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自己雷劈而不死。

    父母,婆婆爷爷四人皆被雷劈死,这大凉天下,除了坐镇临安大内而章国的女帝陛下,大概而没有人比李汝鱼更关心异人的事情。

    这也是李汝鱼逃了几次后接受命运,待在江秋房的原因之一。

    身在北镇抚司,总会有机会接触更多异人。

    是以对《大凉搜神录》这种禁书极其关注,总觉得里面没准会有关于异人的秘密,只不过认真看完后依然无所获。

    李汝鱼便将视线转移到书作者身上。

    大凉女帝为了对付异人不遗余力,一手组建起北镇抚司这种游离在大凉律法之外的铁血机构,竟然还有人敢写出禁书《大凉搜神录》,而且全国发行,着实匪夷所思。

    纵然女帝陛下着令相关官员彻查,也找不出蛛丝马迹。

    这其中运行的背后,应该有着极其恐怖的能量,也许关系着政治博弈——毕竟女帝陛下章国不明不白,大凉皇室中心怀异端的不在少数。

    若非女帝陛下登基后立顺宗那个年幼的嫡长子为太子,以此安抚赵室人心,这永安盛世怕是难以出现。

    李汝鱼不关心政治。

    写出《大凉搜神录》的“七十一贡生”究竟是谁,知晓如此多异人事迹,有没有可能就是北镇抚司内部的人。

    否则民间人物,怎么可能有这等见识。

    有人敲门。

    獐头鼠目的短襟汉子,身形瘦弱一阵风能吹倒,脸上挂着猥琐的谄媚笑意,贼眉鼠眼的跑到老铁身边,“铁爷,有消息,大消息!”

    老铁不着痕迹的将《大凉豆蔻、芳华录》放到一边,摸摸索索的拿起旱烟杆,填着烟丝,然后掏出火折子点烟。

    整个过程一语不发。

    猥琐汉子便从老铁手中拿过火折子,弯着腰恭谨的为他点烟,“铁爷,真的是大消息。”

    老铁砸巴出一口浓烟,吐成一串连环,颇有得色,这没个十年功夫可是做不到的,却又禁不住咳嗽了几声,这才不急不慌的操着蜀中口音道:“三老鼠你个龟儿子,江秋州风平浪静,能有什么大消息,你龟儿子又来骗线钱,要知道凡事皆有不过三的规矩,况且银钩赌坊的赌债你这辈子都还不完,早些滚出江秋州,没准还能留得小命,你真以为银钩赌坊大当头王吉是慈悲菩萨不成?”

    三老鼠嘿嘿贼笑,浑身上下透着希望,“这不是有铁爷您嘛,王吉也知道我是跟着您做事的,哪会太难为小的,铁爷您别不信,只要我手气好一次,我就能连本带利赢回来!”

    老铁哂笑了一声,十赌九骗。

    “说吧,什么消息。”

    李汝鱼对此不感兴趣,从老铁屁股后面拿过《大凉豆蔻、芳华录》有一页没一页的翻着,百无聊赖的打着呵欠。

    三老鼠四下看了一眼,“铁爷,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咱们的徐知州在调查——”

    “噗!”

    血花漾起。

    强势的惯性将三老鼠推倒在地,匍匐在老铁大腿上,根本没来得及再说出一个字便气绝身亡,犹自睁大的眼睛里充满茫然,逐渐失去生气。

    一枚弩箭,大半没入其背,贯入心脏,鲜血沁出瞬间染红衣襟。

    箭尾犹在轻颤。

    李汝鱼一把甩飞手中书,抓起椅子旁的绣春刀,右手按住腰间夫子送的剑,就欲冲出院门,却被老铁一把按在地上,“龟儿子找死啊!”

    李汝鱼醒悟过来。

    鬼知道凶手走没有,贸然冲出去,若是有弩箭射来,自己就是一个移动箭靶,只会步上三老鼠的后尘。

    两人匍匐在椅子旁,借助三老鼠的尸体掩护。

    许久,门外小巷响起卖货郎的吆喝声。

    老铁这才翻身爬起来,“起来吧,凶手走了。”

    李汝鱼不解的问道:“不追?”

    老铁翻了个白眼,懒得和李汝鱼解释,翻了翻三老鼠,发现已经死透,叹了口气,“龟儿子扫把星啊,一来就出事。”

    龟儿子是蜀中人骂人的口头禅。

    李汝鱼听出来老铁是在说自己,顿时恼道:“与我何干!”

    老铁犹豫了下,还是说道:“沈炼被调走了,璧山大令暴病而亡,顺江集里正黄岐失足落水,这些事都是你出现之后发生的,你说和你有没有关系?”

    李汝鱼震惊莫名,不动声色的道,“沈炼调走关我什么事,我又不认识他,自始至终我在长陵府西卫十三所就只喝了杯茶,你说的这个沈炼我根本没见过。”

    却不提璧山大令和里正黄岐的死。

    显然这是赵长衣手笔,只是心中也在奇怪,赵长衣为何要杀这两人?

    老铁也一脸莫名其妙,那就诡异了。

    昨日西卫十三所飞鸽传书,沈炼亲笔手书,说他将调往京都临安,升职副千户,掌管北镇抚司放置档案的春楼等琐碎事宜,明升暗降,还让自己好生盯着李汝鱼,说可能有人要对他下手。

    自己的线人又传来消息说璧山大令暴病身亡,顺江集一个里正失足落水青衣柳江后尸体都找不回来。

    但李汝鱼的样子不像撒谎。

    既然他不认识沈炼,沈炼为什么对他如此关心——很难不把沈炼明升暗降的事情和李汝鱼入职江秋房的事情联系到一起。

    这个十四岁少年究竟惹到了什么大人物?

    难得认真的板起脸,“你究竟是谁?”

    李汝鱼心中一跳,莫非老铁猜到了什么,不带丝毫犹豫的道:“李汝鱼,璧山县辖区扇面村的一个孤儿,你若不信,可以去走一遭。”

    最好的谎话,是七分真三分假。

    老铁眼睛一紧,然后一副得意的神色,“其实老子早就知道了,江秋州什么事情瞒的过老子?”

    又长出了一口气,“这就难怪了。”

    难怪璧山大令和顺江集里正黄岐都死了,是那位闲安郡王的手笔。

    也难怪会有今日事。

    而朱七殉职,这算不得大事,北镇抚司的一个总旗而已。

    但赵长衣这个大凉最没权势却又最有权势的郡王去扇面村带个孤儿回来,安置到西卫十三所下辖的江秋房,难免会让京都临安那边有些大人物生疑,尤其是那些关心大凉下一任龙椅何落的赵室王爷们,安排些手笔试探一下便是情理中事。

    甚至杀了李汝鱼都很正常。

    自己接了个烫手山芋。

    沉默了许久,老铁倏然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动声色的退了几步,一手按在腰间绣春刀上,眸子冷冽,浑身紧绷如弓张,迟缓而凝重的轻声道:“你喜欢看的《大凉搜神录》中,有一篇关于扇面村李长顺的事,那是大凉境内出现的第一批异人,我掌江秋房多年,对扇面村也有诸多关注,早些年扇面村出现过不少异人,难道你也是?”

    否则说不通,赵长衣为何会将一个毫无干系的孤儿带出来,安置到西卫十三所里,还让沈炼盯着。

    腰间绣春刀随时出鞘。

    气氛骤然凝滞。

    虽然春日懒散,李汝鱼和老铁却都感觉浑身汗毛倒竖,无风却有刮骨感。

    杀意激荡如秋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