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67章 我不服
    徐秋歌心中的所有瞬间崩塌。

    尽管前面已有了心理准备,可此刻依然如遭雷击,她听见了自己心中碎裂的声音,以往所有的幸福、骄傲以及憧憬全在这一刻碎裂成渣。

    每一片渣都是一块锋利的尖刃,狠狠的在心脏上插了又插。

    怔怔的望着苏星沉,脑海里一片空白。

    以至于她没有听见苏星沉后面的话,其实我调查了整整三年,你父亲徐继业很可能是一位异人,所以他死得不冤。

    盯着山下,已近尾声。

    徐继业和杜老三皆是浑身浴血。

    苏星沉忽然自嘲的笑了一笑,继续说着,秋歌,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苏星沉啊早就该死了,今日报得大仇,我便要去临安读书科举博功名,这些年背负着苏星沉三字而活,真累。

    该为自己而活了。

    只是徐秋歌脑海里一片空白,眼前茫然,根本没有听见。

    苏星沉眼睛忽然一亮。

    山下事情终于落幕,徐继业纵然再不甘,可此时绝境他根本无力扭转,被杜老三拼死捅了一刀,眼看是活不成了。

    杜老三也一样,被徐继业一剑透过左胸。

    同归于尽。

    李汝鱼拾回绣春刀,默默来到两人身前,感触万千,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杜老三仰首望天,浮起欣慰的笑意,嘴里呢喃着“三胖子,二憨子,李黑狗……我杜老三没有对不起你们……”

    渐小渐无声,两眼一闭,彻底死去。

    嘴角的笑意安详。

    老兵已死。

    李汝鱼长叹了口气,虽然无法理解杜老三的这种感情,但内心深处依然觉得壮哉。

    酣畅淋漓的壮哉。

    徐继业无力的瘫坐在地,血沫从嘴里不断浸出,挣扎着喃语,“兵锋起水泊山东,白昼横戈犯城廓,大书黄纸飞敕来,三十六人同拜爵。”

    不甘心啊。

    “李若水,你个狗日的说对了,老子就是不服。”

    徐继业忽然笑了起来,近似癫狂的疯笑,忽然仰天怒吼,“他日若得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赵佶荒淫,我宋江替天行道,为何要折煞于白虎山张叔夜这腌臜之手,我于功名起大凉,为何要殁于春风关口!”

    “狗日的天老爷,我不服!”

    话落气绝。

    徐继业知道黄巢?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傻儿子成为异人黄巢不久就被雷劈死,徐继业怎么可能知晓这件事?

    李汝鱼震惊之中仰首望天。

    不出意料,天穹之上骤然起惊雷,一道闪电倏然划过天际劈落。

    苦笑了一声,心中倏然一动,灵犀突来的于电光石火间尝试着抛出手中绣春刀,恰好击中那一道拇指粗细的闪电,两两相撞,闪电旁落,在徐继业身旁劈出一个坑来。

    徐继业坐在地上,早无生机。

    李汝鱼呆滞在那里,许久才叹了口气,“原来这惊雷是可以阻挡的啊?”

    只不过怀着侥幸的心理试一下,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那夫子还有何惧!

    徐继业一死,柳向阳和老铁就已分开,此时又见天穹落惊雷,柳向阳心里便有个咯噔,身为北镇抚司百户,他这些年没少面对过异人,再清楚不过。

    那一道闪电直奔徐继业,只有一种可能:徐家这位二叔竟然是位异人。

    不知为何,柳向阳隐然觉得惋惜。

    若徐继业真为异人,能掩饰身份在大凉朝堂继续青云直上,没准能将徐家带入一个辉煌的地境——其实谁都知晓,异人是妖孽,但有过人之能。

    实际上各大世家门阀,谁不是怀着小心思希望自己家里能出几个蛰伏得住的异人?

    老铁摸了摸嘴,笑眯眯的对柳向阳说道:“恭喜百户大人了,上任便诛杀了一位蛰伏在江秋州官场的异人,陛下必然龙颜大悦,百户大人将要高升,可莫要忘了小的。”

    柳向阳苦不堪言。

    就算徐继业真是异人,事后自己在徐家也要饱受指责。

    山林里冲出一位女子,长发凌乱,跑掉了一只绣花鞋,雪白的脚上嫣红的血迹触目惊心,嘴唇之上一片血淋淋,怔怔的站在桥头,看着坐地而亡的徐继业,无力的跪倒在地。

    泪水无声。

    许久才撕心裂肺的哭喊了一句爹,然后晕了过去。

    李汝鱼愕然。

    徐秋歌,她怎么在这里,不是和燕狂徒私奔了么?

    望野山巅,苏星沉默默的看着山下,嘴角处不断沁血,想起了先前那温柔一吻,却只得到她绝情的撕咬。

    轻轻擦拭了嘴角的血,“你若不是徐秋歌多好,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啊。”

    也不知是在说他,还是在说徐秋歌。

    转身。

    再见徐秋歌。

    苏星沉从另一面下山。

    去临安!

    苏星沉已死,今后且看我如何在这盛世大凉平地起妖娆。

    柳向阳过来收尸,老铁并没有阻拦。

    将徐继业的尸首放到马背上,柳向阳抱起晕过去的徐秋歌,却不料这女子嘤咛一声醒了过来,没有想象中的大哭大闹,只是盯着马背上的尸首默默流着泪。

    许久,才转过头看着李汝鱼,竟然笑了。

    笑里带泪,凄婉而绝然,恨意如天高海深。

    “李汝鱼,我之一生,只为将你送入十八层炼狱!”

    李汝鱼欲言又止。

    柳向阳叹了口气,“秋歌,去临安罢。”

    柳向阳等人远去后,李汝鱼望向老铁,沉默了一阵,“先前和我和张焦死战时你就到了?”

    老铁点点头,“差不多吧。”

    李汝鱼大怒,“那你还看着我被张焦当萝卜一样削?”

    老铁有些尴尬,掏出旱烟杆点燃,吐出一口烟圈,“这不是你活着他死了嘛。”

    李汝鱼一阵无语,“沈炼呢,别告诉我沈炼根本不关心这件事。”

    老铁无奈的很,“我真不知道他在哪里。”

    李汝鱼正欲说赵长衣就这么相信你我能将徐继业拉下马,脚下却倏然震动起来,春风关内一阵雷鸣般的蹄声传来。

    讶然望去,便见四五十骑北镇抚司缇骑从关内风驰电掣而来。

    为首之人正是沈炼。

    近得前来,李汝鱼心中一沉,沈炼一身清爽,但他身后的四五十骑缇骑,身上飞鱼服大多遍布血污,缠裹的伤口处血迹嫣嫣,如那沙场厮杀归来的男儿。

    更有十数骑上搁置着缇骑尸首!

    沈炼跳下马来,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满身是血的李汝鱼,又看了看地上杜老三的尸首,拍了拍李汝鱼的肩膀,“不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