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第534章 等我雄师百万君临东土
    李汝鱼不知道白愁飞能否成功,更不知道白愁飞若是成为大理之王,是否对天下有益,但大理王爷是段道隆,对天下无益。

    这是笃定的。

    是以大理是段道星还是白愁飞,李汝鱼不在乎。

    但有一点又在乎。

    白愁飞提及过一点,他所在的世界和寻常异人所在的世界又不一样,甚至还说出了自己的心事:斩断诸多世间天道牵连之处。

    后果也许很严重。

    但天地本就在大变,东土和大凉即将接壤,还能有这比这更坏的后果?

    何况有一点可以明确,只要这么做了,就能断绝异人的再出现。

    到了今日,异人真相已经呼之欲出。

    不论是从天下还是个人,李汝鱼都想、都要斩断这诸多世界的天道牵连,这片天下,甚至包括东土那片天下,已经够烂。

    是时候恢复它本该有的秩序。

    这个想法,李汝鱼不知道女帝有没有,但他想去做,尽管还不知道怎么做,但李汝鱼隐然有种错觉,也许真正的剑道成圣那一日,一切便明了。

    毕竟……自己确实很奇异。

    历来异人,从没有自己这般的情形,如此得受天道眷恋屡屡惊雷劈中,却只是徒增助力,反而一次又一次的活了下来。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之骄子?

    李汝鱼忽然笑了。

    亦称天子。

    ……

    ……

    蜀中平定之后,临安朝堂大肆封赏。

    先恢复西军编制。

    都统制是西军老人,亦是广南西路柳州徐家的顶梁之才,徐继祖,这位经历过双鱼山之战的老将,过往虽然不堪,甚至没甚风光耀眼的功绩,却一步一步成为一军最高长官。

    也算是一段传奇。

    当然,这位徐家旧人并不完全顺心顺意,只因西军副都统制却是女帝的人——因平蜀中之战功,太平军统制周江东擢升为西军副都统制。

    为了掣肘徐继祖,当然不仅仅依靠周江东一人。

    西军之中的统制中,大部分皆是从禁军之中挑拨过去的,其中便有花小刀和夏侯迟,这两人在天策军培养出心腹,本是如鱼得水,却被女帝一张旨意,然后枢密院和吏部发文,给调去了西军。

    好在天策军都统制还是卓宗棠。

    当然,真正的根基依然还在,毕竟天策军中的中高层将领,基本上都是卓宗棠、徐骁、夏侯迟和花小刀带出来的,甚至也有君子旗的功劳。

    天策军归属大凉,但真正却姓李。

    这一点卓宗棠就算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

    对于徐秋歌的处置,女帝信守承诺,不断封敕徐秋歌,也许要不了一两年,这位先前在仕途上还名不见传的女子,就要成为大凉天下古往今来第一位女王。

    西境女王!

    蜀中这边的封赏,并不影响北方的战事。

    随着蜀中平定,北方那个被岳家的“岳”字束缚,彻底成为了岳家王爷的岳单,兵行险着,悍然带着所有兵马,带着虞弃文、郝照以及那位张姓枪王,以直线之势,如一柄尖刀向西插进。

    不计一切代价,突破了蒙填和隋天宝的防线,直逼重镇云州。

    这一手的意图很明显。

    明显得蒙填和隋天宝两人甚至不愿意全力阻拦。

    两人虽然一时间拿不下岳单,但至少牵制岳单足矣,若是全力阻拦,岳单的大军根本到不云州城下,只因两人明白一个道理。

    关起门来,咱们兄弟打一架可以。

    但不能让外人跑进咱们家门里来大闹一场,打杀咱们的热血士卒,残害我们的百姓,掠夺我们的江山,就算隋天宝是异人,但他如今,也依然将自己看作大凉人。

    蒙填亦如此想。

    所以两人假意阻拦,实际上任由岳单冲破了防线。

    交战双方,死伤不过数十人而已。

    可见岳单横穿燕云十六州这一战打的有何等的虚假——只不过表面上,双方打得很惨烈啊,到处都是战鼓雷雷黄沙遮天。

    岳单到云州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切断赵愭、王琨勾结北蛮的线路。

    防止王琨和赵愭直接敞开云州大门,让北蛮铁骑直接越过燕云十六州挥师而至开封,如此大凉便是裸衣小娘子,难以阻挡北蛮数十万的铁骑。

    就因为看透了这一点,蒙填和岳单才放他过去。

    不论怎么说,就算开封小朝廷这边败了,那也是正大光明的败,生死在天富贵由人,蒙填和隋天宝两人,绝不会觉得憋屈。

    但若是和北蛮勾结,就算赢了临安,两人也不会高兴。

    麾下那千千万万,世代皆有人为兵镇守燕云十六州的镇北军士卒,也不会高兴——守了一辈子的燕云十六州,最后竟然要迎接北蛮铁骑入境,何以对先人?

    也许云州守将高丽仙也如此想。

    反正没人知道高丽仙的想法,这位名不见经传的云州守将,竟然率军退出了云州,回兵驻扎在应县、寰州一带,摆明了不愿意和岳单死战。

    开封的王琨、赵愭得知,皆是跌足长叹。

    无力回天。

    这样的局势下,北上联盟北蛮的意图破产,南边有枢相公陈兵寿州防线,北方有岳单扼守咽喉,西方有重整编制的西军。

    开封所掌兵马若是大规模落败,便只剩下一个选择:退往幽州等地。

    若是幽州依然不可守。

    那便只剩下一条绝路。

    出海。

    效仿秦始皇时期的徐福,出海寻一山,过完余生。

    然而赵愭和王琨没有放弃。

    两人开始齐心,共同出谋划策取长补短,任用有才之人,擢升兵道大家,尤其是重用了一位先前籍籍无名的武将毛德祖,并全权授权给他,倾尽全力打造出数道防线,意图拖一下——只要能拖,拖到北蛮出兵南下,那之后的变化谁也不知道。

    不知道的未来,便是机会。

    况且两人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已经不再畏惧。

    大不了就是出海而已。

    随着岳单如箭一般插入云州,等到君子旗的穿云军就位,补够万人编制,又等来了苏晚成、安美芹、田顺等人,以及最为重要的神将项羽夫妇。

    枢相公大手一挥,根本不等临安旨意,天策、天平两军越过寿州防线,全线向着开封推进。

    战事一触即发。

    北方大地,处处起烽烟。

    而在晋州的军营里,那位麾下只有五百州兵的霍姓武将看着沙盘,他的目光没有落在燕云十六州,而是在北蛮草原,沉吟半晌,才说了句郭瞰要来了罢。

    这个机会,北蛮会错过?

    不会!

    所以,当开封和临安之战到了白热化的时候,北蛮铁骑必定会大军南下,直逼云州——如此是让岳单无暇包围赵愭和王琨的兵力。

    另外,则是将燕州等广袤地境让给赵愭和王琨,让他俩有更多的战略纵深。

    目的也只有一个。

    最大化的消耗临安兵力。

    霍姓武将想了许久,才对麾下心腹部将说道:“聚集所有兵力,等我命令出军。”

    出军去何处?

    当然是绕开寰州和应县,奔赴云州。

    若是北蛮郭瞰率领大军南下,岳单在云州很可能无法阻止,只怕会落个城破人亡的下场,这并非是岳单不行,而是郭瞰实在不可小觑。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霍姓武将信不过岳单的兵道。

    对于这位王爷,霍姓武将感触很多。

    当年老王爷岳平川将自己摁在晋州,恐怕就是料到了今日,当年他之言辞还在耳畔,说若是岳单愧对岳家,那么您大可做你自己的选择。

    若岳单真正成为了岳家之人,成为镇守大凉北方的“岳”,那么你就必须助他。

    岳家之岳将是岳单。

    但岳单为王,镇北之武将,将是你!

    只能是你!

    直到今日,霍姓武将才真正明白岳平川的一番苦心,也是直到岳单横穿整个燕云十六州进驻云州后,霍姓武将才真正明白了一件事。

    岳单姓岳了。

    而明白了这件事的霍姓武将,也才真正明白岳平川,可以说,霍姓武将这一生服的人不多,但如今是真正服岳平川。

    岳平川对得起岳字。

    镇守北方多年,已经不输岳家先祖岳精忠多少,甚至其生前身后的种种手笔,亦不输给大凉女帝。

    若当今世间有人杰录,岳平川当位在三甲。

    想到这,霍姓武将长叹了口气,望向开封方向,行了一礼,“王爷且放心,我霍某在一日,则不叫胡马鸣开封!”

    旋即又望向云州,笑道:“岳王爷,您合格了。”

    岳单,当得起岳王爷三字!

    霍姓武将大笑,率军出城,虽只五百人,却似千军万马,席卷平岗气势如山,雄心高逾万丈。

    北蛮郭瞰,尽管放马过来便是。

    我霍某不愿掺和进内乱之中。

    但北蛮铁骑欲过云州,得先问过我同意不同意。

    我,不——同——意!

    ……

    ……

    临安,枢密院中,女帝一人站在山河沙盘之中。

    目光落在开封并不算太远的那座天下众山之首,历代天子封禅之地。

    泰山。

    女帝手中,拿住一枚木簪。

    木簪上刻有一字,难辨其形,既像是楚字,又似一个焚字。

    女帝头上,也插着这么一枚木簪。

    虽然北方已起战事,但女帝并不担心,时至今日,所有的事情都向着自己预期的发展,至于北蛮即将铁骑南下,女帝也不担心。

    岳单在云州,足矣。

    并不是说岳单可以抗拒郭瞰的大军,而是女帝相信一个人。

    一个男人。

    一个连自己也不得不服气的男人。

    他为了一个女人而死。

    岳平川。

    既然如今的岳单已经彻底姓岳,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岳王爷,那么岳平川就绝对不会让这样一个王爷丢掉燕云十六州让北蛮铁骑南下。

    而且这个王爷姓岳。

    岳平川不会让岳家的名声,败在他儿子手中——尽管他儿子是个异人。

    想来,岳平川的后手棋子,应该快要落子。

    除了郝照和那位枪王,岳平川手上应该还有一位甚至两位不输给枢相公的盖世武将,正如自己手中不仅有神将项羽,还有两枚最终棋子一般。

    女帝不知道岳平川用什么办法将这位盖世武将心甘情愿的捆绑在岳家上,捆绑在燕云十六州上,但女帝相信,只要岳平川愿意,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岳平川,本是经天纬地之人!

    所以,开封之乱的平定,女帝已经不关心,那只是时间问题。

    至于北蛮郭瞰的全力南下,数十万北蛮铁骑的威胁,女帝并不惧怕,本就等着他们南下,自己才能尽早出发去东土。

    女帝现在关心的只有一件事。

    黑衣文人是谁。

    手中的木簪,是李汝鱼着人从蜀中加急送回来之物,说是黑衣文人临走前,请李汝鱼转交给自己的,当拿到木簪的那一刻,女帝纵然是圣人,内心也骤起波澜。

    黑衣文人为何有这么一根木簪?

    自己从记事起,头上便别着这么一根木簪,两根木簪几乎一模一样!

    女帝何等聪慧。

    第一时间便想到一种可能,也许这根木簪和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做的那个关于半壁山悬崖绝顶上少妇和婴儿的梦境有关。

    换言之,那个婴儿会不会就是自己?

    而那位黑衣文人会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就是想通过这根木簪告诉自己。

    这就意味着,自己需要去见黑衣文人。

    然而黑衣文人去了何处?

    而黑衣文人在离去时,问过李汝鱼一句话:“你可知楚一人?”

    恐怕亦是通过李汝鱼之口告诉自己。

    欲找他,则去泰山。

    女帝的目光落向泰山。

    想到了一个久远的传说:天下第一个王朝的开国君王,也是第一位圣人,大楚太祖楚一人,在晚年之时,便是消失在泰山之巅。

    黑衣文人也是从泰山消失?

    这么巧?

    难道泰山有着可以通往其他地方的神秘之门。

    会不会是东土?

    女帝心中豁然开朗!

    也许……黑衣文人、楚一人皆是东土之人。

    换言之……

    女帝倏然打了个寒颤。

    自己也是东土人?!

    若自己也是东土之人,为何会出现在大凉天下,东土那边,当年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女帝不知。

    但她知道一点,大凉平定天下后,自己欲去东土,必先去泰山。

    这是黑衣文人的提示。

    女帝轻轻将手中木簪收好,转身出门。

    心中唯有一念。

    若东土有我之故人,请等我。

    那个在半壁山巅怀抱婴儿的女子,你还活着否?

    若活着……

    请等我。

    等我君临东土。

    等我大凉百万雄师。

    我带尔等出苦海。

    回故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