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83章 你究竟遇到了多少异人
    庭院幽静。

    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榕树下,李汝鱼和君子旗对坐。

    有丫鬟捧了茶来。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从李汝鱼脚下的花斑嘴里传来,让对坐着安静喝茶的君子旗心里一阵阵抽动。

    李汝鱼捧茶在手,却不喝。

    君子旗头也不抬,“放心,没毒。”

    就算你是北镇抚司小旗,我君子旗在回龙县要杀你,也用不着下毒这么卑劣的手段。

    李汝鱼反而放下了茶杯,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君子旗。

    这是个很有些书生气的男人。

    已及冠。

    声音有着读书人的儒雅温吞,五官棱角分明,方脸略显严肃,白色的儒衫极其整洁,骨子里还散发着读书人的风流气。

    很难看出他是一位刀口上舔血的大龙头。

    此刻已从先前的冲突中恢复过来,捧着茶浅茗,没有丝毫情绪表露出来,显然有不错的养气功夫。

    君子旗抬头。

    李汝鱼别开视线。

    君子旗苦笑了一声,“怎么,觉得我不像个大龙头?”

    李汝鱼不置可否,却突兀的问道:“你是异人?”

    君子旗似乎早就料到李汝鱼会这么问,放下茶杯,身子轻轻斜躺了半分,一脸悠然的道:“会不会下棋,我早些年学过一些棋道,后来一心想科举功名,落下了,近来又拾了回来,倒是越发喜欢那如沙场一般的黑白对弈。”

    李汝鱼沉默以对。

    君子旗招了招手,便有个奴仆捧了棋盘棋盒过来,放在桌子上后又悄然退下。

    李汝鱼无奈的道:“我不是来下棋的。”

    君子旗自顾自的放好棋盘,又将白子棋盒放到李汝鱼面前,自己拈了一颗黑子,头也不抬的道:“我知道。”

    然后道:“你是客,先请。”

    李汝鱼只好掂了颗白子,随意在棋盘中落子。

    君子旗顿时一脸嫌弃,“就算再不会下棋,金角银边草肚皮,就算你不挂角,好歹也落子天元,不至于来个不丁不八啊。”

    说完伸手将白子挪到边角处,“这就对了。”

    李汝鱼哭笑不得。

    接下来李汝鱼随意落子,然后君子旗一脸嫌弃的说这样不对,应该这样这样——实际他在和他自己对弈。

    一局终了,最终白子七零八落不成局。

    天色已暮。

    君子旗意兴阑珊,长叹了一句这人生啊真是个寂寞如大雪崩,良敌难逢。

    李汝鱼一脸黑线。

    隐然明白了君子棋的意思,沉默了一阵,才微微冷笑,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天下很大。

    君子旗眼睛一亮,看着李汝鱼那张还有一丝青涩的脸,终于认真的平等看待李汝鱼,不再视他为少年,冷不丁冒出一句有没有告诉过你,看见你这张笑脸在觉得有些亲近的同时,还有种想一脚呼上去的冲动。

    李汝鱼愣了下,想起了某个身在临安的郡王,点点头,“有这么一个人说过,嗯,我也很想一脚呼他脸上。”

    君子旗哈哈一笑,“倒是想见见这人。”

    然后一脚呼你俩脸上。

    李汝鱼不再言语。

    君子旗也知道,李汝鱼不是来和自己交朋友的,“我说回龙县很小,你说天下很大,可是你我都知晓,天下再大,你我终究还是大凉人,大凉的天下女帝最大。”

    没有说的话,最大的女帝手中,有一柄可刺到大凉任何一个角落的利剑。

    北镇抚司。

    李汝鱼附和的点头,“所以,我今日不来,柳向阳也会来。”

    君子旗呵呵一笑,“你来不来,柳向阳都会来,我若是没猜错,柳向阳来之后,不仅是我的死期,也是你的死期。”

    顿了一下,才自信的道:“当然,我不一定会死,而你一定会死。”

    众安堂如今有人手近百。

    若仅是梓州路府治长陵府西卫十三所的缇骑、小旗、总旗甚至倾巢而出,自己都不会畏惧,哪怕是整个梓州路的北镇抚司齐聚,自己也有能力破之。

    麻烦的是破了柳向阳又如何?

    北镇抚司铁骑覆盖的大凉天下,何处是自己安身之所。

    这是个死结。

    但李汝鱼的出现,让君子旗隐然觉得这件事似乎有转机——君子旗不怕死,若是怕死,也不会只带三人就去江秋州挑了青龙会。

    只是家中尚有白发母亲。

    李汝鱼看着君子旗,想从他眼里看出什么,然而君子旗的目光很坦然,没有丝毫不自然,忍不住叹了口气,“你果然是位异人。”

    君子旗自嘲的笑,那种独属于读书人才有的无奈自嘲,“你说是,那便是,反正这也是北镇抚司的作风,当年苏公苏伴月,何尝不是如此屈辱仙去。”

    又顿了下,“所以我很欣赏你杀了徐继业,尽管徐继业也是位异人,然而当年那件事,他确实千夫所指,这一次死在北镇抚司手上,也算是天理循环。”

    李汝鱼抛出了今日的真正目的,“我知道你是个孝子。”

    君子旗不语。

    李汝鱼继续道:“所以你会用尽一切手段活下去。”

    “所以呢?”

    “我可以救你。”

    君子旗仿佛听见了天大的笑话,“北镇抚司的小旗救一位异人?李汝鱼,你是不是高看了自己,先不说你有什么目的,你觉得你能对付得了柳向阳,就凭你一个十四岁少年,如果不是老铁,当初是徐继业杀你,还是你杀徐继业?”

    李汝鱼没有理睬君子旗的嘲讽,慢慢的轻轻的问道:“此时此刻,我为什么在这里?”

    君子旗欲言又止,许久才道:“因为你也不想死。”

    李汝鱼点头,“算一部分原因。”

    “剩下的呢?”

    李汝鱼犹豫了下,缓缓说道:“你是位异人,这一点柳向阳可能在怀疑,但是江秋房老铁很笃定,你我更心知肚明。我也知晓,你绝然不敢说出太多和异人有关的真相,否则便会天穹落惊雷,所以我也不问你的异人之名,但我需要知道一些事情。”

    君子旗愕然,有些不解,“你究竟想干什么?”

    李汝鱼没有回答,认真而凝重的道:“大唐李世民、常山赵子龙、兰陵王、花木兰、赵括、杨宗保、黄巢……还有宋江、荆轲、白起,这些人你都知道几个?”

    君子旗口瞪目呆,倏然惊立。

    如闻惊雷。

    李汝鱼,你究竟遇到了多少异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