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43章 长的美,就别想的更美
    “我不同意!”

    很重的语气,之后又一字一顿,“我——不——同——意!”

    落地铿锵。

    ……

    ……

    日落西山红霞飞,意味着明日又会是个晴朗天时。

    山野间已起薄雾,随风飘荡着朦胧着,宛若给这片茫茫群山遮上了一群面纱,倦鸟归林,偶尔响起群山之间回荡着的野兽咆哮,世外桃源的风光醉人心。

    前往顺江集购买年货的人陆续归来。

    受不了来回一百二十里山路之苦留在村里的孩童,哇哇叫唤着迎接归来人,从父母手中接过辛辛苦苦六十里山路带回来的冰糖葫芦之类的糖食喜笑颜开。

    此刻的扇面村是鲜活的、世俗的。

    夫子和小小以及赵长衣也归来。

    赵长衣很辛苦。

    夫子买年货,实际上是买酒。

    一大坛子老酒,沉重的压在他肩上,按说以赵长衣的性格,就算是夫子,也无法迫使他做什么事情,但是小小发话,那又另当别论。

    是以赵长衣身体虽然苦,心里却乐。

    小小这是不拿我当外人呢。

    况且夫子也没办法,小小才十岁,来回一百二十里山路,根本不可能走完。

    于是乎,小小在往返途中,大半行程坐在了夫子肩上。

    这让赵长衣很惊心。

    十岁的小小,虽然比起寻常女孩要瘦弱一些,但怎么着也得有五十斤,除去险峻之处夫子拉着她走,大部分归途都是夫子肩背。

    然而夫子似乎游刃有余。

    大凉一般的游侠儿没有这个体力,就是那些潜龙于渊被征召到北镇抚司的高手,也没几个能如夫子这般轻松。

    夫子果然不是寻常人。

    走入院子里,便发现气氛诡异。

    谢方垂首垂手,一脸恭谨。

    小小她娘周婶儿坐在夫子的椅子里,如坐针毡,有些拘束。

    李汝鱼颓然的靠在门槛边坐着,脸色如黑冰,双目透过院墙望向远方,有些茫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声响,也没动静。

    赵长衣笑了起来,该来的总会来。

    谢方是陈郡右谢一脉,当朝吏部尚书谢琅府上的管事,实际上他并不姓谢,只不过这些年在府上尽心尽力劳苦功高,在谢琅的提议下,陈郡谢氏的谢老太爷焚香沐浴上告祖祠,赐他谢姓,入族谱。

    如此便是谢家人。

    谢琅出身右谢,原本是没有这个影响力,不过随着他仕途青云,如今的谢琅是陈郡谢氏双壁之一,让谢老太爷赐姓一事,便成了小事一桩。

    今时今日的谢琅,不仅中兴右谢,更是整个陈郡谢氏的鼎柱之一。

    谢方来扇面村寻人。

    扇面村只有一个姓谢的人:小小她娘。

    虽然这当中的曲折,尽是豪门世家腌臜事,自己也不了解,但这是好事。

    小小她娘回京都尚书府,小小会留在扇面村?

    而自己早已办完女帝陛下密旨事宜,早该回京都复命,之所以留在扇面村也是为了小小,现在她母女要回京都,对自己而言简直天大好事。

    如此,李汝鱼便鞭长莫及。

    如此,自己便近水楼台。

    没有了李汝鱼这个青梅竹马的情敌,再加上小小的身份,自己回到京都后找女帝陛下运作一番,陛下赐婚的话,谢琅会很高兴看到这个局面的吧。

    门当户对,郎才女貌。

    陈郡谢氏,于情于理,都没理由拒绝这种政治联姻的好事。

    所以,赵长衣喜闻乐见。

    挑衅的看了一眼李汝鱼,发现这货依然在茫然,成就感顿时失落不少,不过还是嘚瑟的放下酒坛子,跑到李汝鱼面前翘起了尾巴来。

    看见没,你完了,小小迟早是我的。

    堂前王谢燕,岂能轻入寻常百姓家。

    李汝鱼看了他一眼,猜到了他心思,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赵长衣,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想说,只是没找着机会。”

    赵长衣哈哈笑了一声,“说来听听。”

    李汝鱼深呼吸了一口气,“其实我一直觉得你长得还不错,甚至有些俊秀的美。”

    赵长衣大乐,“这是夸奖么,我就当是了。”

    李汝鱼旋即冷笑,倏然间寒意扬起,“所以,你长得有点美,就不要想的更美。”

    赵长衣哦了一声,尴尬的笑了笑。

    至于李汝鱼那有意张扬起来毫不掩饰的杀意,只管忽略了去……倒越发欣赏他,自从这家伙杀了孙鳏夫后,身上便有了那种游侠儿的血腥气质。

    要知道这货才十四岁。

    也知道李汝鱼不是吓唬自己,他可能真的想过拔剑劈了自己。

    不过……自己会怕?

    赵长衣心里哂笑了几声,这大凉天下啊,能杀自己的人很多,敢杀自己的人很少。

    嗯,李汝鱼这货似乎算后者。

    敢杀,但他能杀?

    夫子将小小从肩头上放下,周婶儿立即起身,“夫子,您坐。”

    夫子也不推辞,坐在椅子上,一旁的谢方欲言又止,旋即想到夫子是小小的老师,就算小姐是陈郡谢氏,但尊师重道也无不可。

    便忍了去。

    实际上作为读书人,谢方还是很欣慰。

    读书人本就该受尊重。

    夫子看了一眼脸上犹有泪痕的周婶儿,点点头,“都知晓了。”

    周婶儿擦了擦眼角,点头。

    夫子叹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坐在门槛边一言不发的李汝鱼,眼神里有些忧伤,青梅竹马就要这么拆散了么……

    “也不急在一时,春节后再走罢。”

    汝鱼,为师能为你做的,仅是为你多争取些许时日。

    这话是对谢方说的。

    谢方看了看小姐,见小姐不做声,便只好应道:“夫子说了算。”

    很有些困乏的小小拉着周婶儿是手,一脸诧异,“娘,都知晓什么了?夫子说春节后再走,又是怎么回事,夫子要离开了吗?”

    周婶儿蹲下来,捧着小小的脸,未语泪先流,“小小,外公想我们了。”

    小小愣住。

    许久许久,才侧首看了一眼不远处如木雕一般的鱼哥儿,然后扭头看着娘亲,青涩的眸子里涌出一抹不甘,“所以,是我们要离开了?”

    外公外婆是谁,小小不知道。

    但当初孙鳏夫说要把娘抢去的时候,娘打算带自己离开,说去找外公,小小就知道,在外面的世界娘还有个家。

    周婶儿点头,一脸温柔,“是啊,我们该回家了。”

    周小小看着夫子。

    夫子也点头。

    周小小又看谢方,谢方一脸温和笑意,却又带着恭谨,“老爷很想你们。”

    又看李汝鱼,鱼哥儿却避开了眼神。

    小小咬着嘴唇,许久才道:“我不同意!”

    很重的语气,之后又一字一顿,“我——不——同——意!”

    落地铿锵。

    小小很认真。

    认真的小小如秋月。

    清高而冷。

    ps:章节名借用了《将夜》里的一个剧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