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章 便宜老婆三个
    云崖暖,父亲是主席的忠实粉丝,所以如果他姓铁,那就肯定叫铁索寒。五年前在特种部队退役之后,一直跟着现在的BOSS到处云游。BOSS看中他的体力和对危险的警觉性,而他看中不菲的薪金。

    五年来,一路惊险无数,但是好运似乎一直伴着他,证据自然是他一直还活着,所以他也珍惜这茫茫缥缈的运道,看不见却真切的感受着,就好像三年前在热带雨林里,一条剧毒的鸡冠蛇在树冠上袭击了正在身边和他讲话的当地向导。俩人离得如此之近,他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毒蛇将两颗毒牙刺进向导的脖子,然后眼睁睁看着对方的眼睛在几秒钟之内变成灰色。

    那蛇毒太过猛烈,即便是带着血清也无济于事,这就是运气,因为那条蛇选择的第一目标应该是云崖暖,因为他离它更近,只是很巧那一刹那他的脚被一颗石头绊了一下,让他一瞬间低下了头,弯下了腰,躲过了一劫。从那以后,他开始相信命运,恐惧使人们相信运气。于是周易成了他背包中不可或缺的事物,当然了还有三枚古铜钱。

    哲学家说人生之所以精彩是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将发生什么,然而大多数人并不喜欢这种精彩,云崖暖也很不喜欢,因为他正在用三枚方孔古铜钱占卜这一次出行是否顺利。

    铜钱六爻,下离上兑一个革卦。

    “己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很顺利,利于坚持下去,悔恨消失。”他喃喃自语:“大人虎变,未占有孚。人像老虎一样的变化?这是什么意思!”

    人的性格有两面性,很多人做事总喜欢朝着坏的方面去想,而云崖暖就属于那种凡事都乐观的主儿。所以摇卦之后,从来不看动爻,也不配五行六神,全看整体卦辞。

    既然卦辞说了吉利,那就没问题!当然了,如果卦辞不吉利也没关系,他会再摇一卦,直到是好卦为止!

    “BULA”

    远远的几个年轻的斐济原住民驾着简单的小船,在村边的河里徒手抓鱼,远远看到他这个外地游客忙摆着手,欢快的同他打着招呼,之所以如此热情,一来是斐济土著本就好客,二来是因为云崖暖所在的探险队带来了很多现代化的食物和衣服。

    这是一个远离尘嚣的小村庄,探险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村子里一共就一百多口成人,四十多名女性,其中有二十位是酋长的老婆,余下的六十来男士,只能共享剩下的二十几名女士。

    酋长对探险队还是非常大方的,尤其是对云崖暖,曾经在晚宴上指着他的二十几名老婆慷慨的让云崖暖随便选一个暖床,在他红着脸拒绝后,老酋长觉得很没面子,苦恼的揉了半天大肚子,对他说:“强壮的小伙子,再过三年你一定要来这里,我给你留三个处女,她们现在只有不到十岁,还太小,三年后就可以了!”

    云崖暖当时一口酒呛到鼻子里,眼泪哗哗流,老酋长对他感激涕零的态度非常满意,直说云崖暖是他最好的伙伴,探险队的老板汉斯都没他好。云崖暖当时正想拒绝,但是深知斐济部落酋长权威的BOSS急忙拦下了来,欢快的替他答应了这件事情,于是三年后恰巧探险队要去太平洋深处,于是就又来到了这座小部落。

    本来这件事情云崖暖早就忘到脑后去了,但是酋长老人家记性偏偏很好,于是还没到晚上,他的那四面透风的茅屋里已经安静的跪着三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等他晚上去**,兑现酋长的诺言。他还一再强调,这三个女孩以后是云崖暖的私产,必须带走,不带走就是不给他老人家面子。

    搞得云崖暖忙解释说:“人家孩子养这么大,父母也不容易,我带走了他们会伤心的!”酋长的回答则让他无言以对,孩子的父亲是谁,连孩子的妈妈都不知道,怎么会伤心?

    至于孩子的母亲,她们非常开心这几位女孩子跟着云崖暖,做他的女人,因为她们亲眼看到云崖暖为了救当地的一个小孩,在乱石中凭着一把匕首,杀死了一只还没成年的盐水鳄。这是他们部落里最强壮的男人也办不到的事情,足够证明他是一名伟大的勇士。

    女孩跟着他,将来一定可以生很多孩子,酋长真切的希望,云崖暖将来能把生下来的男孩送过来七个八个的,女孩就不需要了,实在不够,可以去临近的部落购买,顺便说下那名当年被他救下小孩子,就是这三名女孩中的一位。

    这成了云崖暖最烦心的事情,对于女色他自问得承认,自己是个很正常的男人,自然是喜好的,在休息期间,也会和热情的女人因缘际会一番,可是对着三个还没成年的小孩子,他真心一点兴趣也没有,只好去找老板求救。

    老板汉斯沉思半晌决定想办法帮他弄三个护照,保证能带走三个女孩,至于不要这三个女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酋长在部落里就是皇帝,他说一不二,你不要那就是不给面子,以后朋友都没得做。

    这让云崖暖深刻的体会到了,裴济真的是由两种社会体系组成的,一个是裴济的土著,占了人口的百分之五十多,再就是印度人,占了整个人口的百分之四十以上。探险队在裴济首都苏瓦待过一段时间,那里感觉还是一个没有脱节的文明社会,但是一到了偏远地方的部落,则完全变了一个样子,正经衣服都没有,穿着草裙,屋子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没有家具,四面竹木墙,一个茅草顶,四面透风,采光极差,幸好是热带,不用担心寒冷。

    至于饮食,那就是去海边河里抓鱼,在岸边随随便便烧烤一番,吃饱了拍拍屁股回去睡觉聊天造小人,工作是全民失业,好在天产丰富,肯定是饿不到的。

    要是生病的话也没关系,这里有巫师,配上一些颜色诡异的草药喂下去,对着神灵一阵祷告。然后就是生死由命了,活了是巫师法力高,死了是神灵要带你走,巫师也没招!不过,这里的人真的很少生病,大部分是外伤,要知道,这是全世界唯一没有癌症的国度。

    没有一丝风,云崖暖看着眼前如同不存在的水流,水底的沙石生物清晰可见,没有丝毫的阻隔,心中真有一丝冲动,在这里安居下来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懒散的生活,不用为金钱发愁,不需要工作,呼吸着干净的空气,吃着野生的健康的食物,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了。

    可是当他想到一旦自己住在这里,生了孩子,万一是女儿被酋长看上了可如何是好,那他只能一刀捅死酋长了,于是打消了隐居桃源的想法。

    这是一个被180度子午线贯穿的地方,既是最东也是最西,每天看到世界上第一缕阳光,但却是最早日落的地方,夕阳西下,他收拾起铜钱,背上登山包,对着大海大吼了一声,然后大踏步向着村落里面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