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419章 成人之路
    年关逼近。

    临安城里逐渐有了丝丝年味,大街小巷上不时响起爆竹声,学院、私塾里的学业也渐渐接近尾声,准备春节大假,也就连大内皇宫,也雀跃了许多。

    吃过晚膳后,妇人依然随意的穿了彩衣去见了西皇后,随着妇人意欲过继赵芳德之幼孙为储君,两人隔阂便消弭了许多,但终究是多年夙敌,也没什么把酒言欢,不咸不淡的谈了几句,妇人离去。

    天色已晚。

    妇人想了想,对身后的宫女挥手都散了罢,薛都知留下。

    薛盛唐心中清楚,“陛下,要去春秋院?”

    妇人点头。

    和薛盛唐一起走进御花园,曲曲折折中绕了一大圈,来到一座假山里,机关开启石门后,出现一条通道。

    妇人率先进入。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出地面时已经在嘉会门外的钱塘江畔的御园里。

    在最僻静地方,春秋院矗立在暮色里,门口依然站着两位持刀汉子,一身劲装,神态雄伟,见到妇人后,只是默默跪下行礼。

    妇人挥手免礼,没有走入院子,而是对薛盛唐说道:“朕在催春亭等他们。”

    薛盛唐立即奉旨入春秋院。

    片刻后,五人齐至。

    齐字院三十出头的女子,秦字院知天命的老翁,楚字院的精瘦汉子,晋字院断了双脚的不惑汉子,宋字院的肥胖青年。

    五人,皆是当年霸主。

    春秋院五位霸主,早已无当年霸气。

    任谁被一个千古奇女子豢养多年,也会心气尽失,更何况这个天下比他们更为霸气的雄主也有黯然落幕者。

    妇人看了一眼五人,淡然道:“我们都轻视了蜀中的黑衣文人,也高看了岳单和虞弃文。如果所料不差,开春之后的战事,不仅仅是禁军和西军之战,还有禁军和镇北军之战,你等分析一番,胜算几何。”

    虽说局势棘手,妇人依然云淡风轻。

    但春秋院五人皆是一惊。

    以禁军兵力,若是两线开战,加上禁军不如西军和镇北军的战场经验,若是如此,必然是输多胜少的局面!

    大凉危矣。

    ……

    ……

    随着女帝旨意,天下闻风而动。

    西军本是驻扎广南西路,后盘踞蜀中,因地势之故,西军只有步卒和轻骑,从无重骑,在大凉三大军中,西军的人数最少,加上摧山重卒,也不过二十万之数。

    其中,摧山重卒两万人,轻骑三万,普通步军十五万。

    但战力不可小觑。

    一则西军要负责镇压大山里的蛮夷部落,另外则要镇守西南大门,谨防大理来犯,这些年其实没少打硬仗。

    这是西军盘踞蜀中之前,兵部和枢密院所知晓的兵力,至于坐拥蜀中后,是否征兵,又征兵多少,是否打造出了更多轻骑,摧山重卒是否增编,临安这边一概不知。

    如今西军兵力分置蜀中各地军镇,扼险恶地势而拒禁军。

    相对于西军,镇北军的兵力则要雄浑许多,虎牙铁贲是能让北蛮雄师也心胆俱寒的大凉最强重骑,人数不多,仅三万。

    大风轻骑共有五万,岳平川南下时只带了三万,剩余两万驻守燕云十六州各大军事重镇。

    除去这八万人,尚有步军二十五万。

    而镇北军之战力,更是冠绝大凉——毕竟这些年,镇北军大大小小和北蛮打了无数战役,无数士卒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新兵炼成老兵,老兵炼成将军。

    否则镇北军何以守大凉之北。

    真靠岳平川一人,也杀不退北蛮数十万大军的南侵。

    这是镇北军明面上的兵力,到赵愭在开封称帝,小朝廷是否打造出更多骑军,又暴了多少步军,临安这边依然无从得知。

    但禁军兵力,临安枢密院相公乃至于兵部尚书心中却如明镜。

    西军兵力二十万,镇北军有兵力三十三万,共计五十三万,但禁军有兵力六十五万,其中凤翼轻骑八万,天逐重骑五万,至于重卒又有多少,则是隐秘。

    这就是女帝的底气!

    在永安盛世之前,顺宗陛下麾下的嘉定符祥之治下,北方倚重镇北军,西南倚靠西军,而禁军仅有二十万人。

    自女帝登基之后,便开始不动声色的扩军,十余年间,禁军兵力从二十万暴增至六十五万,更是一力打造出了凤翼和天逐两支骑军。

    可谓天大手笔。

    大凉虽盛世,但外外患不断,国力昌盛至极,国库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风光,甚至可以说囊中羞涩,然而女帝依然一意孤行,打造出了六十五万的禁军。

    若无内战,大凉兵力将达到恐怖的一百一十三万,以大凉天下养带甲百万,这是何等恢弘的实力,也只有当年大燕太祖做到过!

    足以挥师北上平北蛮。

    这六十万兵力分布,除了女帝陛下,整个大凉天下,就只有枢密院狄相公清楚,就连其他两位副相,乃至于兵部尚书都不清楚。

    以数个恢弘盛世之国力打造出来的大凉兵马,将在女帝麾下,彻底展开一道雄浑的画卷,意欲为大凉这片天下所在的天地,画上一道完美的落幕画笔。

    “所以,这一次平定蜀中,她志在必得,其后便是挥师北上,彻底解决王琨和赵愭,最后收拢残军,是先举国之力北伐草原,还是让人先收大理,都不重要了。”

    驿站小院子里,身穿翠绿襦裙的王妃苏苏没有看练剑的少年,而是望向夕阳,继续说道:“再之后,她就要去看看大凉之外的世界。”

    李汝鱼唔了一声,收剑,“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苏苏侧首,看了一眼李汝鱼,旋即继续看向远方,看夕阳,金色余晖打在她身上,纵然是有欣直长腿和浑圆翘臀,可妖媚之气尽去,惶惶然间,李汝鱼有种错觉。

    坐在自己面前的不是狐狸精一般的苏苏。

    而是青梅苏苏。

    懵懂着未来,述说着青葱。

    “很多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傍晚,有一轮暖日,有一群少年少女,坐在山巅看夕阳,说着未来的向往,有个少年说,他要继承父志,成为大凉天下定鼎北方的重器,一日活着,则北蛮铁骑永不漫开封。没人怀疑他的话。”

    “有个少年说,也要继承父志,打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功平太祖,千百年后,后人提起大凉,想起的不是开国太祖,不是力挽天倾的高宗,也不是千古岳精忠,而是他。”

    “有个女子,总觉得星空不该这么小,大凉应该更大,于是说她想去看看世界,大凉天下之外的世界。”

    说到这里,苏苏笑了一下,“所以,我就知道了啊。”

    想起那段岁月,妖媚的女子一脸温情。

    李汝鱼知道她说的是顺宗、女帝、岳平川和她,四个人在年少时游历天下的事情,可惜当年四人,如今已是阴阳两隔,只剩下两个少女。

    咳嗽了一声,“我是在问,既然禁军兵力六十五万,只有兵部尚书、枢密院三位相公和女帝知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苏苏笑了起来,“因为我是苏苏啊。”

    很简单的理由。

    因为我是苏苏,是一个既恨女帝又爱女帝的人,亦是她又爱又恨的人,但说到底,我们还是姐妹,在临安城这段日子,她其实说过很多。

    除了最隐秘的兵力部署,她无所不说,甚至连有一座春秋院也提起过。

    当然,也包括在赵祯长大之前,让谁兼国的问题。

    所以苏苏才会去圣人庙。

    李汝鱼有些无语,走了几步,坐到另外一张椅子上,看着夕阳,“有没有想过,你这一生到底在追求什么?”

    事到如今,真不知道这个妖媚少妇有何求。

    当年去临安,逼得岳平川率领大风轻骑南下,其目的大概就是逼岳平川反凉,但这样对她有什么好处,只有他们几个当事人知道苏苏的初衷。

    如今又来蛊惑自己,是为了什么?

    但无论怎么看,苏苏似乎都有一个不变的初衷:让大凉天下不姓赵。

    不对,应该说让大凉天下换君王。

    她不想看见女帝执掌大庆殿么,又是为了什么?

    无从得知。

    苏苏听到李汝鱼的问话后,反问:“那么你呢?”

    你又在追求什么。

    李汝鱼沉默,这是一个很深远的问题,最早离开扇面村,其实只想活着,找出异人的真相,等长大以后和小小举案齐眉白头到老。

    到如今,已不仅仅是为了找异人的真相。

    甚至于自己已经没有当初那般在意异人的真相是什么,自己只是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女帝,为大凉,为天下。

    就这么简单。

    因为,我李汝鱼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我才是李汝鱼。

    这并不圣母。

    只因夫子曾说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此为读书人之理,亦是我李汝鱼立身之念。

    苏苏见李汝鱼不说,也便没有追问。

    有些意兴阑珊的起身,思维跳脱得很快,笑如春花的看着少年,“话说,你那夜看过了那几本书,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比如……”

    苏苏展开双手,如花蕾绽开,“比如,就不好奇,天下女子都是一样的么?”

    李汝鱼顿时落荒而逃。

    身后传来吃吃的笑声,脆如银铃,妖媚的女子盯着少年仓皇的背影,笑得很舒心,这一趟去蜀中,我会让你成为我裙下之臣。

    让大凉,再现一个岳平川!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少年即将十七岁,十七岁的男子,有的已经当爹了,这条鱼啊,也该成人了,路途漫长,我连君王都能魅惑,还拿不下你?

    这无关爱情。

    曾经的苏苏,后来的王妃,如今的苏苏,从没有爱过任何一个男人,哪怕是岳平川,也不曾让这个自私的女子真心爱过。

    只是喜欢过顺宗。

    然而喜欢和爱,有着本质区别。

    妖媚女子抿着嘴,笑得很放肆,轻踮脚尖,在院子里旋舞,翠绿儒衫散开,如花绽放。

    又如狐狸。

    我有花开,何人来怜?

    晚膳时,李汝鱼埋头吃饭,不敢看苏苏一眼,驿站里的驿丞和几个驿卒,亦不敢看两人一眼:那个妖媚女子不说,很像传说中的王妃苏苏,关键是那少年。

    蔡州那边的北镇抚司已有人沿途打点过,说他们的某位李姓百户会一路西去。

    北镇抚司的百户,驿丞和驿卒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怠慢。

    吃过晚膳,李汝鱼根本不管苏苏,自顾自的回到驿丞安排的房间,今夜月明,于是让驿卒泡了茶,坐在窗前秉烛看书。

    院子里香风袭来。

    翠绿身影走上台阶,旋即隔壁传来吱呀的声音,末几功夫,又传来吱呀声,旋即房门被推开,换了一套紧身的粉红长裙,里面只穿了里衣,又散了头发慵懒披散在香肩上的女子手上拿着东西笑眯眯的走进来。

    李汝鱼一阵头大,“夜深人静,孤男寡女有所不便。”

    苏苏哦了一声,根本不睬,一边折腾着手上的香炉一边意有所指的道:“你竟然是读书人,我还以为你只有剑呢,可惜你的剑啊不锋利,还没见血啊,多可惜啊,这么美好的夜晚,既然是个读书人,难道不应该红袖添香夜读书?”

    李汝鱼大囧。

    苏苏说的剑,不是自己配的剑,而是男人的剑……所谓见血,亦不是真的见血,当然,某些情况下,也确实是真的见血。

    不知怎的,被苏苏这一番话一撩拨,李汝鱼莫名其妙想起了《玉团》里的那些画面。

    于是口干舌燥。

    端起面前茶杯一饮而尽,又斟满,再一饮而尽……

    苏苏只当没看见。

    将香炉放到李汝鱼一畔,顺势这么轻轻一垫脚,就坐在李汝鱼面前的书桌上,双腿并膝交差叠放,几乎是靠坐在李汝鱼身上,然后灿烂笑了起来,“茶喝多了,睡不着哟。”

    李汝鱼一脸黑线,心中有一万头小鹿蹦跳。

    苏苏很美,这一点不可否认。

    苏苏很媚,这是天下共识。

    此刻的很美很媚,都展现在李汝鱼面前,紧身的襦裙在坐到书桌上后,显得更紧身,完成的衬显出欣长圆润的大腿,以及那似乎很弹的翘臀。

    不可想象,襦裙下是何等迷人风光。

    尤其是粉红襦裙,在烛影和月色的渲染下更是刺激着视觉,让人心头越发荡漾,难以自已。

    李汝鱼终究只是个少年,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热血少年。

    觉得心中有一团火。

    熟悉的火焰。

    就如当日在摘星山庄喝了西门大官人的桂酿春骚那种火焰。

    李汝鱼的手在颤抖。

    内心深处,有种渴望,一种欲要撕掉那粉红襦裙一睹****的渴望,野望一般滋生,在心中黑暗角落里生根发芽。

    无法遏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