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391章 大凉既有女帝,亦可有西北女王
    徐秋歌下了马车来到凉亭外,站到读书人身畔,看着远处的一派祥和,对凉亭外这个年轻读书人笑道:“蜀中无烽烟时,真是个大好盛世风光。”

    虽是初冬,年轻读书人却意思着摇摆着手中折扇,轻笑了一声,“佳人只见风光好,不见荫下玉体横。”

    这话有些调戏的暧昧意思。

    真正的意思则是佳人只见风光好,不见荫下血肉横。

    读书人能站在蜀中西军掌控的锦官城外几十里的凉亭外,他和凉亭里那位老人的安全,实际上付出的代价巨大,此刻在这条小溪方圆十里内,无声的厮杀早已结束。

    西军密探和大凉南镇抚司的密探,换命无数。

    最终还是势在必得的南镇抚司缇骑成功铲除了方圆十里范围内的所有西军密探,为这一次会晤争取到了短暂的时间。

    徐秋歌早已是不是当年那个单纯女子,闻言丝毫不介意读书人的风流调戏,笑道:“那我若是横陈在你谢长衿的床上,你敢爬上来否?”

    正是当年科举仅次状元张正梁和榜眼苏寒楼的谢长衿闻言苦笑,“想,是真的想,但是不敢,而且也自认吃不消。”

    怕被你吃了。

    我又不是徐晓岚那货能日御三女,徐秋歌的层峦叠嶂之妙处,赵骊粗犷,曾对丫鬟奴仆言说过,最终临安无人不知。

    成了许多男人狎妓喝酒时的暧昧念想。

    只不过这件事随着蜀中局势大变,今后的整个大凉天下,都不会有几个男人敢再亵渎这个女人的身体,只怕也没有一个男人能再享受到那具天赐的魅妙身体。

    毕竟这个女人啊……

    谢长衿想到此处,忍不住叹了口气。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徐秋歌只是用身体去经历了一场黑暗,但却打造出了一位让女帝上心的女枭雄。

    这才有今日会晤。

    说到底,还是徐继祖的横空蜕变,让徐秋歌再次走入了女帝眼中。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女帝才发现徐秋歌的蜕变,虽然如今的徐秋歌尚未真正成为一位可以和赵长衣一较长短的女枭雄,但至少让人看到了希望,值得在徐秋歌身上赌一次。

    毕竟女人最懂女人。

    徐秋歌也乐了,媚态横生,倒是让谢长衿心神一阵摇晃,笑眯眯的说了句天下还有谁是你谢长衿不敢调戏的?

    谢长衿想了想,又想了想,“有。”

    女帝。

    旋即又补充道:“大概再等一些年岁,就得加上你这位人间尤物。”

    徐秋歌笑而不语。

    莲步轻摇,走进凉亭里,对那位老人做揖到底:“小女子徐秋歌,见过宁相公!”

    宁相公?!

    当今天下只有一个相公:坐镇临安的大凉相公宁缺。

    大凉的左相宁缺竟然出现在蜀中,这要是被西军赵长衣等人知晓,哪怕是南镇抚司密谈再强,也绝对不可能活着离开。

    这确实是女帝的一场豪赌。

    第一次赌,赌徐秋歌和徐继祖不会透露宁缺的行踪,若是赢了,宁缺也九死一生才能离开,若是输了,大宋左相就将死在蜀中。

    第二次赌,赌徐秋歌能和赵长衣搏杀。

    宁缺一身儒雅风气,这位早些年一直有心扶持赵愭,却又和王琨不对付的大凉右相,自登左相之后,便展露出不输王琨的才华,将大凉临安朝堂打整个四平八稳。

    又随着赵愭北上称帝,宁缺便断了扶龙赵愭的念想。

    如今更是只忠心女帝。

    此次奉女帝旨意亲自蜀中,责任重大,不过此刻心情到很随意,笑眯眯的看着徐秋歌,他是徐秋歌爷爷辈中徐晓岚父亲那位已故大儒的门生,算起来算是徐秋歌的叔伯辈分,笑道:“侄女何须多礼。”

    徐秋歌起身,“礼不可废,这些年徐家多蒙了宁相公照拂,才不至于没落西山。”

    宁缺一声喟叹,造化弄人。

    若非徐继业是异人,有自己在临安照拂,迟早也是能走入中枢的,若是那样的话,徐家何至于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走到凉亭外,对谢长衿微微颔首的徐继祖,并没有走进凉亭。

    宁缺却不敢怠慢这位西军老人,笑道:“继祖兄,你我有些时日不见,若非今日情况特殊,真想和你再畅饮三百杯,一醉方休。”

    徐继祖笑了,“反正你当年喝不赢我,现在更不行。”

    宁缺笑笑,确实如是,当年自己拜在徐晓岚父亲门生求学,没少和徐继祖、徐晓岚一起喝酒,论写诗作赋,自己和徐晓岚大概五五分,徐继祖拍马也赶不上,可若是论抽烟,自己和徐继祖拍马也赶不上徐晓岚,但论喝酒,十个宁缺加十个徐晓岚也赶不上徐继祖。

    两人一阵沉默后,忽然相视大笑。

    一如那当年少年。

    气氛便倏然暖和了起来,让凉亭外的谢长衿暗暗点头,此次西行,胜率大涨。

    因在蜀中,宁缺和谢长衿不敢过于久待,于是宁缺开门见山,“这一次我西行蜀中是奉陛下之命,同行的谢长衿乃是青年一代翘楚,此地事了,谢长衿便会前往渝州赴任。”

    渝州,是蜀中南下的咽喉之地,如今亦有禁军驻守,只不过兵力远远不如寿州针对镇北军的兵力——毕竟蜀中目前表面上没反凉。

    徐秋歌笑了笑,不置可否。

    宁缺继续说道:“待长衿到了渝州,届时的渝州将会形成状元、榜眼、探花三甲共仕一州的局面,当然,这只是短暂的,稍后这三人各各赴渝州周边州府。”

    徐秋歌有些动容,“张正梁和苏寒楼亦在渝州?”

    宁缺点头,“此刻在的。”

    顿了一下,才轻轻补充了一句:“同知枢密院事安美芹已从广西境内赶到渝州。”

    徐秋歌笑了,“女帝陛下好大的诚意。”

    宁缺也笑了。

    ……

    ……

    凉亭会晤,究竟谈了什么,除了四位当事人,天下只有女帝知晓。

    在宁缺南下之际,这位大凉相公很有些不好意思,“继祖兄,方圆十里内大概有不少尸首,还请处置为善,不宜被赵长衣发现些许端倪。”

    徐继祖颔首,“宁相公但去无妨,些许小事不足挂齿。”

    那些尸首必须处置,不能让赵长衣发现他们是死在南镇抚司缇骑刀下,而是死在徐家死士手中,否则赵长衣很可能顺藤摸瓜猜测出今日的会晤之人。

    宁缺大笑,和谢长衿出长亭而去。

    在前往渝州的路上,宁缺和谢长衿在马车里相对而坐,宁缺因何谢韵关系较好的缘故,丝毫不介意点拨一下这位陈郡谢氏的新人——也因为谢长衿确实是个贤才。

    如今大凉左相是宁缺,右相谢韵,女帝似乎已经放弃了制衡左右相公,这两人的关系其实一直比较亲近。

    宁缺笑道:“你怎么看?”

    谢长衿乐呵一笑,“当然用眼睛看。”

    宁缺笑而不语,这确实是谢长衿的风格,洒脱快意不拘一格,若是才情更甚一些,基本上就是第二个夫子——当然,谢长衿是确实不会玩剑。

    毕竟,玩剑厉害得可以称为剑仙,写诗厉害的可以称为诗仙,这样的人有一个就足够。

    再多,就不值钱了。

    开过玩笑后,谢长衿若有所思,“宁相公是指徐秋歌敢不敢一起赌一把,还是指徐秋歌能不能赢?”

    宁缺颔首,“两者。”

    谢长衿笑了,“今日观徐秋歌的气度,已非昔日吴下阿蒙,她肯定是敢赌这一把的,但她还没达到枭雄的地步,陛下之所以走这一步棋,很大程度是因为徐继祖这个大器晚成的西军老将,但不得不说,徐秋歌是有一定胜算。”

    吴下阿蒙?

    听到这个谢长衿无意说出的陌生词语,宁缺不着痕迹的笑了笑,并不意外,却还是好心的提醒谢长衿:“吴下阿蒙?”

    谢长衿猛然惊醒自己说错了话,旋即又笑了。

    自李汝鱼出现后,女帝对异人的态度其实多少缓和了许多,比如苏寒楼,其实大家心知肚明他是谁,女帝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但依然打算重用他。

    所以,女帝难道没怀疑过自己?

    当然怀疑过。

    只不过自己如今的处境和苏寒楼一样,女帝依然愿意起用,只因小小那个未来夫君李汝鱼的缘故——女帝如今已有绝对信心,天下哪怕有再多的异人,都逃不出李汝鱼这柄剑。

    宁缺沉默了一阵,说起了题外话:“倒是很期待蜀中平定之后,若是徐秋歌胜出,你、张正梁以及苏寒楼三人,究竟谁才能真正成为蜀中肱骨。”

    还有一层意思没说出来。

    你们这三人将来注定要入仕蜀中甚至整个西北的一些重镇,到时候你们三人是能掣肘住徐秋歌,还是被徐秋歌压得无法动弹,让人心生期待。

    谢长衿却乐了,“我觉得我肯定不及他两人。”

    宁缺愣了,并不觉得谢长衿会输给那两人,而且谢长衿也不是如此自甘示弱的人。

    谢长衿笑道:“因为我谢长衿啊,不忍辣手摧花。”

    这是何等的自信!

    宁缺一愣之后大笑,旋即捉狭的道:“其实徐秋歌不错的。”

    谢长衿莞尔,“除非赵长衣也死了。”

    徐秋歌身上已经拥有一股让人钦佩的心性气质,若是持续成长,将来必然是个让人钦佩的女中豪杰,自己倒是不介意她非清白之躯。

    但赵长衣活着,总感觉有点别扭,家父谢琅那一关也过不去。

    当然,这都是闲谈趣话。

    并无当真。

    ……

    ……

    凉亭里,徐秋歌和徐继祖依然看风景,在两人看不见的阴影里,无数徐家死士在处理后事,将所有南镇抚司的缇骑尸首尽数毁灭,留下西军密探的尸首后,也将现场破坏得无法探查。

    徐继祖轻声叹道:“秋歌,只能如此了么?”

    徐秋歌看着锦绣山河,许久才轻轻点头:“大伯,就算我不赌这一把,赵长衣也不会让我徐家安然,虽然有叔父中流砥柱,可明面上终究还是赵长衣的臣子,只怕那一日,赵长衣会彻底将我徐家吞并,以其坐以待毙,不如殊死一搏。”

    赢了天下论风华。

    输了埋骨荒山冢。

    徐继祖大器晚成,自然比徐秋歌更明白徐家当前的局势,也更清楚徐家到了危急存亡关头,只是心中依然有些不确定:“女帝诚意倒是让人看得很明白。”

    让当朝相公涉险到锦官城外。

    又让安美芹坐镇渝州,更派出了永安元年一甲三鼎才,张正梁、苏寒楼和谢长衿,言下之意很清楚,只要徐秋歌赢了赵长衣,就会让这三人辅佐秋歌打理蜀中甚至整个西北。

    当然,也存在着掣肘的意思。

    徐秋歌颔首,“所以,女帝陛下在等我们的诚意。”

    徐家的诚意,在今时的局势下,当然不是让摧山重卒在明面上反了赵长衣,也不是刺杀赵长衣和黑衣文人,这些都是等大凉和西军开战之后的事情。

    当下的诚意……在刘班昭南下之路!

    徐继祖又想起一事,“宁缺走时,曾说‘枢相公在建康观狂徒’,秋歌你看……”

    徐秋歌的眼神恍惚。

    仿佛看见了当年那个带着自己私奔的游侠儿,想起了在杜老三家客栈里经常梦回的那一夜,想起了江秋州春风关口望乡山巅上他的绝然。

    徐秋歌的眸子里浮起一丝冷漠,有些故事讲不完那就算了,也是时候将过往做一个交代,谱写一个再不会阻碍自己坚毅心智的结局。

    恐怕这也是女帝的意愿。

    “那今日回去后,赵长衣和你……”

    事关床帏事,徐继祖不愿意多说。

    徐秋歌却摇头,一身轻松,“今日我们金蝉脱壳出了锦官城,赵长衣不知道我们究竟做了什么事,以赵长衣多疑的心性,他绝对不会再相信我,所以侄女认为,在今后他绝对不会再和侄女单独相处。”

    连单独相处都不敢,又怎么敢再行男女之事。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徐秋歌只觉天空如此清澈透明,思绪如此清晰,视界如此宽广,人生如此快意洒脱,脑海里清晰的浮现出整个天下的大势,以及可能出现的走向势图。

    宛若神明俯视人间。

    一念生凤心。

    当一个女人终于不用靠身体活下去的时候,才发现世间事情如此美好。

    心中明确了对燕狂徒的杀意,摆脱了那段年少苦练的心境桎梏,又毅然决然的欲和赵长衣争夺蜀中时,徐秋歌在这一刻,才真正走上一条属于她自己的路。

    女王之路。

    寒风拂来,襦裙摇摆青丝飘舞,徐秋歌站在那里,却好像站在了巅峰,俯视着整个蜀中。

    长空之上,隐然有凤鸣锦官。

    又仿佛一尊黑色的大鸾翱翔在蜀中青天之上。

    徐继祖放声大笑。

    大凉既有女帝,那么西北亦可有一位女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