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340章 勃然大怒
    冯文凯的一声惊叫,让大家的目光全都聚焦到了他的身上,只见他张大嘴巴,用手指着大刚子的木棍。

    “你们看,那个师傅的本领怎么这么大,他随手把木棍往混凝土地面上一插,地面就被他插了一个洞啊?”冯文凯惊呼道。

    冯文凯这么一说,大家才知道他刚才惊叫的原因。顺着冯文凯手指的方向,每个人都看到了大刚子刚才还拿在手里的木棍正插在混凝土的地面上呢。

    看到突然之间发生的这种戏剧性的变故,灵犀江江岸加固工程项目的施工单位负责人周世民的脸都绿了。

    “张海,你他妈办的这叫什么事啊,这是怎么回事情?”周世民没有了之前的风度了,他对张海大声喝问道。

    张海这时候也被眼前的事情给搞蒙了,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导演的这场戏给演砸了,而且事情的后果可能还很严重。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呢?原来刚才冯文凯要用石头砸面前的这个混凝土地面被张海制止以后,魏一鸣就对这部分混凝土地面的浇筑的质量产生了怀疑,他让周世民去找工具来,要取混凝土样本带回去检测。

    原来以为魏一鸣他们来工程上检查就是用眼睛看看,听听汇报,走走过场就算了。没有想到事情并没有像想像的那么简单。魏一鸣居然真要动手取材料,来了个实打实的检查。

    看到这种情况,周世民心里暗暗庆幸自己昨天晚上没有听张海的话,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当周世民看到魏一鸣铁了心的要检查他们的工程质量时,他趁自己和魏一鸣说话的间隙偷偷给张海使了一个眼色。意思就是让张海赶紧启动昨天晚上两人设计好的搅局项目。

    看到周世民给自己使眼色,张海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他转身就到了没有人的地方给大刚子打去了电话。

    “喂,大刚子,你在工地上吗?”张海拨通电话后着急的问道。

    “在啊,上班时间我不在工地上能到哪里去,有什么事情吗?张老板。”大刚子没有正形的问张海说。

    “大刚子,现在县里来的领导对我们的工程项目检查得很是认真,他们要对我们昨天晚上突击的工程项目进行检测呢,你赶紧按照我们昨天晚上说的事情去做,动作要快!”张海着急的对大刚子说。

    “张老板,你就放心吧,不就是演戏给县里的领导看吗,我肯定能演得很像样子,让别人看不出来。”大刚子对张海说道。

    “好了,好了。你们快点吧,就不要给我吹牛了。”张海对大刚子不耐烦的说道。

    就这样,在张海的授意下,一会儿时间一场闹剧就上演了。周世民看到大刚子追着另外一个工人向魏一鸣这边跑来的时候,他的心里高兴极了。借着这个机会,他不断催促着魏一鸣离开工地。

    让周世民没有料到的是魏一鸣这个年轻的副县长并不吃他的那一套,他还要自己先处理好工人斗殴的事情。由此可见魏一鸣在处理事情上他考虑的不是自己,他是把群众的事情放在了前面。没有办法周世民只好让张海先装模作样的去制止大刚子追打另外一个工人了。

    事情就是那么的巧,这也叫人算不如天算吧!

    在张海让大刚子站住把事情说清楚的时候,大刚子无意间把用来演戏的道具木棍用力在昨天刚刚为了糊弄检查而突击浇筑的混凝土地面上一插,居然把地面插了一个洞。

    现在在场的这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不要想就知道了这个混凝土浇筑的地面质量如何了。刚才张海不让冯文凯用石头砸地面的答案大家也清楚了。

    大刚子的这随意一插木棍就能把混凝土地面插穿,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会傻到认为大刚子是有功夫的,才能用木棍插混凝土地面像插豆腐一样容易的。

    看到发生了这种事情,周世民不骂张海才怪呢。

    张海在众人面前被周世民大骂,他也觉得很没面子,很窝囊,所以他就把火发到了大刚子的头上。

    “大刚子,你他妈是怎么给我保证的,事情都叫你给搞砸了,你他妈拿根木棍做什么啊,吃饱了撑着了?”张海对大刚子就是一阵臭骂。

    “妈的,老子不陪你们玩了,我不演了。你居然骂我,我大刚子难道演的有问题吗?是你们的浇筑层太薄了,我怎么知道呢?”大刚子人虽然粗些,但是他是个孝子,听张海骂他的妈妈,他也发火了。

    大刚子起得一下子拔出了木棍,用脚一跺地面,随手就把木棍就扔向了江边的防洪墙。

    大刚子的一通闹,没有想到事情更糟了。被大刚子跺过的混凝土地面处露出了一个大洞,而木棍也刚好砸中了灵犀江江边防洪墙上露在外面的钢筋上面。

    说来也奇怪,那刚才还好好的露在防洪墙上面的钢筋被木棍一下子就给砸得掉进了江水中。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里面有故事,如果钢筋是从防洪墙的根基一直浇筑上来的怎么可能会一根木棍就给砸掉呢?除非这露在我们的钢筋是为了应付今天的检查做假放在墙头上的。

    现在站在灵犀江江岸加固工程项目工地上脸色最难看的就算周世民了。他现在是死的心都有了,没有想到自己昨天算来算去,就没有算到今天的戏会演砸了。大刚子的一番话等于是把他们昨天的安排,全都告诉了在场的人。

    “刘主任,这个工程项目究竟是怎么回事情,你给我解释解释吧。你不是告诉我这个灵犀江江岸的加固工程是我们北陵县的一个很有名气的企业承接施工的吗?难道这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双惠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吗?”魏一鸣双目紧盯着刘家强问道。

    看到眼前的情况,刘家强也知道事情搞大了。他脸色发白,气得浑身发抖,自己昨天还通知了他们说魏一鸣要来检查,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就这样准备的。

    “周世民你们双惠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就一直是这样在外面做工程的吗?你给我说说,否则你今天不用想过关。”刘家强声嘶力竭的对周世民叫道。

    “各位领导,我们不是双惠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我们是帮他们公司在做灵犀江江岸加固工程项目的建筑队。”周世民见今天的事情是过不了关了,就老老实实的对魏一鸣他们实话实说了。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刘主任你们这是把北陵县老百姓的血汗钱不当一回事情。你们要对这件事情负责。”魏一鸣看到眼前的事情,又听到周世民的话,他不禁勃然大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