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97章 许我一万铁骑,还你半壁江山
    老铁没有附和,脸色凝重的说了句你个老狗就是异人,自然要为异人说话,遮莫是忘了那件秘事?

    符祥九年顺宗驾崩,女帝登基前一夜,安静的临安城忽然起兵戈,原本有望接替顺宗陛下登基的坤王赵飒功亏于溃,持方天画戟杀出临安城。

    出城后遭遇大内高手围堵。

    然而这位坤王有如人间妖人,胯下战马嘶鸣,长戟挥舞无人可阻。

    女帝陛下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突围而去。

    那一夜,大内高手亲眼目睹,这位本有望成为大凉新一代君王的坤王,杀出重围时天雷不断惊落,被他一戟又一戟劈开,战马跃过护城河时,众人眼前不再是坤王赵飒。

    而是一头白虎!

    白虎骑马,咆哮着远去,惊雷落其身后,久久不息,自此,赵飒消失在大凉天下。

    无人知他生死。

    徐晓岚便说怎么会忘记,那位……

    顿了下,那位很可能是老夫知道的一位人杰,就算是放在这片天下,也是绝代天骄,只不过那人是否在惊雷下侥幸,不好说。

    老铁叹了口气,所以说女帝陛下要设立北镇抚司。

    神色悲戚。

    也正是因为那件事,第一次听闻异人神迹后,看见儿子能化腐朽为神奇使木鸢上天飞翔,一生练刀罕读诗书的自己以为异人皆是妖孽。

    这些年过去,后悔得无以复加。

    徐晓岚拍拍他肩膀,“都过去了,这是你们的局限性,毕竟异人一事的真相,对于大凉人而言,确实有些难以接受,有如神迹,亦可说是妖孽事。”

    转身,“得走了。”

    老铁忽然喊道:“老狗你真的……”

    徐晓岚顿住,想了许久,才掏心窝子的说了一句话,“放心,徐家的事我不再掺和,老夫对徐家没多少好感,只是喜欢秋歌那孩子,嗯,不是那种喜欢,所以才会来一遭……毕竟老夫是她爷爷啊。”

    不过看来,柳向阳并没有死。

    也难得管了。

    反正已打定主意,去蜀中见苏寒楼,若是苏仙,此生无憾。

    老铁挥手,“那你可以滚了。”

    徐晓岚牵着小毛驴,晃晃悠悠的走向长坂桥,来到桥边看着一地尸首和三个幸存者,笑了笑,对那少年说道:“下了着好棋。”

    李汝鱼如临大敌,“过奖。”

    徐晓岚又看着君子旗,笑眯眯的道:“幸会,老夫姓纪。”

    天穹闷雷隐隐。

    君子旗恍然,徐晓岚说自己姓纪,那么只说明他是位纪姓异人,只是脑海里的白袍陈庆之并无姓纪的高人,沉默了一阵,才轻声道:“陈姓。”

    天穹闷雷滚滚。

    两人同时默契的看向天空,同时不屑的哼了声。

    徐晓岚哈哈笑了声,“武力低下,陈姓,老夫大抵知道你是哪位了,虽是惊才绝艳的天骄,但非同道中人,告辞。”

    说完悠哉远去。

    有句话不敢说,只是在心里默念着。

    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南朝陈庆之,手不开弓,善围弈,白袍率七千,取城三十二座而克洛阳,大凉这片天下,真是个热闹非凡。

    先有白虎神将,后有常十万常遇春,如今再现白袍陈庆之,不知大凉天下,还有几多绝代天骄。

    女帝陛下,你又是否日月当空呢?

    日月当空,为曌。

    但徐晓岚知晓,女帝陛下是那位日月当空的千古第一女人的可能性极小,自登大宝,女帝勤勉政事,从不曾青睐过男儿色。

    守寡秉礼十二年。

    连内侍省太监之流都被冷落,改成了凤梧局。

    清心寡欲的很。

    大凉朝野臣子,无论是否是异人,谁不衷心赞一句当世君王?

    一些个儒家大才,更是文墨歌颂其贞。

    老头子逍遥远去。

    这一去蜀中,可曾得见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苏仙?

    徐晓岚只觉好生快意。

    这一世,很好。

    若能见苏仙而论文墨,更好。

    李汝鱼看着接踪而至的老铁,讶然的道:“怎么回事,徐晓岚怎么就这么走了,他不为徐家办事么?”

    老铁一副高人模样,挺傲胸膛,“被老子打怕了呗。”

    李汝鱼无语翻白眼,看着一地尸首,对老铁嚷道:“你去回龙县,找回龙大令来收拾残局,北镇抚司临安总衙那边,你自己搞定。”

    老铁无语,“老子欠你的?”

    君子旗哈哈大笑,“喝酒!”

    花小刀也大笑,“大碗喝酒,不醉不归!”

    老铁顿时一脸贼笑,“有没有女人。”

    君子旗愣了下,旋即乐了,“管够,保证功夫比醉香楼的小红好。”

    老铁乐了,“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老子就再放你一马。”

    君子旗忽然收敛笑意,一脸恭谨的做揖,一揖到底,“谢谢铁爷大恩。”若非老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早在自己成为异人的去年,沈炼就带人来回龙县了。

    老铁唔了声,看了一眼李汝鱼,才轻声道:“其实……沈炼也不错。”

    江秋州就在长陵府西卫十三所辖区内,就算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沈炼要是有心动君子旗,谁也拦不住消息。

    李汝鱼冷哼了一声,神色骤寒。

    为沈炼说了两句好话的老铁只好干笑两声。

    是夜三人大醉。

    李汝鱼不喝酒,只是安静的看着君子旗、花小刀和老铁三人推杯交盏,最后老铁和花小刀留宿青楼,李汝鱼和君子旗回府。

    站在回龙桥头,两人默契的同时站住,望着黑暗里远去的回龙溪,溪水殇殇溪声悦耳,花斑安静的站在李汝鱼脚下。

    君子旗扶桥而笑道:“我大概猜到你不杀柳向阳的目的了。”

    李汝鱼和徐家已势同水火,杀一个柳向阳对柳家没什么影响,反而是柳向阳应公殉职,徐家会得到朝廷补偿,徐家的某些子弟便可青云间再上层楼。

    不杀柳向阳,才是对徐家的一着重击。

    当然,得看柳向阳能走到哪一步。

    他若回到柳州就被徐家杀死,这步棋便废了,他若是能杀了家里那个水性杨花的婆娘,事情就无可遮掩的要闹大起来。

    北镇抚司缇骑,在手下被异人君子旗尽诛后,逃回徐州柳家,反而诛杀了结发夫妻,想来朝堂那边会对这件事很感兴趣。

    至少北镇抚司为了洗清自身,会彻查此事。

    况且那个**婆娘蒙受祖荫,是个正儿八经的七品诰命孺人。

    事情一旦揭露,徐家在整个大凉的世家圈子里,颜面丢尽不说,一直秉持妇德倡导夫为妻纲的女帝陛下会怎么看待徐家?

    这一计有点杀人诛心了。

    但是。

    我喜欢!

    君子旗哈哈大笑,笑完,一脸认真的道:“先前折柳亭,那句话多少有些戏言。”顿了一下,“不过现在,我稍微认真了一些。”

    这一次真假参半。

    “若得一日天下大乱,许我一万铁骑,还你半壁江山!”

    李汝鱼沉默。

    夜风吹拂着少年的鬓发,衣袂飘飘,许久,才道:“好。”

    君子旗,你为何如此看重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