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章 有位佳人身着草裙
    茅草屋里三个女孩非常安静,当云崖暖推开门时,都睁着明亮的大眼睛注视着他,有恐惧,有好奇,更多的是迷茫,只有一个女孩的眼中,却是满满的崇拜,云崖暖知道那一定是他当年救下的女孩。

    斐济土语他只会简单的几个单词,很难与她们正常的沟通,于是他选择沉默,但是还不忘对着她们报以微笑,以免她们更加忐忑。

    一晚上和三个女孩洞房,这可能是很多男人都幻想过的美梦,但是当你身临其境才知道,在文明社会道德束缚下,却很难真正欢喜的去接受这件事情,所以,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云崖暖是要拒绝的,只是一定要选择合适的方式和时机,否则酋长这土皇帝的尊严是不可冒犯的。

    放好背包,洗了一把脸,紧了紧腰上的鹿皮宽腰带,这是他多年的习惯,因为这条腰带上有睡觉都不离身的匕首,俄罗斯特战队专用的凤凰军刀。

    这个型号的军刀刀刃很窄,但是比一般的军刀要长几厘米,非常适合刺击。在野外遇到的野兽,很多是劈砍很难造成重伤害的,但是刺就不一样,找准要害,一击足以杀死一只猎豹。

    几年前在这个部落杀死那只未成年咸水鳄,靠的就是这把匕首,由鳄鱼的眼睛直刺进它的脑子,手腕一个旋转,它的脑子就变成一团稀碎的豆腐脑了。

    为了适用于各种环境,他还特意打造了几个金属环套,在野外可以用这些金属环套把军刀牢牢的固定在硬木杆上,那就是一杆长枪,对付一些比较巨大,但是速度不快的野兽,那是非常好用的。这把凤凰军刀可以说是他的第二条命,所以随他寸步不离。

    抚摸着刀柄,没来由的心里安静了许多,他没有和三个女孩说什么,踏步走出茅屋,准备找探险队的老板想办法,解决这三个女孩带来的麻烦。

    可是当他刚走出茅屋没多远,一个女人拦在了身前。她穿着斐济原始部落标志性的草裙,胸前用蟒蛇的蛇皮简单制成的胸衣拢着,玉山高处,雾隐珊瑚。露在外面的小腹有着完美的肌肉线条,深深的肚脐上镶嵌着一颗血红色的宝石。

    她的脸和部落里的斐济土著女人完全不一样,没有高耸的颧骨,没有厚重的嘴唇,没有黑棕色的皮肤,取而代之的是立体而完美的脸颊,红润不失性感的嘴唇,虽然经常在太阳下却只有小麦色的皮肤。

    这样的女人,即便是放在时尚杂志上,也足足胜任了,云崖暖不曾记得曾经见过这个女人,但是很显然,女人是认识他的,而且她竟然会说中文,虽然很生硬。

    “云先生,请随我来!”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是却很好听,带着一种天生的诱惑。

    虽然诧异在斐济的原始部落看到这样一个绝不可能属于这个人种的女人,但是云崖暖却不担心害怕,毕竟特种部队那几年可不是吃白饭的,而且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女人对他没有恶意,甚至,应该是有求于他。

    部落的茅草屋很分散,几乎是很随意,就和男人小便一样随意,分散的到处都是,随着她在茂密热带植物中的小路走了几分钟,一片叫不出名字的花海之中,一个茅草屋坐落其中,这间茅草屋对比部落的其他草屋可算是精巧了,随处都带着主人的细腻匠心。

    女人在前打开房门径直走了进去,没有邀请,没有回头,但是云崖暖鬼使神差的就跟着走了进去,并且随手带上了房门,没来由的,这样的环境和莫名其妙出现的美女,却让他脑子里浮现出了聊斋的片段。一个狐狸变成的绝世美女,在荒郊野外勾引一个落魄的书生,就在破庙里翻云覆雨。

    “云先生您请坐!”美丽的女人对着屋子里唯一的家具木床说道。

    “还是先告诉我你叫我来的目的吧!”

    云崖暖在她的眼里没有看到勾引和欲望,所以云雨这故事情节估计是不会发生了,那么女人叫他来,肯定有其他的原因。

    “云先生,我的中文不是很好,而且我的故事并不短,所以,您还是坐下慢慢听好吗?”很随意的一摆手,却带着万种风情。

    云崖暖走过去,挨着她坐在木床上,不知怎的,可能是床上的铺垫够软,也可能是女人身上的香气,他很想躺下去好好的睡一会,于是扑通一下,顺便直接躺在了床上,然后说:“现在可以说你的故事了,神秘的女士,说一晚上也没关系的!”

    “哦?说一晚上,那您的三位新娘怎么办?”女人注视着他,眼睛很美,但是他却感受到了一种刺透脑海的感觉。这是军人,或者说是经过军事训练的人,才会有的眼神。

    这感觉让云崖暖对这个女人更加的好奇起来,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迎着她的目光笑道:“你应该已经猜到我不会去那个所谓的洞房,否则你不会在门外候着我出来了。所以,我觉得你还是珍惜时间,抓紧说你的故事吧,亦或是说出你的目的,当然,如果不介意的话,最好是躺在我身边说,因为这样看着你有点累。”

    女人嫣然一笑,柔软的腰肢轻扭,随意而自然,已经毫无声息的就躺在了他的身边,而且挨得很近,那股香味更加清晰,应该是柠檬的味道,看着她还有些湿露的发丝,云崖暖确定,她一定刚刚洗过澡,而且用柠檬擦拭了全身,这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云崖暖轻舒猿臂,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感受着如同弓弦一般的弹力,心下疑惑更深,这个女人经过专业的柔术训练,甚至比自己还擅长搏斗,这让他不由得起了防范之心,左手不自觉的触碰了一下腰袢的凤凰军刀。

    “不要担心云先生,我对您没有恶意!相信我!”

    细小的动作,并没有瞒过这个闭着眼睛靠在他怀里的女人。

    “说你的目的吧,不需要说故事了!”云崖暖选择直奔主题,这个女人危险性很大,她的故事知道与否并不重要,只需要知道她的目的,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帮她达到目的就可以了。

    女人依旧闭着眼睛,红润丰盈的嘴唇就在他的耳边,沙沙的说:“带玛雅和我走!”

    “玛雅是谁?”思索了一下,云崖暖很确定自己并不知道这个人。!

    “就是你救过的那个女孩,现在在你的屋子里,是你的新娘!”

    “他是你的女儿?”

    “不是,是我姐姐的女儿,她已经去世了,而我也要离开这里,回到文明世界去。”女人的手在他的腹部摩挲着。

    “你要走,这个部落,这座孤岛拦不住你,为什么要我带你走?”云崖暖确认这个女人绝对有这样的能力。

    “我自己走当然没问题,但是我带不了一个十三岁的女孩,而我绝不会把她丢在这里,那是我姐姐唯一的孩子。而且,我们需要合法的身份和护照,你可以办到这一点。”

    “你和你姐姐是哪里人?怎么会来到这个原始的部落?”云崖暖不自禁的问道。

    “你不是不想知道我的故事吗?”女人风情一笑。

    “我突然又想听这个故事了!因为我想直到,自己为什么帮你,这个故事或许会告诉我!”

    “还需要这个故事吗?只要你答应了我,那我现在就是你的,你想怎样都可以!”

    “嗯!!!”云崖暖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深吸了一口气说:“还是要先知道故事,至于你,应该是赠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