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75章 永安十二年
    许貂寺的死在临安卷不起半点浪花。

    其后朝堂局势波诡云谲。

    先是北镇抚司都指挥使赵信上奏请罪,但是请罪的缘由让朝堂重臣们忍不住腹诽,简直太过于无耻,大家弹劾的是北镇抚司屠村一事,你却请罪说李代桃僵,抢了南镇抚司的职事。

    更让人无语的是,南镇抚司都指挥使赵瑾也跳出来,弹劾赵信越职。

    这双簧也是没谁了。

    随后,女帝陛下将闲安郡王一封奏折传阅,以右相宁缺、参知政事谢韵为首的重臣们顿时有些懵逼——甚至左相王琨也一脸懵逼,显然并不知道密旨一事。

    大家猜到扇面村被屠或有隐情,但真没想到涉及大燕慕容后人。

    这还怎么弹劾赵信?

    那只好弹劾沈炼,总得找回点面子不是?

    只不过还没开口弹劾,都指挥使赵信又跳出来,说是自己督管不严,致使此等大事没能隐蔽行事,北镇抚司上下愿领陛下责罚。

    于是女帝陛下意思着罚薪。

    罚薪对于都指挥使赵信而言,简直不伤皮毛——都指挥使还需要靠那点薪水过活?那大凉的官当着也太没意思了。

    大家可没忘记,今年上元节时,赵信这货率领北镇抚司一众千户跑到临安首富家里,说你家可能有异人,你看着办罢。

    然后那位身家数百万的首富就孝敬了足足三万两会子才破财消灾,这样的事情临安无人不知,女帝陛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咱们的都指挥使赵信赵大人,是赵室宗亲——呃,应该算外戚,女帝陛下也是赵室出身。

    这一出顿时将宁缺和谢韵憋出一肚子内伤。

    不过接下来,枢密院枢密使,当朝狄相公出列,上奏说开封岳家王爷传来消息,北方蛮人铁骑出现异常调整,铁骑压境,直扑燕云十六州,有动兵戈之兆。

    顿时朝堂噤声。

    大凉三百余年国祚,唯一有威胁的外患便是北方蛮人。

    徽宗陛下章国时的建炎南渡后,若非有兵家不世奇才岳精忠恢复半壁河山,今时的大凉便是破碎山河,如今北方虽有岳家王爷坐镇,但谁敢确保就一定能北拒蛮人?

    蛮人铁骑,天下无双!

    再无人关注扇面村被屠一事,至于徐继业这位知州作为异人被北镇抚司所杀,从始至终都不是朝堂议事的要点。

    柳州徐家而已,算不得豪门。

    连徐家那位大理寺卿都没说话,其他人更不关心徐继业的死活。

    永安十二年,临安再现蛮人之危。

    ……

    ……

    永安十二年的春末,先是在一个静谧的傍晚,落日晚照下,一位白衣白衫的游侠儿牵着马走进临安城,来到青云街,悄然走进大儒苏伴月得意门生,当朝右散骑常侍的府邸。

    游侠儿眉角有黑痕,如龙走蛇。

    永安十二年的夏初,一场大雨里,临安又迎来一位异乡人。

    一位身材窈窕的女子。

    面目默然,眉宇间褪去了青涩,更多的是冷漠和绝然,却依然美如仙子,护送的三名北镇抚司总旗送达后调转马头,去了北镇抚司总衙。

    女子下了马车,走入同在青云街的大理寺卿徐茂府邸。

    当日傍晚,乾王赵骊便登门拜访大理寺卿徐茂,酒宴席水宾主尽欢,定下了纳妾等诸多事宜,再其后,大理寺卿徐茂重金聘请了西子湖上最资深的船娘老鸨数人,教导蛰居大理寺卿府邸女子床笫媚术。

    一月后的黄道吉日,乾王府张灯结彩,三十有七的乾王赵骊行纳妾礼,府中再添一名悬名芳华录的美人儿,羡煞诸多官宦。

    芳华录上悬名女子徐秋歌,正式在临安的大舞台上粉墨登场。

    而在永安十二年的夏初,临安还有件无人关注的小事:礼部尚书谢琅家那位走散二十年的长女谢纯甄回府,尚书府一片风声鹤唳。

    尚书夫人崔氏更是死了爹妈一般整日黑着脸。

    而谢琅家那位很可能会在明年大举中一甲中第的少爷,却对这位同父异母的姐姐亲近的很,放弃了学业,专程从国子监回来,陪着谢纯甄游览临安风光。

    其后,陈郡谢氏的族谱上再添一名。

    谢晚溪,谢琅之孙女,谢纯甄之女。

    而父女重聚的谢琅知悉自己有个孙女,兴奋不能自已,又听说孙女才华天彰,尤其是听到谢方念过孙女写的那首《侠客行》后,更是兴奋得像个四十来岁的孩子,说不得了不得了我这孙女将来必然悬名《咏絮录》。

    这位吏部尚书便终日在书房里翻经阅典,最后拿着写了两个字的宣纸,兴冲冲的找到和儿子一起游了西子湖归来的女儿谢纯甄。

    说以后咱家小小大名谢晚溪,已入了族谱,等她悬名咏絮录,及笄后爹就给她赐字道韫,女儿你说可好。

    谢纯甄一脸的笑。

    心结渐解。

    谢家大少爷抚掌轻笑,说了句爹你总算取了个好字,孩儿那“留月”的字和侄女“道韫”一比,简直庸俗得不堪入目。

    谢琅便欣慰大笑。

    只是无人时,这位吏部尚书偶尔会唉声叹气,心里暗暗咒骂着那位闲安郡王。

    想染指我家孙女,那也得看她愿不愿意啊。

    听女儿说,孙女似乎有个青梅竹马,不知道那少年才华、人品如何,倒是女儿字里行间透着对那少年的喜爱,简直就是个丈母娘。

    倒是有些期待见一见那少年,能让我家晚溪能喜欢的,大抵不会差……的吧?

    ……

    ……

    永安十二年的夏初,蜀中锦官城来了一对负笈游学的师徒。

    三十出头的夫子,一身白衣满脸沧桑气,腰间挂剑,酒不离手,行事狂傲不羁,飘逸帅气如谪仙人,引来了无数大家闺秀青睐。

    夫子姓李。

    跟随在夫子身旁的是一位小萝莉。

    负笈抱剑,小脸儿累的彤红。

    看似九、十岁,实则胸前青梅已半两,眉宇五官雕琢无暇,美得让人陶醉的小萝莉,清纯间已有万般风情初显,甫一出现便惊艳了锦官城,无数少年争相一睹为快。

    也有富贵公子哥儿前去勾搭,却都被夫子一剑给拦了回来。

    不出剑的夫子也犀利。

    就连锦官城知府的请柬,夫子也是若敝帚无视之。

    夫子狂傲。

    萝莉清纯。

    ……

    ……

    李汝鱼回到了江秋房。

    和他一起的还有赵二狗家那条花斑,如今同是天涯沦落人,多少有些同病相怜的味道。

    老铁依然是那个老铁。

    有事没事就抽着旱烟晒着太阳,看着《大凉豆蔻、芳华录》流着口水,翻到徐秋歌那一篇时会愤懑的说上一句狗日的被拱了,每月项款拨到后,便会奢侈的去醉香楼找小红春宵帐暖。

    李汝鱼却在蜕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