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196章 异人始于何时?
    岳家王妃真是异人!

    李汝鱼再一次悚然惊心,大凉的天下究竟有多少异人,连王妃世子都是异人,那么眼前的这位女帝,有没有可能,也是一位异人?

    李汝鱼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旋即暗想应该不会,若女帝是异人,顺宗陛下怎么会让她这么轻易就登上了帝位。

    妇人思忖了许久,“杏月湖那人究竟去了何处?”

    李汝鱼不语。

    这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想起一事,“陛下,那位直钩垂钓的读书人,一语生异象,已是圣人手笔,异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为何会有这等神圣之人。”

    妇人哂笑了一声,脸色有些森冷,“这位异人啊……你得去问岳家王爷。”

    大凉的天下,还有皇权不能触及的地方,何等讽刺。

    李汝鱼默然不语。

    妇人想了想,“你且休息三两日,朕还有要事交与你去办——”顿了下,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提醒道:“近些日子赵骊可能会对你下手,你要多加小心。”

    李汝鱼吃了一惊,“为什么?”

    妇人笑了,心情很好,“因为他确实感受到了你的威胁。”

    观渔大胜,奉旨去开封,逼得岳家王爷宁愿对另外一位圣人下手来给临安交差,也不敢动李汝鱼,这样的人被女帝和赵长衣所用,对赵骊而言直如一柄悬顶之剑。

    况且李汝鱼雷劈不死,对于历经十二年收拢不少异人的女帝而言,简直如虎添翼。

    李汝鱼不死,赵骊不心安。

    所以临安这个冬季会很漫长,而且严寒。

    也许也会下一场雪罢。

    李汝鱼沉默以对,许久才道:“如果他要杀我,我能杀了他否?”

    妇人怔住,旋即笑了,起身绕过御书桌,海蓝长裙迤逦铺地,“你若能杀他,朕便给你想要的,届时陈郡谢氏双璧,会求着你娶了他们家的小小,甚至于那张绿水,朕也能让她成为你的正妻。”

    大凉男人三妻四妾。

    一正妻,双平妻,但是双正妻却是千古未有。

    妇人此说,显然已经知道小小吃醋生气的事情,眼里满满的都是捉狭,来到李汝鱼身后,轻轻拍了拍他肩膀,“无论你能否杀赵骊,妾身都会让你们青梅竹马不负光阴。”

    自称妾身,接下来的交谈不再是政事。

    李汝鱼受宠若惊。

    妇人忽然毫无预兆的微微倾身,身高比李汝鱼还高了半头的妇人毫无帝威,俯首在李汝鱼耳畔,“妾身已送你一女,毛秋晴,一个可让男人弃刀的盛世红颜,她本身极美,但骨子里却是一位异人,嗯,来历不小,是一位皇后,皇后与你为妾,感动不?”

    吹气如兰,香风扑鼻。

    李汝鱼浑身僵滞,汗毛倒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敢动。”

    少年心中此刻天翻地覆骤起惊涛骇浪,第一次发现,原来女子体香如此醉人,原来……女帝也只是个普通女人。

    李汝鱼当然不认为妇人是在暗示自己。

    但如此女人在自己耳畔私语,对于正从懵懂走向骚动的少年而言,着实是巨大的考验。

    李汝鱼不敢动,一语双关。

    此刻不敢动,对毛秋晴也不敢动,那很可能是女帝安排在自己身边的棋子。

    看着落荒而逃的少年,妇人嘴角沁起了笑意。

    知道羞涩了呐。

    殿外,目睹这一切的江照月眼神异样。

    ……

    ……

    李汝鱼从来不觉得坐以待毙是最好的方式。

    尤其观渔之战后。

    雷劈不死的事情估计整个天下的有心人都已知晓,那些有野心有势力有能力的异人,便会将自己视作一块玉璧。

    否则开封之行,岳家王爷会那么客气?

    而对于王琨和赵骊,他们得不到自己,大概会毁了自己。

    尤其是赵骊。

    本是乾王府邸一小妾的江秋女徐秋歌,不知道有什么出彩之处,竟然压过了乾王府邸里一众女子,脱颖而出,如今已是乾王侧妃。

    这个女人将徐继业的死怪罪在自己头上,估摸着恨不得自己马上死去。

    这种感觉怪怪的。

    世人皆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说辞,然而自己却成了那块璧,着实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但是赵骊会如何对付自己,李汝鱼没有一丝线索。

    当务之急,是找到一个如江秋州老铁那般,能给自己诸多信息的线人,南北镇抚司都有人能做到,可惜沈炼已死。

    李汝鱼打起了赵信的主意。

    这需要得到垂拱殿那个妇人的首肯,急不得。

    况且赵骊要动手,也需要筹划,尚有时间,李汝鱼打算好好休憩几日。

    从去观渔城到回临安,一路奔波,身心疲惫至极。

    出了大内皇城,宫门在身后沉重而缓缓的闭上——实际上为了等他,宫门关闭推迟了一刻,这是江照月着人过来传的陛下旨意。

    为此惊动了禁军都指挥使,亲自率大队士卒守门。

    随意在街头吃了碗馄饨,李汝鱼放缓了脚步,踩着灯火辉煌,漫步在青石板御街上,肆意的享受着临安的盛世风华。

    这样只见光明的世界,真好。

    背地里的黑暗,终有一天会褪去,柳向阳和沈炼都不会白死。

    顺着御街走了数百米,路过一家酒楼。

    三元楼。

    每每临近秋闱,三元楼都是最为火爆之所,大凉的读书人前来临安参加科举,三五好友多会在此小聚,欲或者在此宴请恩师同窗。

    三元,取连中三元之意。

    此刻楼宇间一片喧哗,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李汝鱼不经意间看见二楼临窗处站了位熟人——谢长衿,此刻正举杯和一位同龄人对饮。

    倒是听不见话语,隐约可见起口语,似在称呼“苏兄”?

    不得而知。

    也没打算去攀讨,李汝鱼顺着御街逛了一圈,绕过西湖途经众安桥下的瓦子,忽生兴致,于是走进去让茶博士倒了杯茶,听一下说书。

    说书人是位知天命的老人,已是满头白发,一旁有个小姑娘拉着三弦。

    弦音配合着说书,或平缓或激荡。

    说的是大燕兵圣百里春香的轶事,其中说到回龙县时,和君子旗母亲苏茗之言几无出入,最后,说书人惊堂木一拍,说道:“各位看官,百里春香真是世间人,不是天上仙乎?”

    读过史书的李汝鱼如遭雷击。

    猛然醒悟。

    难道,异人之始出现在大燕之前,百里春香也是一位异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