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205章 徐霞客出海东征
    登州海域。

    风萧萧兮水转清。

    今日难得天晴,极目望去,海天之间一片湛蓝,风平浪静,仿佛一块翠兰玉布铺展在天地之间,绵延不尽。

    登州临海码头处,人声鼎沸,龙狮舞动锣鼓震天。

    十二艘大船一字排开,桅杆高耸,船身巨大各插旌旗,上书一个偌大的“凉”字,船身绕红布,崭新亮丽如十二位巨人,矗立在海天之间,分外抢眼。

    又以主船为巨。

    数十米长的巨无霸船身,船头雕龙,张着狰狞大嘴,威势睥睨,龙目如鼓平视海天之远。

    码头上人山人海。

    无数人被这十二艘大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我大凉竟有如此巨船!

    也有成百上千人黯然涕下。

    今日之后,和稚童幼子天涯相隔,不知道何日能再相见。

    五百盔甲雪亮的禁军士卒,在一位浑身披甲身材却有些矮小粗壮的将军带领下,分批各登一船,其后又有登州士卒,护送三百对童男童女各登一船。

    码头之上顿时哭声一片。

    有咒骂徐振者,也有人在大骂女帝昏庸。

    不过好在有州兵押阵,倒也没大乱,对于辱骂女帝这,因临安先有旨意过来,今日可饶其罪。

    那位矮小的披甲将军转身来到码头上,对一位着儒衫留着八字胡须的中年人说道:“徐大人,所有事宜准备妥当,只等吉时一到便可扬帆。”

    徐振抚须颔首,颇有倨傲之态,对这位禁军统制赵倭说道:“甚好。”

    此次远征东海尽头,禁军都虞候赵倭连连升官,直接跳到了统制,擢升力度之大堪称盛隆之恩,只不过下属禁军只有五百人。

    而一介布衣的徐振,更是被女帝陛下加封了个征东指挥使,吏部那边探讨了许久,决定给这个从没有过的官名定在正四品,为武散官。

    从布衣到正四品,徐振可谓达到了无数人一生的仕途梦想。

    但无人羡慕。

    东海究竟有多大,海上究竟有什么,是传说的人间仙境蓬莱方丈瀛洲,还是数不尽的海兽,又或是暗无天日的狂暴飓风,无人得知。

    但数百千年来,但凡走入东海深处的渔民,从无生还。

    所以谁都知道,徐振这一去很可能有去无回。

    再高的官,没有命回来也是虚妄,是以哪怕女帝将徐振的官职加封到一品,对于大凉朝野而言,也无人艳羡。

    在徐振身旁,站着两位身穿钦天监官服的青年。

    大袖飘飘,丰神玉朗,端的是道骨仙风。

    这两位钦天监供奉,是世间已经绝迹的练气士,善测算,知天文懂地理,是本次出海的重要人物,和钦天监那位老监正不同,这两位供奉看似青年,实际已过了不惑之年。

    在这三位周围,站着一群登州本地官员。

    此刻唯唯诺诺和徐振寒暄着,不外乎就是些场面话,实际上没几个人当真。

    巴结徐振?

    不存在的,一个将死之人,何至于需要巴结。

    在更远处,站着位和人群格格不入的黑衣人,腰间佩剑,脸色依然苍白得毫无血色可言,正是大伤初愈的闫擎。

    这位曾为老相公柳正清剑挡惊雷的大内高手,内心毫无波动。

    虽然知道此次出海九死一生,那既然陛下有令,自己便去,也明白陛下的用意,若真能有所发现,若徐振做出不利于大凉的举措,可诛之。

    那两位从临安钦天监赶来的供奉,甚至于统制赵倭,应都得到了陛下这样的旨意。

    毕竟徐振是北镇抚司在册的异人。

    有小官吏过来说了一声吉时已到,徐振看了一眼两位钦天监供奉,得到肯定的眼神示意后,意气风华的大手一挥。

    出发!

    徐振率先,赵倭随后,其次是两位钦天监供奉,闫擎悄然走在最后。

    祭过牲口,一行五人登上主船。

    码头之上,礼炮轰鸣,随着一声声大喊,十二艘大船落下帆布,在炮声轰隆里扬帆,驶出码头后,一艘大船先行,主船随后,十艘大船拱卫其尾。

    形如三叉戟,乘风破浪劈开翠兰大布,直指东海深处。

    大凉远征东海,不知祸福。

    码头上,那三百对童男童女的家人里,有人受不住煎熬,撕心裂肺痛哭中,不少人晕厥——当然,大多是童男家人。

    毕竟失去的是一位男丁。

    好在有大量州兵控制着局面,倒也没什么,其后便是进一步落实善后工作。

    女帝之意,但凡献出童男童女者,免赋税十年,若家中有求学应举之人,州学应打开方便之门,若有人需要承祖荫入仕,吏部也优先为善。

    种种善后措施,倒也挽回不少民心。

    人群渐渐散去。

    最后便只剩下数人望着劈碎海面在阳光下远去的十二艘巨无霸,渐行渐远渐无声。

    一声长叹。

    白衣胜雪满面沧桑的夫子有些意兴阑珊,轻声说了句又蹈覆辙,祸福可知乎?

    曾经也有位千秋霸主,让一位道士率领三千童男童女远赴海外求取长生不老药,巧的是那位道士也姓徐,只不过后来再无音信。

    劳民伤财无所获,祸矣。

    今日女帝,虽不为长生不老药,而是志在天下,为世间开拓更宽大的眼界,但又能得到什么。

    如果东海尽头是更强大的王朝,会不会为大凉招来灭顶之灾?

    夫子有些愁困。

    一旁的李婉约拉了拉夫子衣角。

    夫子回首笑了笑,“无事,就是有些感触罢了。”

    从开封离开后情绪就极其不好的小萝莉依然没走出红衣小姑娘带来的阴影,目光并没有落在远处即将消失在天海尽头的大船上,心思也不在夫子身上。

    只是气鼓鼓的盯着不远处,香腮绯红。

    那里有两位女侠惬意着呐,一红衣斜挎长剑,一女侠背负双剑,见状挑衅的回了个白眼,有本事一个人过来啊,看我们不戳死你。

    小萝莉恨恨的啐了口气,“呸,不要脸!”

    夫子略感好笑,可身为长辈,确实不好掺和到小辈的感情纠纷里去,对那两位女侠也无奈的很,拍了拍衣袖,“走吧,那位大儒在明池楼设宴,鸿门宴呐。”

    但有何惧,我家弟子谢晚溪便可让你无地自容。

    大儒,沽名钓誉者众。

    徐振入海东去。

    夫子和小小负笈南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