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1360章 利益交换
    听了向进强的问好,马有文和朱兴国都显得有些尴尬。他们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向进强的话了。

    “怎么,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不要有什么顾虑,今天既然到我这里来了,有什么话你们就不要有什么顾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向进强看到马有文和朱兴国的样子,鼓励他们说道。

    “向县长,你既然让我们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那我就直接说了。我们找到宁书记说了我们的想法,不是宁书记不同意我们的做法。而是宁书记知道这次灵犀江江岸加固工程的质量检查是由魏一鸣县长负责的,宁书记他说魏一鸣县长办事情太认真了,他没有办法能说通魏县长。最后他说你向县长是个做事情比较灵活的人,再加上向县长,你才是灵犀江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工作的真正负责人,所以宁书记蔡建议我们能来和向县长聊聊,希望得到向县长你的指导。”朱兴国看看马有文不说话,他只好对向江强说了。

    “哦,宁书记他觉得自己搞不定魏一鸣县长,难道我就能说得动他吗?魏一鸣县长可不是一个你说什么,他就听什么的人啊。我怕我也搞不定他啊。”向进强好像有些为难的对马有文和朱兴国说道。

    “向县长,你的能力我们北陵县的老百姓有几人不知道啊,你去和魏县长说说,我们相信他一定会听你的话的,还请你多辛苦一下了。”朱兴国对向进强说道。他一边说着,一边就站起了身体走到了向进强的办公桌旁边,把一张银行卡放在了向进强的办公桌上。

    “你这是干什么啊,朱总,你这样做就好像我就是为了你给我送礼才为难你们似的。不需要这样的,真的,朱总你还是拿回去吧。”向进强把办公桌上的银行卡往外推了推说道。

    “向县长,你看你说的,我们怎么会那样想呢?这银行卡里也没有多少钱,就是请你喝喝茶的。你就不要再推辞了。”朱兴国对向进强说道。

    “哦,给我喝茶的?马总,朱总,你们不能只是想到请我喝茶啊。宁书记可是负责灵犀江江岸加固工程项目的领导啊,你们是不是也请宁书记喝过茶了。他既要负责工程项目的招标工作,还有为你们现在出现的工程质量问题想办法,你们对宁书记可不能薄哦。”向进强对马有文和朱兴国说道。

    “向县长,宁书记他那里我们知道的,我们不会忘记他对我们的帮助的。”马有文说道。

    “哦,是吗?这么说马总和朱总对宁书记那边已经有过安排啦。”向进强眯着眼睛对马有文和朱兴国说道。

    马有文是个久在江湖混日子的角色,他听向进强现在不谈他们最关心的灵犀江江岸加固工程项目上出现的质量问题,而是老在是不是自己给宁清河送礼的这个问题上兜圈子,就感觉到向进强和宁清河的关系不是太融洽的了。这个向进强老是想知道宁清河的事情,但是也不说明了,听他的话好像他向进强对宁清河还很关心的样子。

    马有文心里隐隐感觉到向进强是想通过自己来掌握宁清河的黑幕,看来这个向进强不单纯。想到这些,马有文知道今天找向进强谈灵犀江江岸加固工程项目质量问题的事情应该能取得比较好的效果了。

    官场上讲究的利益交换,你要找领导办事,要是你有后台,那你的事情就会一路绿灯,领导会积极的帮你把事情办好,因为领导还想通过你找到你的后台为他多说好话,给他的仕途带来辉煌呢。如果你没有权也没有势,那你就只能是提钱来见了,当然了日后再谈也是可以的。

    今天马有文既给向进强送了银行卡,现在又从向进强的话音里听出来他想通过自己抓到宁清河的小辫子,在这双重利益的诱惑下,自己今天找他谈事情哪里还有不成功的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虽然宁清河在招标上帮了自己的忙,但是自己也给他送了他应该得到的那一分东西了。现在自己在灵犀江江岸加固工程项目上出现了问题,宁清河却不是太愿意给自己出多大的力气了。马有文觉得宁清河作为一个县委书记只要他想出来为自己说说话,那自己还需要像现在这样再多花钱来求爹爹拜奶奶的吗?

    为了自己能在灵犀江江岸加固工程项目上少损失一些,马有文心里已经有了要和向进强偷偷合作一把的打算了。

    “呵呵,向县长,我们有些话也不能随便多说的,你说是不是呢?如果我做过的事情随便乱说,以后谁还会信任我们呢?”马有文对向进强说道。

    “哦,对,对。马总,我也没有其他意思,就是关心一下宁书记嘛,你在我们混的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有付出了,就要有回报嘛,你说是不是?我说得直接点,那就叫利益交换吧。”向进强说道。

    “向县长,我懂的。我明白你的意思。”马有文说道。

    “哦,那就好。马总啊,既然这么说,我向进强也不能为你们做什么事情,那你们还是把这长银行卡拿走吧。你们应该继续和宁书记搞好关系的。我相信宁书记不会不管你们的事情的。”向进强再次把办公桌上的银行卡推给了朱兴国。

    “向县长,我们这次来真的是请你为我们在灵犀江江岸加固工程项目出现的质量问题上帮帮忙的。向县长你就帮帮我们吧。”朱兴国看到向进强的样子他心里可着急了。

    看到朱兴国着急的样子,马有文心里感觉到朱兴国还是年轻了一些,朱兴国还没有看到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呢。马有文知道向进强之所以再次推回银行卡是对他马有文不肯告诉向进强给宁清河送了多少礼的行为的一个抗议,这也是马有文能想到的。

    既然马有文已经准备和向进强合作来保证自己公司的利益了,那他为什么还不告诉向进强宁清河的事情呢?这就是马有文的老道之处了。

    马有文如果在向进强刚刚向他暗示想知道宁清河的背后的事情,他马有文就竹筒里倒豆子,什么都说给向进强听了,那他向进强还敢相信马有文吗?那自己还怎么和向进强以后进行深度合作呢?这就是马有文这个老江湖的狡猾之处。

    “呵呵,向县长,我们是做企业的,我们要保证我们的经营方面的利益的。如果向县长能帮助我们双惠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度过眼前的难关,我们愿意和向县长你加强今后的深度合作,只要你需要我们公司做什么,我们会好好配合的。我们公司在北陵县境内,向县长不会担心我们的信誉吧。至于这个卡,向县长你就不要和我们再推来推去的了。这本来就是你的,我们没有送给你什么。”马有文对向进强说道。

    “好吧,既然你们为了灵犀江江岸加固工程项目的事情这么上心,我就帮你们给魏县长那里说说看吧。这也算是我们的合作吧。”向进强对马有文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