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64章 这怎么可能
    张焦倒执手中剑,猱身狼扑,脚下起疾风,荡起枯叶乱舞。

    剑在人后。

    这一扑如龙出水。

    李汝鱼从没见过张焦。

    在离开江秋州前后,老铁也从没提过这人,此刻暗暗凛然。

    张焦执剑,有风起。

    有几分夫子长剑在手时的锐气,但比起夫子来却如高山下一丘,没了那种吾剑之所在便是人间的洒脱气。

    毫无畏惧,迎着猱身扑来的张焦便是一剑劈落。

    张焦嘲讽的哂笑,势如破竹的身影以不可思议的态势骤然一滞,李汝鱼手中长剑便挨着他鼻尖劈落,旋即张焦身影诡异的旋转,贴着长剑欺近李汝鱼身前一尺,手中短剑划出一道惊鸿,抹向李汝鱼咽喉。

    说时迟那时快,弹指刹那的功夫而已。

    李汝鱼大惊,仰首撤步,挂在张焦腰间的长剑变劈为撩,斜斜的欲要横扫张焦腰身。

    张焦嘿的一声,身影鬼魅至极,一个踏步继续贴近李汝鱼,手腕一翻,倒握长剑变正握,反手撩杀,惊鸿如电,欲要划过李汝鱼脖子。

    李汝鱼已经来不及多想,手中长剑反而成了赘余。

    电光石火间灵犀一动,骤然止步不再狂退,反而塔前一步,这一下几乎和张焦脸对脸,两人的鼻尖之间,仅有拳握大小的空间。

    同时握剑的手向上横挡,架住张焦握剑的手腕。

    紧接着趁势一个膝顶,毫无道德观念的撞向张焦的下身。

    蓬!

    张焦骤起一拳轰在李汝鱼胸口。

    李汝鱼的膝顶落空。

    两人一合即分。

    背靠在一颗树干上,李汝鱼艰难的深呼吸了一口气,胸腔之内火烧火燎,似已散架,痛苦如蛛网一般蔓延,一时之间难以提气。

    张焦不蠢,根本不给李汝鱼歇息的机会,依然剑在人后,猱身扑来。

    李汝鱼艰难的吸了半口气。

    面对张焦势若雷霆的一剑,几乎是濒死挣扎的举剑横档。

    在张焦眼里,这和垂死挣扎无异。

    长剑如锤击重重的落在李汝鱼剑刃上,铿锵声中,仅阻挡了张焦的剑刹那,便被强势压下,那柄出自青城名家之手的短剑便没入李汝鱼左肩。

    噗!

    血花四射。

    李汝鱼闷哼一声,半跪在地。

    胜券在握,张焦正想以胜利者的姿态说一二,却倏然间脸色大变,松剑,撤步,一气呵成……然而终究慢了一步。

    一支寸粗的“箭”擦着李汝鱼的腰身从树干里激射。

    张焦避过了要害。

    但距离太近,那一“箭”又极快,将张焦大腿外侧擦去大片血肉,落在远处枯叶堆里。

    李汝鱼缓缓站起。

    将那柄短剑从剑上拔下来丢弃在地,顾不得鲜血汩汩,冷冷的盯着张焦,冷冷的说了一句,“曾经有个我很讨厌的男人说了一句,莫欺少年穷,今日赠送于你。”

    张焦低头看着伤势,沉默着想当年我也和你这般以为,总觉得背上双剑可以天老爷第一我第二,天下都应该围绕着我转。

    虽然一时贫贱,但总有一天会扶摇上九天。

    然而世事却像一只充满童心的巨兽,张嘴将自己咬得遍体鳞伤后又笑着对自己说,你看你看,我没欺负你穷,我欺负你傻。

    你有本事就来咬我呀……

    自己终究忤不过,只能低头随波逐流,成为徐府阴影里的一枚匕首。

    莫欺少年穷。

    那是童话,当有一天这个美好的谎言被揭破,你才会知道世界有多残酷,现在,自己用剑来撕开这血淋淋的谎言。

    李汝鱼,世间并不总是向着正义的。

    权势即正义。

    张焦又拔剑,三尺长剑,剑身如墨。

    短剑如雪,长剑如墨,是为阴阳,青城剑派不入世,却是天下游侠儿向往的剑道圣地。

    这一次将全力以赴。

    杀意迸裂。

    林中骤起狂风,衣衫猎猎。

    张焦单手握剑,目光有意无意落在地上的白色短剑上——只有双剑在手,才是真正的青城剑道。

    李汝鱼双手握剑。

    身心逐渐舒展,眼中再无张焦手中的黑色长剑。

    仿佛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清晨,起床洗漱吃过早食,等着小小一起来到私塾前,拿起那根棍,看小小认真读书,然后自己准备劈棍。

    张焦悚然动容。

    李汝鱼双手抱剑正视,但却感觉他看的不是自己。

    这一刻的李汝鱼浑然天成。

    自己似乎可随意一剑破之,但又感觉这一剑刺出去后却没有最完美的方向……眼前这少年已和这片树林融为一体。

    剑在手,便是我的人间。

    教他练剑的人太恐怖。

    那人必然是位狂傲不羁的高人,所以才会教出这般心存天下的剑道。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李汝鱼终究不成气候。

    张焦怒喝一声,悍然出剑。

    狂风骤起,林木摇曳,尖锐的剑啸声此起彼伏,夹杂着剑刃相交的清脆声,在这个春末的日子,惊起飞鸟无数。

    站在树林外按着腰间长剑的徐继业皱眉沉思,既然张焦已经出手,李汝鱼依然必死,接下来是如何给北镇抚司那边交差。

    杀了北镇抚司的缇骑,老铁拿自己无可奈何,长陵府西卫十三所新任百户是侄女婿柳向阳,不足为惧,但得给临安北镇抚司总衙一个交代。

    好在有璧山大令之死是场及时雨——等杀了李汝鱼,自己便起折子一封送往临安,告诉那位女帝陛下,自己巡视江秋州璧山,偶然撞破璧山大令死而复生的真相,厮杀中异人伏法,因公至璧山县的江秋房缇骑李汝鱼英勇杀敌而殉职。

    以女帝陛下对异人的忌惮,她绝对不会深思。

    北镇抚司都指挥使绝对不会在意一个小小的缇骑,况且李汝鱼英勇杀敌而殉职,无形之中在女帝心中树立了北镇抚司皆忠于帝命的好印象,他更不会深究。

    那么,这位异人叫什么好?

    徐继业笑了起来,他是场及时雨啊。

    林中响起悉悉索索的细碎脚步声,徐继业精神一振,张焦得手了。

    抬首望去,顿时浑身汗毛炸立。

    林子里走出一位单手执剑的血人,浑身鲜血淋漓,伤势不下十处,眸子冷冽,紧紧的盯着自己,那种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血腥气质,让人如置身数九寒冬。

    少年李汝鱼。

    张焦输给了李汝鱼?

    徐继业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怎么可能?89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