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279章 我是打酱油的
    阿牧横身过去,挡在黄宝衣和钟铉之间,“天气很冷,只想回到屋子里烤火暖和,可那个少年磨叽得很,依我说,把你们杀掉最简单直接了。”

    所以啊,我看够热闹了。

    既然李汝鱼说要保护这位无心仕途的画道圣人,那自己就保护好了。

    因为……冰糖葫芦很好吃呢。

    削瘦的阿牧不笑,瘦弱的身躯拦在两人之间,如天堑不可越。

    黄宝衣的神色收敛,渐渐凝重,“吾为君子,不欲与小女子争锋,你还是让开罢。”

    阿牧呵呵。

    黄宝衣只好无奈的对抱剑青年道:“这小女子交给你,我来对付吴道子。”

    抱剑青年沉默了许久,回头看了一眼酒楼。

    韩某人笑而不语,不动如山。

    这个时候需要我这知府出面了,需要建康府兵了,但对不起,我可不愿意在这样大庭广众的情况下和北镇抚司撕破脸皮。

    毕竟那少年是南卫四所的百户,背后是女帝的北镇抚司。

    明哲保身呐。

    尤其是看到钟铉这位画道圣贤的手段后,韩某人已经不抱多少希望,宁愿得罪恩师王琨,也不愿意公然站在女帝对立面。

    更不愿意因此而诛杀一位异人。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韩某人坐看热闹,让宁鸿意外不已,正欲说辞,却被看出了心思,韩某人阴沉笑道:“怎么着,想让我越俎代庖帮北镇抚司去拜访你家范夫子?”

    宁鸿明智的选择认怂。

    抱剑青年不见建康府兵动静,猜出了韩某人的意图,无奈,只好执剑看向阿牧,“请。”

    阿牧撇嘴,“让你三剑。”

    抱剑青年怒极反笑,好狂的口气,倒要让你知晓马王爷有几只眼,虽然你能以剑气杀三人,虽然我没法杀了那异人,但不代表杀不了你。

    抱剑青年出剑。

    三剑,说三剑就是三剑。

    快若闪电。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抱剑青年的三剑,快的无迹可循,除了黄宝衣,几乎没人看见他出剑,就连一直护卫在韩某人身边的梁姓家将也没看分明。

    但三剑无功,连阿牧的衣角都没碰着。

    阿牧呵呵一声,手腕一翻,一枚木剑出现在手上,然后一剑刺出。

    这一剑杳之若日,偏如腾虎。

    剑痕微渺简单,但却蕴幽深剑气,大气磅礴,宛若当关勇夫。

    这一剑不可接。

    抱剑青年脸色大变。

    没有丝毫犹豫,转身一个踏步竟然跃上一处房梁,消失在茫茫民房里,身手敏捷,乍然看去竟似一只猿猴,端的是让人匪夷所思,不明真相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为何落荒而逃。

    这一幕极快。

    黄宝衣还没走向钟铉,抱剑青年就落荒而逃消失无踪,留下这位饱读道藏经典的大家苦笑不已。

    阿牧呵呵一声,“放弃吧,陛下说了——”

    阿牧忽然双手负身后,大袖一甩,学着临安那妇人的神态口吻,“告诉那个黄裳,朕不追究他责任,至于想知道当年是谁设伏坑杀他一家,让他来临安找朕!”

    口气学了个七八分,神态一点不像,不伦不类的样子让许多人忍俊不禁。

    黄宝衣默然。

    “黄主簿,悬崖勒马尚来得及,请三思呐。”房十三一直没有出现,直到此刻收官之时才来,盯着这位昔日同僚,好心劝告。

    黄宝衣苦笑,“来得及么……”

    自己虽然自负,可此刻有个一剑惊退抱剑青年的阿牧,有个画圣吴道子,尚有李汝鱼这个雷劈不死的少年,加上身份透着神秘的房十三。

    没有丝毫胜算。

    房十三笑道:“女帝能打造出盛世,自然是圣明之君,她不会责怪你过甚,毕竟也是被奸人蒙蔽,黄主簿一身才华,当去临安大展拳脚,难道你真要一意孤行,最后力竭死在惊雷之下么。”

    李汝鱼咳嗽一声,有些失落……

    这一次,自己连剑都没拔,感觉像看了一出闹剧,自己不过是来建康打了一趟酱油。

    说道:“就这样罢。”

    忽然有点小怨念,感情自己到建康,仅仅是为这两位异人断惊雷而已……那妇人就没奢望过自己能招揽吴道子。

    不过也挺好,至少没有流血漂橹,摸清了相公王琨一张底牌的同时,还看清楚了王琨门生韩某人的立场和意图。

    但相对的,相公王琨也知晓了阿牧的存在。

    这些都小事。

    真正的博弈,是太子赵愭大婚之后的参政和分政,那才是决定天下归属的关节大事。

    黄宝衣终于意动,看向钟铉,叹道:“可惜不能领教画圣之笔。”

    钟铉虽然不知道这位叫黄宝衣的异人是何来路,但能让大凉天子知道他是异人,又知道他为相公王琨办事都不忍诛之的人,必然是位人杰。

    神色很认真的道:“你知道我是谁,所以知道我最擅长的不是钟馗,而是天王图,当然,若是兵锋相见,那便不是送子天王,而是背剑天王,我只盼啊,这一生都不用再画此图!”

    何日画此图?

    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时,那一日我以此图送祸民之人,无论他是女帝还是王琨又或者赵愭,我纵情山水间,心在红尘。

    黄宝衣叹气,“是啊,愿天下权贵,永不让画圣作天王图!”

    抬头看天穹,两道惊雷劈落。

    无色无声的惊雷,纵贯天地,带着雷霆怒意,要抹杀建康这两个违逆天道的异人。

    房十三笑眯眯的看向李汝鱼,“李百户,请。”

    阿牧呵呵。

    李汝鱼一脸无奈,赤白、青紫、血红惊雷都挡过,七彩惊雷和无色惊雷自己挡得了?会不会被劈死一了百了?

    然而箭在弦。

    李汝鱼只好上前,站在黄宝衣和钟铉之间道:“两位请靠近一点。”

    少年拔剑,长身而起。

    挡惊雷。

    酒楼里,宁鸿和韩某人对视一眼,嘟囔了一句没意思,各自下楼重归政敌之势。

    喝了有七分饱的汉子翻了翻眼皮,不怕道破天机的冒出一句:“又要雷劈不死,遮莫是天下异人因此再拔高一截,这可就妖孽了,李青莲那家伙再拔高一截,会不会真的成了神仙?”

    汉子拿起卦旗下楼。

    距离建康数十里的官道上,有个白衣夫子带着一萝莉一少女,晃晃悠悠骑马骑驴走向建康,远远看见天穹上两道无色惊雷落下。

    夫子有些讶然。

    什么样的人能引得无色惊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