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295章 身陷囹吾
    岳单摇头,“不清楚,但许诛叛军前往幽州后,我的人截杀了他一个送信秘谍,许诛写了封信给赵长衣,其中意味耐人寻味。”

    李汝鱼哦了一声,“写的什么?”

    “末将知铜雀,王爷知否。”

    铜雀?

    李汝鱼思忖了一阵,不明白其中的意义,不过看岳单似乎也不懂铜雀代表着什么,此刻并没有全信岳单的片面之言。

    岳单也知道难以让李汝鱼全信。

    范夫子的目光从阿牧身上移到李汝鱼身上,淡然道:“想必陛下也让你去燕州,不过如今这个局势下,并不建议你去燕州,如果要去,最好现在就去,千万不能被许诛知晓,你已经来过开封。”

    李汝鱼不解,“这是为何?”

    “许诛现在反岳不反凉,明面上他并没有和大凉撕破脸皮的底气,所以你现在直接去燕州,他大概率不会对你动手,但如果你先到开封再去燕州,他就会猜出岳王爷可能告诉过你真相,你说他还会让你活着离开燕州么。”

    范夫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继续道:“早些去罢。”

    一旁的岳单面无表情,眼角却跳了跳,按剑的手上青筋扯了扯,衣衫无风飘了飘。

    视线一直落在蓄须青年身上的阿牧倏然浑身紧绷,不着痕迹的靠近李汝鱼一步,剑意倏然间飘荡而起,直指岳单。

    李汝鱼心中凛然。

    也不动声色,笑道:“如此,告辞。”

    范夫子呵呵笑看,忽然喊住阿牧,酝酿了一阵,却只憋出了一个词:“珍重。”

    阿牧情绪复杂,喟叹一声。

    岳单看着两人的身影,许久才转身看向范夫子,“先生这是何意?”

    范夫子淡定自若,“王爷若是杀了李汝鱼,不啻于告诉临安,镇北军真的反了,但王琨说的是真的吗,任红婵真是王爷等的那个人?”

    岳单沉默许久,“不杀了李汝鱼,陛下就不会让太子赵愭北来。”

    范夫子哈哈大笑,“一样,你觉得李汝鱼能解决许诛那几万大军?不可能,我不知道许诛和赵长衣什么关系,但他既然敢假戏真做,必然有把握。”

    又道:“这一次,只怕王琨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说到底,王琨以任红婵为诱饵,让岳单配合演这一出戏,终究还是为了太子赵愭铺路,赵愭若是能顺利解决镇北军内乱又不让岳单反凉,朝堂一番吹捧,就不只是参政那么简单。

    而是分政!

    太子赵愭分政数年,在王琨辅佐下,若是政绩出色,届时群臣上奏,让女帝禅位也不无可能。

    岳单苦笑,看着范夫子,认真的道:“夫子真不愿入世?”

    入世,非入仕。..

    范夫子大袖一甩,身影远去,“倦了,王爷自珍罢。”

    回城途中,李汝鱼看着身旁魂不守舍的阿牧,叹了口气,“你和范夫子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如果是故人,为何不相认。”

    阿牧看着远方,心绪纷乱,“他身边有个她,我现在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李汝鱼莫名其妙,“宁浣?”

    阿牧嗯了一声。

    “建康通判宁鸿对宁浣私奔一事,看似气急败坏了一阵,实际上并没有太多伤感,这其中恐怕另有隐情,现在照你这么说,宁浣也是你故人?”

    阿牧又嗯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的?”

    阿牧沉默了一阵,直到看见护城河时才轻叹道:“因为一模一样啊。”连时而发作的心病都如出一辙,就好像自己就是阿牧一样,一点也没有因为再世为人而改变。

    世间大概没有人比自己更熟悉宁浣。

    不可解之结。

    李汝鱼没有再纠结这件事,沉声问道:“先前岳单是想对我出手?”

    阿牧点头,“那一刹那,他提醒你之后,岳单确实是对你起了杀心,若是我不在,你今日回不到开封城。”

    李汝鱼恍然,“范夫子是故意提醒我的罢。”

    因为自己在建康放走了他,所以他便提醒自己一次,也算还了这个人情。

    阿牧沉默不语。

    李汝鱼自言自语,“看来需要见一下虞弃文将军,燕州那边大抵是不用去了。”北方这个烂摊子,想必虞弃文心中有数。

    但虞弃文真的还忠于大凉吗?

    别说李汝鱼没把握,就是临安的女帝估计也没多少把握罢。

    李汝鱼没有听从范夫子的劝告直接去燕州,而是选择寻找机会见一见虞弃文,再根据情况作出选择——是继续呆在开封还是回临安。

    回到北卫二所公衙,闫擎已经买了东西归来,看见两人进门,这位话不多的黑衣汉子轻声说了句有人来拜访。

    李汝鱼讶然,自己前脚到开封,后脚就有人知道了?

    看来女帝的密旨也不秘。

    走进去,却发现一位面目削瘦的不惑之年男子,身材高大而欣长,长须美髯端的是儒将风流意气,身着便服,腰间佩了柄剑。

    起身笑道:“李百户真是胆大,孤身来开封,就不怕有来无回么。”

    李汝鱼苦笑:“方才碰巧遇见了岳王爷,还好,活着回来了。”

    不惑男子有些意外,旋即摇头叹气。

    李汝鱼问道:“虞将军?”

    不惑男子点头,“不请自来,打扰了。”

    李汝鱼请他重新坐下后,轻声问道:“我也不兜圈子了,就率性问一句将军,何姓?”

    姓凉还是姓岳。

    虞弃文愣了下,显然有些不适应李汝鱼的直来直往,许久才爽朗笑道:“我若说姓凉,李百户相信么?”

    李汝鱼点头,“将军当不是包清淳之流。”

    虞弃文长叹了口气,显然也知道包清淳的事情,“晚节不保,可惜。”

    被逼的也好,被赵长衣设计的也好,包清淳现在脱离了枢密院掌控,只能意味着一件事,这位老臣终究还是没能保住晚节。

    旋即正色道:“李百户真不该来开封的。”

    李汝鱼不解,“还请虞将军明说。”

    虞弃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许诛反叛之事,本是岳单一手策划,种种迹象表明,岳单似乎有把柄在王琨手上,所以不得不顺从王琨的意思,原本是让镇北军假意内乱,然后让太子赵愭来钦差平乱,垫下储君之威,可不曾想许诛假戏真做,如今北方是真的乱了。”

    顿了一下,“但是陛下没让太子赵愭来,而让你奉密旨先来,王琨和岳单必然不会接受这样的局面,很可能下一步,就要在开封城里杀了你。”

    麻烦就在这个密旨上。

    因是密旨,开封这边的官员大概有人会知道,但更多人根本不知道李汝鱼是钦差,所以岳单就算杀了李汝鱼,到时候把责任让乱军身上一推,谁会认为是岳王杀钦差而反凉?

    李汝鱼进入开封城,便身陷囹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