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144章 去北方,守一座城杀一个人
    妇人拍了拍手,“随妾身走走。”

    前面自称为朕,那是君臣谈话。

    此时自称妾身,则是平等相待。

    李汝鱼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不足以让女帝私下里自称妾身,天下也没人可以,这也许是女帝的性格和素质使然。

    千古奇女子,总有过人处。

    默默的跟随在妇人身后,围绕着籍田最外围靠近河边的土道徐徐漫步。

    伴君如伴虎。

    李汝鱼读过的诗书、史书不少,深谙这个道理,是以大多时候并不做声。

    有风吹来。

    妇人彩衣飘飘,木簪别住的长发里,几缕不听话的青丝飞舞。

    很难想象,眼前这女人是大凉女帝,是挥手足以让大凉数十万铁骑为之赴死的天下共主,是极有可能一统这片天下的盛世明君。

    妇人身上,没有岁月痕迹。

    既有双十年华的明媚,也有少妇的妖娆风情。

    “你那个青梅竹马谢晚溪,如今作客陕西李家,和那位有可能是异人的李家女词魁成了巾帕之交,来年的咏絮录,此两女必然悬名前三甲。”

    李汝鱼笑了笑,不做声。

    妇人一边望绿水,一边轻声道:“你那个夫子着实是个祸害精,蜀中留情又片叶不沾身,现如今又有李家女词魁芳心暗许。”

    顿了下,叹道:“珠联璧合的一对啊……”

    语出惊人。

    李汝鱼心中一沉,“既然知道她是异人,为何北镇抚司不动。”

    妇人哼了声,“妾身担心的不是此等异人,而是乾王赵飒,或是异人常遇春之流。”

    读书人不可怕。

    朝野皆可束之,比如异人徐晓岚,何惧之有?

    自己都敢让赵骊得了沈望曙,何况一个区区李家的女词魁。

    可怕的是盖世名将之流。

    不知不觉中,已绕着籍田走了大半,妇人忽然顿足,望着绿水里,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有些戏虐的道:“你知道沈炼在何处?”

    李汝鱼摇头。

    妇人盯着水下看了一阵,转身继续前行,轻声喃语一句可惜了。

    回到御耕所,妇人唤来宫女,“着人去告诉南镇抚司都指挥使赵瑾,立刻去请翰林学士承旨沈琦来此,天黑之前,我要看到这位沈家老爷。”

    这位老臣也是辛苦。

    估计此刻刚到临安府邸没多久,又要被女帝唤来籍田。

    又道:“着人通知北镇抚司都指挥使赵信,将太子和太子储妃送回东宫。”

    顿了下,又对其余宫女说道:“你们皆回了罢,不用留人。”

    有位凤梧局的女官,负责女帝日常食宿事宜,颇得青睐,闻言愣了下,犹豫再三,还是轻声道:“陛下,让颖儿留下陪您。”

    目光却落在李汝鱼身上。

    女帝笑了笑,“无妨,将朕那把剑留下便可,你等去罢。”

    当然知道这位心腹的担心,她并不是害怕自己会和李汝鱼发生什么,她害怕是的李汝鱼会对自己做什么。

    毕竟十五岁的李汝鱼体魄已不输成年人多少。

    自己虽然年长一些,但却是大凉最美女人,对李汝鱼这等雏儿或会有着无可抗拒的诱惑——妇人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整个大凉,若有人能与自己媲美,便只有身在开封的岳家王妃……嗯,估摸着再等几年,还得加上那少年的青梅竹马。

    谢家晚溪。

    但妇人丝毫不担心少年会色迷心窍。

    籍田里顿时安静了许多。

    李汝鱼知道,籍田周围的青山密林里藏匿着数不尽的南北镇抚司好手,只要女帝一声令下,或者籍田这边稍微有点异动,便会如蜂群出巢。

    妇人亲自沏了茶,一人一杯。

    落座后笑道:“燕云铁骑和北蛮铁骑已经有所接触,估摸着再有一月半月,就会爆发第一场接触性战事。”

    李汝鱼沉默了一下,“您不担心?”

    妇人一手叩杯,“狄相公在枢密院里那座我大凉独有的江山势图上推演过,此次北蛮南侵,兵事不足以漫过燕云十六州。”

    言辞间多少有些遗憾。

    李汝鱼暗惊,“您很期待这一场战事?”

    妇人望着远处青山,“期待么?”

    饮了口茶,“倒是谈不上,只是想看看我燕云铁骑能否硬撼北蛮铁骑,和北蛮一战在所难免,盛世已十二年,倒要看看,还需多少年才能让北蛮俯首称臣。”

    五年,再给我五年。

    届时大凉兵锋漫过燕云十六州,直取北蛮上京。

    其后灭东南大理。

    天下一统!

    我要让赵室那群人看看,大凉太祖做不到的事情,我一个妇人做到了!

    忽然笑了起来,很狡黠的笑意,“先帝驾崩之日,曾在床前问妾身,可愿意百年之后还政赵室,妾身告诉他会。”

    李汝鱼愣了下,怎的又说起天下交给谁的事情了。

    却不料妇人笑眯眯的,“你说对了,女人啊,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所以我骗了先帝。

    李汝鱼有些无语,此刻的妇人和一个刁钻的少女有甚差别,说她是大凉女帝,说出去谁信?

    妇人起身,从御耕所里拿出几本书,“知晓你在看兵书,想做一个无双儒将?倒也是好事,毕竟妾身和长衣都很看好你,这几本你拿去罢,其中有一本《帅囿》是大燕兵圣百里春香所着《春意浓》其中一册。”

    倒是个讽刺。

    百里春香作为大燕兵圣,所着兵书却取了个薄凉的文集名字。

    春意浓。

    取自春意浓时战意疯,兵血如稠。

    在那位千古奇女子眼里,战争就是艺术。

    李汝鱼默默的收过书来,认真的问道:“陛下让我来籍田,不仅仅是为了赐书罢?”

    妇人笑乐,“不急,等沈琦来。”

    想了想,又道:“现在有空,知会你一声罢,籍田礼后,你会和闲安郡王一起去开封,参与这场战事,守下一座边关城,顺便为朕杀一人。可有什么要求?”

    李汝鱼心中一惊,“去北方?”

    妇人点头,“刀剑需磨砺,一场战事的磨砺,比你在临安太子东宫和翰林院所得要丰厚到不知多少倍,当然,此去北方,你要是还能帮妾身杀了岳家王爷,那是最好不过,退一万步,杀了他那个三世子也可。”

    实际上一厢情愿了。

    李汝鱼这柄剑尚在鞘中,要杀岳家三世子何其困难。

    这些年潜入开封的北镇抚司刺客,折损了不下百人,却连岳家三世子的衣角都没碰到。

    岳家,大凉顽疾。

    不过此次要杀的另有其人。

    李汝鱼苦笑了一声,“我怕会忍不住先杀了闲安郡王。”

    妇人闻言不怒反笑,“倒是敢说真话。”

    显然不信李汝鱼能杀了赵长衣。

    若说世间有人能杀赵长衣,找不出几个,自己、赵骊、王琨、岳家王爷。

    仅此四人耳。

    ……

    ps:你们赢了……不敢推倒女帝,但还是要求推荐、收藏和打赏,哼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