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359章 要这铁棒有何用
    今夜月明,少年熟妇居一屋,夜色妩媚里,杜秋娘忽然想起了那首已经遗忘的诗: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多好的诗啊。

    我杜秋娘虽然有一腔才华,可身为异人,已不奢望悬名咏絮录,更是自觉比不上刘族那个刘班昭,只想一辈子陪着大官人,做一个普通的幸福女人。

    不再奢望金缕衣。

    也不再奢望宫廷富贵权冠后宫,看它皇权富贵去,只求一世伴郎君,逍遥快活无清规。

    然而今夜,我将为大官人,用我的娇莲身体来温暖一个少年的阳刚之躯。

    我要主动将他吞进自己的身体里。

    如莲裹藕。

    然而我虽然没有心甘情愿,但是却也愿意为了大官人放弃尊严和贞洁。

    这是何等卑微的爱情。

    杜秋娘默然垂泪,不知许久,才轻轻伸手,褪掉了身上那薄如蝉翼的襦裙。

    满室骤然春光。

    夜色妩媚里,杜秋娘欲要绽放,在那少年身上绽放。

    ……

    ……

    迷迷糊糊中,李汝鱼觉得热,很热。

    浑身都热。

    仿佛站在了一片个封闭的空间里,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到处都是火焰,焚烧着肉身,也焚烧着心,在极度的燥热里,李汝鱼想要冲破这片封闭的空间。

    他想要找一个出口。

    一个能让自己心灵得到安慰的出口。

    这种感觉,少年陌生而又熟悉,熟悉是因为以往春梦时,曾有过这种欲要破开一切束缚的诡异感受,陌生,是因为那股娇艳烈火,从来不曾感受过。

    恍恍然中,少年似乎听见有人在哭泣呜咽,又似听见了女子喃语。

    胸口倏然一阵冰凉。

    滑腻的冰凉。

    在炽热的火焰里,那一股冰凉让少年骤然觉得舒爽不了少,旋即又感觉那一股冰凉在胸口游走,轻拢慢捻抹复挑的游走。

    冰凉之意犹在。

    然而火焰却越发灼热。

    少年模模糊糊中睁开眼,看见了一张凄艳迷离的脸,那是何等精致的一张脸,这一刻,那张本就很美的脸在热火沸腾的少年眼里,便如那天穹落下的巫山欲女,美得不可方物。

    少年觉得身体很硬。

    浑身上下都僵硬,僵硬的身体更想找一个温软滑腻而湿润的出口。

    这是春梦吧?

    少年很自然的觉得,这只是一场天亮了无痕的春梦。

    然而……

    当那张脸俯下,当那樱桃一般的红唇落在胸口时,少年倏然打了个寒颤。

    好真实的感觉。

    少年忍不住呻吟一声,闭上了眼睛,任那红唇游走。

    然而就在下一刻,少年猛然打了个寒噤。

    因为闭上眼的刹那,少年猛然发现,脑海里出现在自己胸口的女子变成了小小,那个俏如春山的小小,但是小小是绝然不会如此的。

    而起,这感觉太过真实!

    少年猛然翻身坐起,那个春情如水的女子吓了一跳,旋即目瞪口呆的看着少年一巴掌呼他自己脸上,然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真疼。

    杜秋娘愕然不解。

    这是什么状况?

    大官人说了啊,这少年喝了春骚桂酿,此刻绝对不可能清醒,纵然有所感觉,也应该是情欲方面的,怎么忽然做出这种莫名其妙的举动?

    李汝鱼龇牙咧嘴,双眸血红的看着那愕然的女子。

    嗯,亦是一个赤裸的女子。

    那女子无尽美好处,皆落在李汝鱼眼里,不提那耸耸欲动的天籁之峰,仅是那一片可以葬尽天下英雄的长安幽城外的无穷森林,就能让少年彻底意乱情迷。

    然而……

    她不是小小!

    不可否认,这个女子很美,也很媚,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在述说着欲望,也在挥洒着春意,但她终究不是小小。

    少年的心里,便像烈焰遇见了冰山。

    倏然被浇灭。

    李汝鱼正襟危坐,脸色依然潮红,眸子里依然血红,只是脸上是神色却多多少少清明了很多,强行让自己淡漠的问道:“你是谁?”

    杜秋娘心中意外,不曾想世间有人竟然能在春骚桂花酿下保持清醒。

    但想起大官人的叮嘱。

    今夜之事,只许成功,若是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已经将一切都豁出去的杜秋娘这一刻,彻底的将自己的自尊抛开,媚笑着挺了挺胸,“郎君,何须在意奴家是谁,春晓一度不计日,莫似春色空度月。”

    李汝鱼眼神又一丝恍惚。

    在他耳里,女子的声音温柔得像一块蜜糖,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心扉,心中仿佛化作了一面水池,女子的声音就像石子落水溅起一圈圈涟漪。

    好像说的也有道理?

    但李汝鱼依然觉得哪里不对。

    强行保持镇静,闭上眼,然后又睁开眼,说了句让杜秋娘啼笑皆非的话:“我还小。”

    杜秋娘看了一眼少年胯下。

    小吗?

    哪里小了,那小蚯蚓可已化成铁棒,吓人的紧。

    李汝鱼顺着视线看下去,也发现了这一点,炽热的心里升起一丝羞耻感,不由自主的缩起了腿,让自己的窘状隐藏在双腿之后。

    杜秋娘暗暗叹气,脸上却依然洋溢着媚笑,“姐姐会让你变大的,你也会很快活的。”

    说完就去抚摩李汝鱼的腿。

    李汝鱼身子猛然一僵,心中越发荡漾,差一点就要任由女子肆虐,但脑海里终究想起了那个小小的人儿。

    李汝鱼再一次往后缩了缩,躲过了女子的手,用尽最后的毅力保持理智和清醒,语气不甚坚定的道:“请姐姐自重。”

    杜秋娘再次意外。

    她真的没想到,这少年竟然有如此坚毅的毅力,要知道他喝下的可是春骚桂花酿啊。

    春骚桂花酿的药性究竟有多强,没有人比杜秋娘更清楚。

    不说大官人经常需要用春骚桂花酿来提神,仅是去岁,大官人初得一女,那女子年方二八,不谙人事,本身对男女之事更是存在着极度的反感。

    可喝下春骚之后,那女子便在床笫之间化身成了荡妇。

    世间绝对没有男女在喝下春骚之后,还能保持着贞洁,哪怕这少年也不能。

    杜秋娘知道,自己必须拿出点什么了。

    否则,真可能辜负了大官人这一步棋。

    杜秋娘起身,跪坐在李汝鱼面前,身子窈窕里,曲线玲珑中,扭动如莲花绽放,所有的美好都在这一刻彰显。

    杜秋娘终究是在宫廷里混过的,争过帝宠。

    她太清楚,自己如何做才能勾引起男人心里那强壮的欲望,她自认比不上刘族的那个妖媚女子刘楚,但论床笫之术,也绝对差不了多少。

    何况是这种少年。

    杜秋娘在床帏间绮舞,歌声媚语: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曲曲折折婉婉转转嘤嘤啼啼。

    舞姿和歌声,如猫爪一般在李汝鱼的心里挠啊挠。

    挠出了血。

    少年倏然觉得,自己又陷入了火海之中,少年的眼里,女子的容貌忽然变成了小小。

    但是——

    她不是小小。

    这一点很重要,少年的心里,自己的第一次,应该是和最爱的人儿在一起,而不是这样,哪怕是春梦,少年也不曾放弃过这个念头。

    于是,夫子批断不专读书的少年,开始闭目念叨圣人语。

    “圣人有语,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君子坐怀,不乱情色不断本心,君子明道,念天地清明,借高楼寒宇……”

    脑海里,山巅负手的读书人哈哈大笑。

    披甲的将军拄剑颔首。

    易水之畔的刺客摇头,旋即点头。

    一通先贤语念叨下来,少年的心中终究慢慢沉浸了下来。

    再睁开眼时,眼前已无红颜。

    只有一具赤裸枯骨。

    纵然舞姿再美,纵然声音再媚,少年的眼里,也看不见丝毫春色。

    李汝鱼的浑身上下,再无丝毫酒意,冷冷的盯着杜秋娘,“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想干什么,但有一点我现在很明确,趁我还清醒之前,你若是不走,我便杀了你!”

    纵然有圣贤语,可自己终究只是个热血少年。

    不敢确定一定能在这种诱惑下镇守得住本心。

    这一刻的少年,满身杀意,整个房间里,春色被杀意涤荡,化而为尸山血海的感觉,仿佛此刻就是在一片尸山血海的战场里。

    杜秋娘打了个寒噤。

    眸子里无尽惊恐,她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再犹豫一下,这少年真会拔剑无情。

    而不是拔鸟无情。

    杜秋娘爬下了床帏,手慌脚乱的穿好了襦裙,在开门前回首看着端坐在床上的少年,忍不住叹了口气,“谢谢你给我的耻辱。”

    谢谢,是因为你没有化身禽兽。

    耻辱,是因为我杜秋娘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极美的女人,竟然不能让你臣服在我的石榴裙下,这是一个女人的耻辱,一个女人关于自身魅力的耻辱。

    杜秋娘满心矛盾的开门。

    女人,就是如此的矛盾,一方面,觉得自尊和贞洁大过一切,另一方面,又希望所有的男人都来跪舔自己。

    但杜秋娘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在说那句话时,她的语气是充满尊敬的,在说那句话时,她的眸子里是充满尊敬的。

    这种尊敬,一如对那位夫子。

    杜秋娘当然知道夫子是谁,在她年老色衰又老又穷的时候,曾经有个诗人来看望过她,那个诗人叫杜牧,可那个伟大的诗人在夫子面前,也矮了一筹。

    只能被称之为小李杜。

    夫子,那可是诗仙啊……

    走出别院的杜秋娘忍不住叹了口气。

    大唐的诗酒剑仙,你终究教出了一个好弟子。

    随着杜秋娘开门的吱呀声,熟睡的摘星山庄便在这声音里苏醒过来,出乎所有人意料,几乎每个人都觉得,摘星山庄的苏醒,应该是在某个女子嘤嘤啼啼的被摧残声中,而不是被赶出门时的开门吱呀声。

    另外一座别院里,王五大刀放在桌子上,捧书夜读。

    作为江湖高手,他自然能隐约听到不远处那座别院里的动静,那声吱呀声代表着什么,让这位总镖头很是吃惊,旋即笑了。

    而已经睡在床上酒话连篇的老镖师却嘀咕说着醉话,说人间少年当如是,不趁春风踏秋月,一剑光寒上九霄,快哉事矣。

    王五看着这位老镖师翻了个身,忍不住摇头。

    你什么时候才能看透自己那一段缘分,那个薛红线真的和你就没有缘分了么……

    在隔壁,解郭放下了手中长剑。

    其实和墨巨侠一样,他其实也挺喜欢那个少年,至于原因,也许是因为少年身上那股血腥杀戮气很像年轻时候的自己。

    不同的是少年从不作恶。

    而年轻时候的自己,却是个无恶不作的大恶人。

    向善后的解郭,觉得少年不应坠落在此处。

    原本他想着,只要那少年拿捏不住本心,那么我解郭就做一回恶人,在这摘星山庄快意杀人,然后大战西门大官人豢养的两个三十三剑客图上的高手。

    然而现在看来不用了。

    这少年啊,果然没让自己失望。

    解郭走出房门,对坐在屋顶上怀抱着巨大包裹的墨巨侠道:“师弟,看过了热闹,该休憩了吧?”

    墨巨侠嗯了一声,从屋顶上跃下,情绪很好。

    “师兄你真打算拔剑?”

    “嗯?”

    “西门大官人豢养的两个悬名三十三剑客的高手今夜都在摘星山庄,我不认为师兄你能战胜这两人,说不准到时候还要拖累我们龙门镖局。”

    解郭不屑一顾,“不是还有你怀中的太阳么?”

    墨巨侠眉头挑了挑,没有做声。

    而在另外一处别院,穿了睡衣的刘班昭起身看着猫眼进来的卢眉娘,有些意外,“李汝鱼挺过去了?”

    卢眉娘点了点头。

    刘班昭闻言沉默了许久,才叹道:“君子。”

    卢眉娘呵呵笑了声。

    哪有什么君子,也许只是那少年看不上此等庸脂俗粉呢,毕竟那少年未来的娘子,很可能是谢家晚溪,那个悬名豆蔻咏絮录榜首的女子,将来长成,必然是不逊色女帝和王妃苏苏的绝世美人儿啊。

    何况少年还有红衣宋词……更别提那个捧心的女子。

    如果捧心的女子是西子,别说区区摘星山庄的一个美貌女子,就是女帝和王妃苏苏,也不见得能在美色上压得一筹。

    而在隔壁厢房里,在李汝鱼院子里响起吱呀声时,本来已经熟睡的阿牧翻了翻身。

    笑了。

    笑容狡黠而赞赏。

    但在摘星山庄最为奢华的别院里,独坐望窗外明月的西门大官人听见了那一声吱呀声后,脸色骤然变得很难看。

    许久许久,才叹了一句:“可敬可佩。”

    竟然能在春骚药性下拒绝杜秋娘的色诱,少年的心性是何等坚毅?

    可谓圣贤!

    然而……

    李汝鱼,连杜秋娘这样送到嘴边的肥肉都不吃,你要那铁棒有何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