猪场他还不趁机想给他下点烂药啊。

    听了冯文凯的话,魏一鸣笑了起来。

    “文凯啊,看来你今天被猪场的那个莽汉给气得不轻啊。你现在说的这些话带有严重的个人情绪啊。你说对不对啊。我们做事情可不能这样啊。”

    “不是啊,魏县长,你看那家伙是多么的狂妄啊,你如果不这样做,那他的猪场怎么可能拆得了呢?”冯文凯不服气的对魏一鸣说道。

    “是啊,就猪场老板那样的人,我们在和他谈猪场拆迁的时候是一定会碰到困难的啊,但是我们就是遇到再多的困难,也不能随便动用公安部门来进行强拆啊,你说是不是啊。”魏一鸣问冯文凯道。

    “魏县长啊,你说的话是不错,可是如果猪场老板不肯搬你能怎么办?”冯文凯问魏一鸣道。

    “呵呵,文凯你想问题还是以自己这边的利害思考为主啊。你有没有想过猪场的老板他为什么不肯搬的原因吗?”魏一鸣说道。

    听到魏一鸣这么问,冯文凯两眼望着魏一鸣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

    看看冯文凯的样子,魏一鸣也没有为难他,就继续说道:“我猜想猪场老板不搬是因为他在灵犀江边养猪比较容易处理猪粪,能减轻自己的工作强度。还有的可能就是他不是不想搬迁,而是他以为自己有背景要在我们面前耍耍威风,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再有就是他刁难一下我们为自己在拆迁的时候要高价打下埋伏。我想这就是他的几种心理吧。”魏一鸣分析道,“但是不管他怎么想,我们都应该对猪场的搬迁按照正当的程序来做,尽量考虑到养殖户的利益,如果我们的工作都做到位了,他还是乱来,我们再走法律程序也不迟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