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309章 一剑破无双
    有虹光西来。

    一闪即至。

    嗡!

    长剑破空,落入李汝鱼右手。

    身后巨大的披甲虚影,平伸右手,掌间,一枚巨大长剑先生剑柄,再生剑身。

    狂风激荡,扫尽六合八荒。

    随着剑来之势,满地尘埃漾起,又似波浪席卷,滚滚远去。

    李汝鱼握剑,顿脚。

    脚下,那朵出自画道圣贤钟铉手笔的青莲,如烟花湮灭,被随风带起,丝丝缕缕如彩云托月,李汝鱼纵身入高空数百米!

    那一刹那,在场所有人看李汝鱼手中剑,已不是剑。

    彷如一段河流。

    这剑上,有夫子之剑意。

    这剑,便是夫子。

    李汝鱼身在高空,一剑劈落。

    身后那披甲虚影,亦在李汝鱼跃入高空时,顿足跃起,巨大的身影直接跃入云端,旋即和李汝鱼一模一样的姿势劈落。

    刹那之间,天穹之上云彩被搅成稀烂。

    落下时,披甲虚影竟和李汝鱼的身影重合在一起。

    这一刻,少年是白起。

    白起亦是少年。

    刹那之间,所有人都看不见少年。

    众人眼里,只有一尊巨大的披甲虚影,手中握的那柄数米长大巨剑,如谪仙又如杀神,从云端跃下,一剑劈向岳单。

    大河之剑!

    这一剑已是神来,可跪仙人。

    脱尘的如瀑流剑意里,夹杂着恍若地狱恶鬼一般的狰狞杀意,有若实质。

    长剑尚未落下,岳单所在区域内,地面已出现龟裂细纹。

    青衫秀才感受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剑意,微微一笑。

    又见夫子。

    毛秋晴已止住胸口创伤的血,仰首望着少年,也笑了。

    闫擎坐在地上,无奈的很。

    早知道你能这样,我又何苦要承诺与你,现在看起来,这承诺像个笑话。

    旋即心中激情万丈。

    总有一日,我也要能如这少年一般。

    一剑百丈高!

    阿牧眸子里闪耀着光彩,唇角翘起,笑眯眯的,“哎哟喂,九十几丈了嘞,这仅是夫子的剑而已么?真是个人间谪仙人呐。”

    人间谪仙人,当然不是指李汝鱼,在阿牧眼中,那位一起待过几日却遗憾不曾见其剑出鞘的夫子,才是真的人间谪仙。

    阿牧不知道那巨大披甲虚影是谁,但钟铉知道。

    脑海里的记忆纷纷扰扰,从历史长河里找到数个和那披甲虚影相似的人,结合先前李汝鱼那诡异的一句“杀以杀止”,披甲虚影是谁,已是呼之欲出。

    只是钟铉也不知道,为何李汝鱼会勾出这一尊虚影来。

    李汝鱼是异人?

    不可能。

    雷劈不死,并非是雷劈不中。

    身为异人,钟铉太清楚,如论如何强大的异人,只要被惊雷劈中,绝对没有不死的理由,那么李汝鱼雷劈不死,又能勾出这一尊杀神,其中的意味……

    真如自己所想!

    钟铉爽朗大笑,大凉有此子,当可开启一个崭新的世界。

    岳单也知道了这尊披甲虚影是谁。

    虽然知道李汝鱼绝对不可能是异人,也不明白不是异人的李汝鱼,为何会拥有杀神之姿,但,岳单不惧。

    你为杀神又如何?

    我岳单不惧!

    改天换地的世界,我在这大凉节节拔高,早已非当年那个吕布。

    我是北方之王!

    岳单提戟,双腿猛屈,迎着巨大的披甲虚影,跃空而起,用尽全身力气挥出雷霆万钧的一戟。

    飞沙走石。

    天昏地暗。

    日月无光。

    尘埃散去,天地重归清明。

    天穹之上,乌云依然再次盘绕,随时都会有惊雷劈落。

    地上,岳单长戟拄地,长身而立。

    李汝鱼站在不远处,浑身鲜血依然,眸子里透出坚定,但身子却在摇摇欲坠,冷冷的看着岳单,身后那巨大的披甲虚影已经迸散。

    青衫秀才叹了口气,毛秋晴越发黯然,闫擎无语……

    这都杀不死岳单。

    阿牧却笑了。

    榆树下的道人苦涩的摇了摇头。

    钟铉转身,对身旁的少年说道:“走罢。”

    少年不解,“先生,这就走了?”

    钟铉笑道:“不走,等着岳单请咱们去喝酒?”

    少年怔了一下,“谁赢了?”

    “用剑的赢了。”

    “那咱们一起上啊,趁他病要他命,一起上剁了那姓岳的异人。”

    “剁不了,这里可是开封,别忘了,还有个道人,若是先生没有猜错啊,那道人可是个狠角色,会撒豆成兵的妖术。”

    “妖术?”少年吃了一惊,旋即快跑了几步,“先生等等我哎……”

    少年如兔子一般,蹿到了钟铉前面,少年话多:“先生先生,原来画画很行啊,不过你也收了个很行的弟子哟,等我游历完大河河山,出师时一定给你作一幅《千里江山图》。”

    钟铉笑而不语。

    岳单默默的看着李汝鱼不做声,许久,才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冷冷的握住长戟,“我承认,先前那一剑不输临安一剑破城楼,但,我还没死。”

    那么只有你死。

    李汝鱼噗通一声跌坐在地,没有说话。

    自己已无再战之力。

    却不想阿牧突然上前,站在李汝鱼身畔,手中木剑直指岳单,“还有我呢。”先前那一剑,你已遭受重创,只不过李汝鱼先受了重伤,所以才无力支撑。

    此刻你岳单,最多尚有六十丈高,自己出手,虽然也不一定能杀他,但至少能保护李汝鱼。

    岳单哂笑,“你不想他活?”

    阿牧呵呵,“他想活下去,谁杀得了?”

    他可是姓范呢,能谋一国之人,他既然敢来开封,会被你岳单拿捏?

    打死阿牧也不信。

    榆树下被岳单称为“贤师”的道人上前一步,“别忘了,还有贫道,开封城内尚有镇北军,你那位范夫子能逃离开封,但宁浣绝对不能。”

    道人一步便生妖风。

    阿牧神情很犹豫纠结,我虽然很想宁浣死,但她应该死在我剑下,而不是死在开封城里的镇北军士卒手上。

    却忽有沧桑而枯朽的声音飘来,“就算你在,就算岳单能豁出一切杀了李汝鱼,但是,你就真的以为他能一直遮蔽天机,他真的断得了惊雷?”

    一位枯朽老矣的耄耋老人从远处踽踽而来,头戴莲花冠,身披道袍,无风自动,端的是道骨仙风,宛若那云中仙人步人间。

    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垂暮老矣守在天下气运池畔的老人。

    而是举手投足可断惊雷,可破妖术的道家仙人。

    老监正到了!

    这位老人,可逆天为女帝篡改天机,使得岁月不加身,其手段堪比云上神仙。

    老监正身后,跟着两人。

    一位秀气青年,虽然精神萎靡,却依然挂着随和笑意,手上把玩着一柄剔骨刀,落荒而逃的来臣俊去而复返。

    一位手提巨大铁弓的老貂寺,亦步亦趋。

    身上的大红袍昭示着这位老貂寺的尊贵身份,当今大内百宦之首,内侍省左都知薛盛唐。

    但薛盛唐在老监正身后,却像个身份低微的小太监。

    老监正,其尊崇地位不输老相公柳正清。

    他的出现,彻底打破了岳单最后的希望,如果岳单此刻还能用范夫子将住阿牧,再以残存之力杀了李汝鱼,那么老监正就能打破贤师的无上道术,让天雷落下。

    谁也活不了。

    而这所有都奠基在李汝鱼那一剑之下。

    没有那一剑,老监正来也阻止不了自己杀李汝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