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11章 大唐李青莲,傲骨犹在
    李汝鱼回家。

    却见王寡妇穿着她“凤冠霞帔”,大咧咧的盘腿坐在阶沿,虽然不再是那身嫁衣,但这凤冠霞帔还是让人感觉尴尬。

    大安王朝征税之后,有了些钱,从顺江集买回布料自己染了色。

    然后按照宫室规格,大安天子孙鳏夫、皇后王寡妇等人纷纷制作了朝服,王朝勋贵的架势越来越足——如果不看气质的话。

    王寡妇腿上还有件大黄的袍子。

    看见李汝鱼和小小,王寡妇爬起来笑道:“哟,咱们的太子回来了。”

    紧紧拽着小小,李汝鱼认真的摇头,“我不是太子,我只是扇面村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王婶儿你当年也接济过我,我也感恩,所以请不要让我为难。”

    王寡妇嗯了一声,终究是觉得有些不好,“可这是陛下他们的意思,汝鱼你也别拗了,惹急了他们,今后你在扇面村可怎么过哟。”

    说完丢下手中的黄袍,匆匆离去。

    走了许远,回头看了看院子里的青梅竹马,叹了口气……

    婶儿也不想。

    可是婶儿一个半老徐娘,要活下去啊。

    李汝鱼拿起王寡妇丢在阶沿上的黄袍,顿时哭笑不得……竟然是太子制式袍服,感情不管自己愿不愿意,这个太子都当定了?

    孙鳏夫三天后要征用私塾,李汝鱼不知道如何是好。

    两人坐在阶沿。

    屁股下便是那大黄的太子袍服。

    小萝莉双手支肘,脸蛋儿被挤在一起,小丑小丑的。

    脆生脆气的道:“我给娘说了,她说一定要保住私塾,还说要去找李二蛋和陈二狗的爸妈说,大家一起来保护私塾。”

    李汝鱼心中一动,伸手捏了捏小萝莉的脸蛋儿:“我媳妇儿就是有才呢。”

    小萝莉便呵呵的笑。

    一脸得意。

    李汝鱼起身就跑,“小小,你早些回去。”

    小萝莉站起来追,跟着李汝鱼身后,哇哇叫唤着鱼哥儿等我呢我也去……

    ……

    ……

    书声朗朗,夫子背手教书,孩童一字一句跟读。

    李汝鱼依然在树下劈棍。

    远处走来一大群人,身着大黄龙袍的孙鳏夫,穿着凤冠霞帔的王寡妇,着蟒袍的黄豆根,以及皆身着娇艳官服的李四斗、赵二狗、二混子……

    大安王朝倾巢而出。

    只不过那些官服上的龙凤麒麟什么的,龙如爬蛇凤如走鸡蟒似蛇鳅麒麟类羊牛,着实不敢恭维。

    李汝鱼收了棍,来到窗口,“夫子,孙鳏夫他们来了。”

    李夫子示意学童继续,双手捏书背在身后,气定神闲的出来,看着齐聚私塾门前小广场的大安王朝各位勋贵,一脸落寞。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斗酒诗三百一剑破甲士的李青莲,竟然沦落到要和这等乡野愚民一般见识,而且还有些无奈……

    孙鳏夫上前,“李夫子,好话已经说了几箩筐,今天你们必须离开!”

    李夫子哦了一声。

    身为一朝天子,被李夫子一个酸儒如此无视,孙鳏夫恼羞成怒,怒道:“赵将军、二混子将军,赶人,把所有娃娃赶出来!”

    赵二狗手持猎弓,二混子手握猎刀,嘿嘿笑着上前。

    李夫子站在门口,云淡风轻中却有狂傲之色:“谁敢!”

    赵二狗和二混子回头看孙鳏夫,孙鳏夫挥挥手,“动手,倒叫他知晓我大安王朝的国威所在!”

    王寡妇上前两步,“夫子,你就退让一步,等些时日我们再征税修建私塾,孩子们也就委屈一段时间,况且他们也没读出个秀才来,这书啊……读得没意思。”

    李夫子盯了她一眼,然后看着李四斗,“你家孩子还在里面读书罢?”

    李四斗翻了翻白眼,“换个地方一样读,反正考不起秀才,能记账就好。”

    李夫子又看向大安王朝的宗正黄豆芽,“你孙子年前才来私塾,现在已能熟读三字经,你忍心?”

    黄豆芽闷声闷气,“三字经又不能当饭吃。”

    李夫子看向人群里的勋贵,一脸痛惜,“扇面村远离顺江集,祖祖辈辈在此躬耕,千百年来无一读书人,我自远方而来,设塾授书,但望有朝一日这村里也有诗书文墨气,也能出几位翰林才子,写出名垂千古的诗句,绘出倾尽天下的名画,论政朝堂养居京都,那才是真正的光宗耀祖,你们如此,是光宗耀祖么?”

    “大凉有那沙场醉染血的千秋名将,亦有笔墨弄朝堂的青衫文士,尔等愚钝乡野,千年以降不知道文墨何物,也便罢了,看看你们自家的孩子,难道还要让他们重蹈尔等覆辙,大凉王朝很大,江山万里锦绣,难道就不想在有生之年,父承子贵去那繁华京都见一见这大好河山?”

    “你们是在自毁长城!”

    有孩子在私塾读书的勋贵们面面相觑。

    李夫子长叹了口气,“都走吧,不要影响孩子们读书。”

    有人生出了退意。

    孙鳏夫见状不妙,怒道:“莫要听他妖言惑众,把夫子拉下去,这李夫子教导了十年,咱们扇面村连个秀才都没出,他显然是个骗吃骗喝的假读书人,过些时日咱们去顺江集请几个真正的秀才回来,必然让我扇面村出几个文墨状元!”

    吃多了甜头的镇国大将军二混子立即上前。

    李汝鱼抢身护在先生面前,手握木棍如执剑,冷冷的盯着二混子。

    二混子愣了下,旋即恼羞成怒,“李汝鱼,别以为我们给你太子位置,你就真觉得自己是太子了,信不信老子把你丢河里喂鱼去!”

    说完挥着猎刀上前。

    李夫子冷哼了一声,拉开李汝鱼,从他手上拿过木棍,望着蔚蓝天穹,轻声说道:“汝鱼,我教你劈棍,实则劈剑,剑道持久非一日冰寒,今后若夫子不在身边,你也宜坚持不懈,终有一日,你也能如夫子这般——”

    手握木棍,便如执剑。

    “一剑破甲士!”

    但得北冥大鱼在,青莲凋谢又若何?

    李夫子一身青衣倏然张扬,满头黑发无风自舞,私塾之畔骤然起风,吹起众人衣衫猎猎,万里无云的晴空,倏然间有闷雷滚滚。

    执剑起惊雷。

    李夫子立于门前。

    如山。

    如剑。

    慨当以慨,仰首望天,“自盛唐来大凉,我剑归鞘望山川,文墨藏怀不染血腥气,今日我且看,这惊雷何落,今日我且看,这一腔青血,是否能叫这一村圣安!”

    话落,衣衫如猎。

    疾风如刀割,沁骨似数九腊月冰寒。

    刺骨。

    大唐李青莲,傲骨犹在。

    ps:本章还有个名字,《文墨藏怀不染血腥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