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227章 事态失控
    这个大壮在冯文凯告诉他,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北陵县的魏县长,他居然还当着魏一鸣的面对冯文凯动手,这就是没有把魏一鸣这个副县长放在眼里啊。

    看到大壮当着自己的面对冯文凯动手,魏一鸣也是十分的气愤。

    “你给我住手,如果再怎样无理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魏一鸣双目圆睁,对大壮叫道。

    “怎么着,我就要对他这样的人不客气,你能把我怎么样?”猪场老板大壮对魏一鸣说道。

    “我告诉你,我们今天过来是按照法律程序来和你谈你的这个养殖场的拆迁问题的。如果你这样无理取闹,那就不要怪我们对你采取强制措施了。”魏一鸣对猪场老板大壮说道。

    大壮听到魏一鸣说要对他采取强制措施,开始有点发慌了。大壮也知道民不与官斗的道理,但是自己的表哥宁清河已经在电话里告诉自己了,让自己在魏一鸣来谈猪场拆迁的事情的时候给点颜色给魏一鸣他们看看。可是到现在为止表哥都没有给自己如何帮助呢,这让自己怎么和魏一鸣斗呢。

    就在大壮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时候,猪场外面涌来了一大帮人。他们一路走,一路高叫着。

    “保护我们老百姓自己的利益,坚决不拆我们的养殖场,我们老百姓要饭吃。反对政府的胡作非为。”

    听到这阵阵的叫喊声,魏一鸣也是吃了一惊。自己来和养猪场的老板谈拆迁的事情,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过来的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啊?魏一鸣感觉到今天的事情有些不简单了。

    养猪场的老板大壮听到这一阵阵声音,刚才的进退两难的思想就再也没有了。他现在是浑身来劲。他心里知道这一定是自己的表哥在暗中操纵的,这是他在背地里支持自己和魏一鸣斗啊。有了表哥这个北陵县的一把手支持,那还怕魏一鸣这个小小的副县长干什么呢。

    随着叫喊着的人群越来越近,大壮的胆子也是越发大了起来。

    “喂,我说你们几个人给我赶紧滚蛋啊,再不走可不要怪我大壮对你不客气啊。要在我这里谈拆迁那是门都没有的事情。”大壮对魏一鸣和冯文凯说道。

    “魏县长,你看这是怎么回事情啊?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啊。我们来找猪场老板谈事情好像和他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吧。再说了,他们怎么就会知道我们今天要来这里谈拆迁的事情呢。”冯文凯问魏一鸣道。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情呢?其实魏一鸣的心里也在想着和冯文凯一样的问题呢。

    那这么多群众究竟是来自哪里呢?这个问题相信聪明人都知道是和宁清河有关系的。

    那天,宁清河和大壮通完电话后,就对事情进行了安排。宁清河对自己这个表弟大壮还是非常了解的,他知道在魏一鸣的面前,大壮肯定是要吃亏的。这个大壮是不可能压得住魏一鸣的气势的。

    大壮在人多的情况下是可能做出来强硬的事情的,但是如果他没有外援恐怕大壮是坚持不了多久的。那只样自己和大壮说的话就白费了。想到这里,宁清河就给盛康药业的老情人云媚打去了电话。

    “喂,云媚吗?我是宁清河啊。你现在那里说话方便吗?”宁清河不知道云媚那边说话是不是方便,所以他开口和云媚说话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哦,是干爹啊,有什么事情你说吧,我现在是一个人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呢。”云媚对宁清河说道。

    “哦,你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啊,那你有没有想我啊,一个人在那里不寂寞啊。”宁清河对云媚肉麻的说道。

    “是啊,我一个人真的是寂寞呢,那你有时间来陪我吗?你恐怕都快把我给忘记了吧?是不是你另有新欢啦?”云媚酸溜溜的对宁清河说道。

    “哈哈……,我的小宝贝,是不是生干爹的气啦。怪我好久没有滋润你了是吧。不要乱想啊,干爹有你这么个干女儿,怎么还会再找什么新欢呢?你一个小妖精就把我给吸干了,我哪里还有力气去再找新欢啊。”宁清河对云媚说道。

    “你就会对我说这些好话,真是宁可信世界上的鬼,也不能信你们这些男人的嘴。你说你想我怎么没有来找我啊。”云媚对宁清河撒娇说。

    “我现在不是打电话来找你了吗?这就什么我心里还是有你的嘛。”宁清河说道。

    “呵呵,你打电话找我?你今天这个电话一定是有事情吧。算了,我们也不要在这里矫情了,说吧,有什么你不好出手的事情,需要我来帮你做的。”云媚知道宁清河现在打电话给自己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所以她让宁清河有什么话就赶紧说。

    云媚也知道,自己和宁清河之间就是权色交易的关系,双方之间根本就谈不上感情,刚才的话完全就是嘴上说说的话罢了。宁清河要的是自己年轻的身体,而自己是要的宁清河的手中的权力,她要拿宁清河的权力去换钱,去换取荣华富贵。

    今天宁清河给云媚打电话了,云媚也不能不和宁清河撒撒娇,如果不这样做,宁清河就会以为自己已经疏远他了,那自己要想以后获得宁清河的帮忙就难了。逢场作戏的时候还是要做做样子的。

    “你个小狐狸精,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情要找你啊。”宁清河对云媚笑骂道。

    “这还不容易猜。如果你真想我,需要我了,你肯定会到我们公司来,或者叫我到你那里去啊。今天你打电话给我到现在都没有提这些话,那肯定不是想我了,是有事情需要我去做,是吗?”云媚对宁清河说道。

    “哈哈……,你这些话真是强词夺理,我想你就一定要和你那样啊?和你通通电话也是一直想的表现啊。不过我今天除了想你还真有事情找你帮忙一下呢,这件事情我不好出面。如果处理不好,以后事情可能也会波及你们盛康药业的。”宁清河对云媚说道。

    听到宁清河这么说,云媚也警觉起来了,她也不敢再和宁清河打情骂俏了。此时,他心里最想知道的就是宁清河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自己去帮他处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