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346章 惊天阴谋!
    李汝鱼见过很多异人了。

    有平日里傻里傻气,倏然醒悟过来便以一句振聋发聩的“我花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而引来惊雷的扇面村傻儿子。

    有胆小懦弱,成为异人后在扇面村蛊惑人心图谋不大心却很大,欲当一个土皇帝的孙鳏夫。

    有夫子这种人间谪仙人。

    有阿牧这种困顿于情的奇女子,也有岳单、岳平川、赵骊赵飒力盖山河的英雄之流……

    但从没想过,赵愭会是异人。

    赵愭其人,从知晓他的存在开始,给人的感官就不好,胆小懦弱,荒淫无度,完全没有一丝异人应该有的气度。

    然而他亲口承认是异人。

    而且他说了一些话后,天穹也响起了闷雷。

    他说的恐怕是真话。

    赵愭是一位异人,但真的是一位不输大燕太祖,不输女帝陛下的千古帝王?

    有待商榷!

    这样的人可不多。

    古往今来,自己所在这片天下的历史上,能够媲美大燕太祖和大凉女帝的帝王,屈指可数,甚至说,绝对不会超过三个帝王可以媲美这两位。

    赵愭可媲美?

    打死李汝鱼都不相信,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是那般的天骄人物?”

    言下之意,你凭什么如此自信。

    赵愭轻笑了一声,“有种东西,你不得不信,比如天命,比如天道垂青,我两世为人,皆如是,天下英雄聚之我麾下,世间美人不请自来。”

    上一世,我拿着代表更始帝权势的一根节杖,身边不足五个人去河北,这是何等困难的形势,开局连条狗都没有,然而就是这样,我也开创了一片崭新天地。

    在河北,天下豪雄纷纷自带兵马、自带粮草,自带美貌女儿来投奔自己,短短几个月以后,自己在河北就成为最庞大的势力之一,有钱有地有兵有势,外带一个美貌年轻的妻子。第二年,扑灭河北最大势力王郎,平定铜马、青犊等起义军。

    在这过程中,自己的势力不但没有因为征战而损伤,反而打一仗就收编十来万降军,实力大增。不到二十个月,自己的实力就从单车数骑,膨胀成为带甲百万、裂土千里的天下最大势力。

    这才有了云台二十八将!

    这就是天命。

    然而这一世,自己依然天命眷顾,出生大凉皇室,身为顺宗陛下唯二的血脉,又是钦定的太子,只不过没曾料到赵长衣横空杀出。

    然而天命不可违。

    谁也不曾想到,赵长衣是个不甘心于久等之人,他和女帝决裂,让自己又有更大的把握问鼎帝王之位,来到开封后,依然是无数人自带粮草美女来投奔……

    王琨自以为他从岳单手中的镇北军里笼络了无数人,却不知道,有更多的人已悄然投诚自己。

    只要女帝一旦开始西进平定蜀中,自己就立即动手解决王琨,其后的事情,自己实际上根本不用和女帝达成某种协议,只需要做一点:平定北蛮!

    一旦平定北蛮,届时自己再发国书,和女帝重修于好,自己依然是太子。

    而那时候女帝大概会跟随大燕太祖和百丽春香的脚步,大凉天下就将真正的交到自己手上——自己能平北蛮,女帝还有什么顾忌?

    解决王琨,平定北蛮。

    这是两件大事,女帝都不一定能轻易做到的事情,但赵愭有信心。

    李汝鱼摇头,“天命什么的都是虚无缥缈的事情,我只想知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有凭什么有信心解决王琨,而且,你既然已经知道王琨的身份,他会不知道你的身份么?”

    赵愭点点头,“你的顾虑确实有理,很多东西我不方便给你说,不过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取得你信任的必要,之所以愿意和你一番长谈,是想告诉你,你若杀了我,北方将彻底落入王琨手中,岳单也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我要是死在你手上,王琨有一万种方法让镇北军相信,我是死在岳单手中的。”

    毕竟岳单有杀独孤鹫满府的前科。

    李汝鱼沉吟半晌,有些动摇。

    赵愭最后定鼎一席话,“王琨确实在怀疑我了,早在临安时候,他和女帝陛下一样开始怀疑我,只可惜他们没有证据,不过到了今天,一切都不重要了,等王琨知道我是他宿敌的时候,将是尘埃落定的那一日。”

    又挥挥手,“你走罢,我安排了人接应你和阿牧,离开开封,速速回临安。”

    李汝鱼摇头,“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不会被你忽悠。”

    长剑一振,就欲出手。

    无论赵愭如何说的天花乱坠,自己看来,他的话只能信两成,其余八成大概都是想将自己当做棋子的忽悠,只要自己杀了赵愭,北方的局势将变得异常简单。

    赵愭苦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放弃。”

    顿了一下,“不过无妨!”

    赵愭看了一眼卧寝,咳嗽了一声,那个穿着曝露的女子,又笑眯眯的走了出来,魅声道:“陛下有什么吩咐,臣妾但无不遵哦。”

    眼神儿荡漾,以为赵愭想让自己当美人计,去勾搭李汝鱼。

    却不料赵愭冷哼一声,毫不留情的道:“我还有要事,滚回你的寝宫去。”

    刘楚愣了下,旋即一脸委屈我见犹怜的离开。

    待她走后,赵愭才长叹了口气,“这是个王琨放在我身边的棋子,很多事情不得不防着些。”然后对李汝鱼叹道:“让你见一个人,你就会信了。”

    李汝鱼莫名其妙的很,“谁?”

    ——————

    “我。”

    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李汝鱼有些讶然的回头,看着这位九违的黑衣汉子,忍不住浮起一丝温暖的笑意,旋即不解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黑衣汉子腰间佩剑,正是许久不见的闫擎。

    当初在开封城外一战岳单后,他奉命西进去了蜀中,不曾想此刻竟然出现在开封皇宫里,而且看样子,和赵愭并不是敌对关系。

    否则他出现前,赵愭没必要刻意将刘楚打发走。

    看见李汝鱼脸色那抹只有朋友才会拥有的温暖笑意,不甚说话的闫擎心中也有些温暖,微微颔首,“当日开封一战,你借夫子之剑破了岳单后,我养好伤后便一直蛰伏在开封,等待殿下北上。”

    殿下?

    李汝鱼敏锐的发现闫擎的话中重点,“殿下?”

    闫擎难得的温和笑了笑,“是的,太子殿下。”

    说完后对太子赵愭行大礼。

    赵愭急忙过去扶起他,“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大礼。”

    李汝鱼越发莫名其妙的紧,感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到底是怎么回事。”

    闫擎绝对是女帝的心腹,赵愭反凉也是事实,怎么看闫擎和赵愭都不应该有交情才对,此时两人却像是一对真正的君臣。

    赵愭坐下,咳嗽了一声,忽然发现自己说什么李汝鱼都会猜疑,干脆让闫擎说。

    闫擎想了想,轻声道:“我来开封,是奉陛下之命保护太子殿下,同来的还有青衫秀才,我在开封皇宫里潜伏,和张攘一明一暗,青衫秀才则潜伏在城中。”

    李汝鱼无语的苦笑,“说重点。”

    闫擎深呼吸了一口气,娓娓而谈,说出了一桩惊天的秘密:赵愭赴北方反凉,本是奉女帝旨意!

    李汝鱼听完之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得不叹一句,大凉女帝,不愧是千古奇女子,这等大魄力,世间还有几人有?

    这一切都要从大凉的国本说起。

    女帝章国之后,幼年赵愭被立为太子,这是顺宗陛下驾崩之前,用江山和女帝陛下达成的一个协议,江山给你,但你百年之后,江山必须还给赵室。

    毕竟女帝不能生育。

    然而问题终究还是出现了,女帝陛下找到了顺宗流落在民间的私生子,一个身份更特殊的皇子:赵长衣。

    赵长衣,既是顺宗的私生子,也是女帝陛下的侄儿。

    赵长衣的母亲,当年也是大凉美人儿之一,和女帝陛下、岳王妃苏苏并名远扬,在顺宗年少为太子时,顺宗陛下和为质子的岳平川秘密出游,认识了这三位美人儿。

    岳平川心仪苏苏,顺宗心仪女帝,而赵长衣的母亲却死心塌地的爱着顺宗。

    狗血的故事往往有狗血的结局。

    在经历过许多事情后,赵长衣的母亲却先和顺宗陛下有了肌肤之亲,后来迫于局势和皇室压力,顺宗陛下却只能一个人带着苏苏回到临安。

    岳平川北上世袭罔替。

    后来的事情极其复杂,女帝和赵长衣的母亲因为一些事情分散,再后来,女帝去临安,再次和顺宗邂逅,两人终于成为一对眷侣。

    等顺宗登基后,苏苏也被送去了开封成为岳王妃。

    在这样的背景下,女帝陛下找回赵长衣后,为了弥补那位姐姐,打算将江山交给赵长衣,这才有了赵愭的自甘堕落的扮猪吃虎。

    然而女帝和赵愭都没想到,后来的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尤其是当赵长衣露出野心后,女帝陛下便有些后悔了,而此刻又开始怀疑赵愭也是异人,尽管如此,女帝陛下依然对赵长衣怀有一丝希望。

    于是和赵愭有了一番长谈。

    赵愭作为一位异人,虽然没有对女帝说出真相,但是他愿意和女帝陛下,也和赵长衣甚至和天下打一个赌:一个事关大凉江山未来国本的赌约。

    赵愭将和王琨一起北上反凉。

    如果赵长衣也反凉,那么赵愭将依然是大凉的太子殿下,并且在开封为女帝陛下除去相公王琨,之后便是率领镇北军平定北蛮。

    如果赵长衣不反凉,那么赵愭不再是大凉的太子殿下,而是真正的伪帝,那时候他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和女帝、赵长衣争夺天下。

    对于赵愭而言,这是一个赌博。

    输了,最坏的结局就是要依靠自己和王琨,从女帝手中争夺江山。

    赢了,也不容易,需要依靠他自己解决王琨,其后更是需要北伐平定北蛮,难度依然巨大。

    但赵愭知道,自己只能赢不能输。

    虽然自己也是一位异人,而且是一位不输女帝和大燕太祖的帝王,但真要靠王琨和岳单,从女帝手中争夺大凉江山,就是他赵愭也没有这个自信。

    宁愿对付王琨和北蛮,赵愭也不愿意面对女帝。

    万幸。

    他赢了。

    在北方建立小朝廷反凉之后,赵长衣虽然明面上还没有反凉,但实质上已经裂土封王。

    这个阴谋里,最大的输家就是赵长衣。

    徒然为赵愭做了嫁衣。

    而女帝陛下,无论赵愭是输是赢,她都是最大的赢家。

    赵愭反凉,赵长衣不反凉,那么以禁军和西军联手,平叛镇北军并非难事,赵愭反凉之后赵长衣也反凉,那么就是禁军平定西军,而赵愭则负责解决王琨之后北伐北蛮。

    依然不难。

    这一个不破不立的计谋,不仅要除掉王琨,也会真正的选出储君,同时也有可能解决掉北方岳家这个大凉顽疾之痛。

    这些计谋,赵愭知晓是谁出的。

    女帝陛下亲口说出,这个计谋,不是出自枢密院,而是出自她手下的春秋院。

    所以,当赵长衣进入蜀中后,女帝陛下和赵愭之间,其实就不再是敌对关系,禁军和镇北军的对峙,也不过是做个样子给王琨和赵长衣看,以此麻痹这两人。

    天下,依然尽在女帝掌控之中。

    所以,才会在开封成为一战后,让闫擎和青衫秀才来开封暗地里保护赵愭。

    毕竟这件阴谋成功后,天下的储君只能是赵愭。

    当然,赵愭还需要证明给女帝看:他有资格当这个大凉储君。

    这也是赵愭的自信之处。

    这大凉天下,如果自己都没资格当这个储君,他赵长衣之流又何德何能?

    我本千古帝王啊!

    只不过遇见了大凉女帝这样的绝代天骄,否则自己何须如此豪赌。

    听完闫擎说完之后,李汝鱼许久不语。

    赵愭也苦笑道:“现在你应该知道,咱们的大凉女帝究竟是何等的天骄人物,为何我赵愭也愿意俯首称臣了罢,她啊,绝对不输大燕太祖啊!”

    大燕太祖是谁?

    很可能是那个史上第一个称帝的人啊!

    当然,自己亦绝对不输他二人。

    但自己愿意等,因为所有的局势都表明,自己等不了几年,毕竟这片天下满足不了女帝,等她走后,当自己真正的一统天下,也许那一天,自己也想去看看世界之外的世界。

    这是任何一个帝王都想的事情。

    李汝鱼沉默了许久,才问道:“女帝陛下知道你是异人,而且是一位千古帝王么?”

    赵愭笑而不语。

    闫擎咳嗽一声,“陛下说过,她有过这个怀疑,但不介意,她说,如果赵愭真是一位天骄君王,乃是大凉之幸。”

    赵愭呵呵笑了笑,“都不重要。”

    神色有些尴尬。

    感情自己在女帝眼中,依然没有威胁性啊,甚至不如其他的异人?

    这确实尴尬。

    我好歹也是开创过一代辉煌盛世的人,有那么不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