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56章 夜里长蛇
    杜春明脸上堆起职业的笑意,“两位客官里面请,是要住店还是打尖?”

    站在前面年轻男子轻声道:“住店,也吃饭。”

    杜春明立即出门,“那两位里面请,我先将您们的马牵到马厩,对了,客官,马儿过夜,草料的话三文钱。”

    说完去牵马。

    却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女扮男装的女子。

    身材真心好,那屁股一看就好生养,估摸着比自己婆姨还好生养,自己那婆姨能生双胞胎,这女子生个三胞胎没难度的罢。

    这个游侠儿好福气。

    屁股好生养的另外一个意思,就是床笫之欢时会很销魂。

    女扮男装的女子似乎感觉到杜春明在盯她背影,不自然的扭快了几步,先一步进门,走到角落里坐下,这才有了安全感。

    杜老三来到两人桌前,“两位客人吃点什么?”

    白衫男人将斗笠摘下,又将腰间长剑放在桌畔,这才抬头笑道:“来几个家常小菜,两壶酒意思意思,快些罢,时候不早了。”

    杜老三暗惊了一声,好个俊俏游侠儿。

    面皮白净水嫩,几无瑕疵,春柳眉颇有几分斯文秀气,双眼皮下的眼眸总是含情脉脉般的温柔,挺翘鼻梁增添了些许的利落英姿。

    垂鬓如柳,端的是风流倜傥——如果不是眉角那一道伤痕。

    男子眉角处,有寸长不知是刀伤还是剑伤留下的黑痕,在完美的脸上烙下一丝瑕疵,如龙走蛇,为他平添了三分霸气。

    飘逸气质里显犀利。

    杜老三应了声,去后厨吩咐。

    李汝鱼一直在认真吃饭,此时抬头看了一眼,恰好看见两人摘下斗笠,然后愣了下。

    女扮男装的女子,身影有些熟悉。

    那女子恰好也有些惊魂未定的四望,和李汝鱼视线相接,明显愣住。

    有些熟悉啊……

    江秋湖畔,太阳刚西落时分,江秋知州徐继业负手站在听蛙榭里。

    面前是翠绿入人心的碧波春莲。

    徐继业很喜欢这座临湖的宅邸,尤其喜欢临湖苑。当初从通判补缺江秋知州后,前任知州便半卖半送将这座宅子贱卖给自己,也算是个人情。

    这几年又刻意打造了一番,等自己高升后,这座宅子的价值必然翻倍。

    就算不卖,留作祖业也是好的。

    临湖苑占用了江秋湖面积,借助天然水势,在湖面修建亭台栈桥,水榭歌台,是府中过节时分家人饮酒赏舞的场所。

    仅是这临湖苑的打造,就足足花费了万两会子。

    此刻碧波荡漾水润天长,春莲初绿,极目望去心旷神怡。

    徐继业的心情很好。

    从接到临安那位大人物的飞鸽传书,自己便在布局,江秋房的李汝鱼也一步一步走进了自己的局中,今夜之后,所有事情尘埃落定。

    之后,便是秋歌南去盛世临安,成为一位郡王妃子。

    而自己过不了多久便能高升,不说入京为官,至少一府之首。

    只不过唯一没料到的是,女儿徐秋歌竟然跟着那游侠儿私奔,简直败坏门风,若是被临安那位大人物知晓,自己这几年的经营都将功亏于溃——赵室王爷可不会娶一个跟别人私奔的女子。

    一念及此,徐继业便怒不可遏。

    为父辛辛苦苦为你经营数年,自小教你琴棋书画,甚至重金从临安请来官宦人家府上当过管事的婆子来教你临安那一方的礼仪风情,不就是希望你有一个富贵人生。

    难道你真以为《芳华录》是你自己悬名上去的?

    没有的事!

    为了让你悬名《芳华录》,那位翰林院“术艺”供奉言笑晏晏间便拿走了为父三千两会子,这才有了那十几张美轮美奂恍若仙子的画像。

    礼部、翰林院、鸿胪寺负责四录事宜的官员,为父也着人送去了近两万的会子。

    否则《芳华录》那么好悬名?

    大凉天下,不知道多少官宦人家的小姐们削尖了脑袋想挤上芳华录,若非为父是江秋知州,若非我徐家在临安还有点人脉,否则就算有钱也办不成这事。

    好在事情并非到了不可遏制的地步,一切依然尽在掌控之中。

    先前担心老铁会坏自己大事。

    不过自己多想了,或是沈炼的调职给了老铁压力,从始至终他都在旁观——北镇抚司虽然强势,但那是在异人一事上。

    真要涉及政治上的斗争,北镇抚司还是会被女帝打压。

    这是朝野之间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实。

    临湖苑门口有人急奔而来,短襟黑色紧身衣,背负双剑,戴了斗笠,看不清容颜,来到徐继业身后,抱拳弯腰,“二爷,李汝鱼入住双鹿镇平安客栈。”

    徐继业在徐家拍行老二。

    闻言点点头,“小姐呢?”

    黑衣人恭谨答道:“也在那处客栈。”

    徐继业愕然了刹那,旋即嘴角浮起一抹笑意,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游侠儿的气节?笑话而已!”

    沉默了一阵,“人都好了?”

    黑衣人点头,“回二爷,万事俱备。”

    徐继业满意的嗯哼了声,“江秋房那边,老铁可有异动?长陵府那边,柳向阳还没有赶到?”

    黑衣人思忖了一阵,才道:“老铁一直在喝酒,看不出有什么异动,他的那些线人也都安静的很,似乎真的不打算插手这件事,至于长陵府西卫十三所那边,据传来的消息,从广南西路调职过来的柳百户不知道在路上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原本昨日就应该到的,却还没影踪。”

    徐继业头也不回,望着落日余晖下,翠绿中荡漾着金芒的江秋湖,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吟道:“江秋湖的美景,今后怕是不多见了。”

    落霞孤鹜平水乡,秋莲碧波暮色漾,若得一朝春风起,人间便得三月裳。”

    话语里满满的都是意气风华。

    江秋如大凉,而我徐继业,便将是那三月裳!

    今后,且去他处看风景。

    终有一日,我将荡舟西子湖畔,看那歌舞不休。

    临安风景更妖娆。

    头也不回的挥挥手,“立即准备出发,对外就说徐府大小姐被流寇劫掠。”

    不能再拖,迟则生变。

    柳向阳为何迟了行程,徐继业隐然觉得是那位闲安郡王的手笔,好在沈炼被调职,老铁不愿意插手,主动权依然在自己手中。

    况且,就算老铁要护犊子,自己这么多人,难道还会惧怕他们两人?

    片刻后,十余徐府扈从跟随在徐继业身后风驰电掣出府。

    同一时间,江秋官署前聚集的二十州兵,亦各自上马,在西城门汇合后,踩着夜色直上前往璧山的官道。

    马蹄飞扬雷滚,夜色里如一条长蛇爬行,择人而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